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神曲再现江湖
    王璞盯着那些金色的小人,愣了一下。

    他的第一反应是,我去,又中毒了?遥想当年,王璞曾经在南方某座城市亲自体验过一把吃菌子中毒的感觉,那些小人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现在提起菌子,都感觉随时会有三千小人向他杀来。

    但是很快王璞便发现,这些小金人飞舞的动作很有规律,也非常优美,相比于中毒产生的那种地摊货小人,档次要高很多。

    他特意集中精神看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些动作似乎在哪里见过。

    等等!

    这不是公园里大爷们的拿手好戏吗?太极拳啊!

    跟大妈们的广场舞一样,这可是华夏大地上老人们的两手绝活!

    我去!还真是!

    你看那两小人儿,左边这个一脚踢过去,右边那个立刻架起一只手,把他推了出去,他所用的力量应该是平常力量的四分之一左右,看起来非常的轻柔,但是却能以极大的力量抵挡住左边那个小人的攻击。

    这不是太极是什么?

    两仪生四象,四象……呸,四两拨千斤啊!

    看到这里,王璞兴奋了。

    就在几天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王璞查看到了许多关于这方世界武学方面的书籍和资料,发现这里竟然没有太极拳,也没有什么霍家拳、迷踪步,等等!

    一开始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有点不敢相信。太极拳可是国术啊,为什么这个像华夏八十年代的世界会没有呢?

    没有太极拳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其他的熟悉的拳术也都不存在?据说好像是失传了,就算是失传了,也没有人能记得个一招两式的?

    带着这个疑问,王璞又咨询了一下学校里的武术老师,以及身边的同学等,但是他们都表示这是失传的国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再找到过去的痕迹了。

    看着老师和同学们失落和遗憾的表情,王璞表示非常同情,但是同时,他更想躲在被窝里放声大笑。

    这个世界没有,但是他那边的地球上有啊!

    此后几天,每到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璞都会出现在六层楼的窗台上,顶着月亮吹着凉风,试图回忆起公园里老爷爷们的那一招一式。

    但是很快他便感受到了这件事情的不简单。

    首先这是在夏天,蚊子真的很多。

    招式想不起来不说,全身还被叮了无数个包,练武人的辛苦,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其次,回想几次失败后,王璞发现自己好像只适合跳广场舞,“发明”拳术的事情,还得交给老爷爷们来……

    就这样,他彻底放弃“发明”拳术的打算。

    但是现在,一切似乎开始有转机了……

    就凭现在脑海里小金人演示的这些招式,王璞敢肯定,他只要随便学会几招,拿出去就绝对会惊爆眼球,惊呆这个世界。

    他要学会这几招太极拳,啪啪啪几下打败王恩义,拿起广播向世界大声宣告,宁萌我喜欢你!

    不管是刘恩义、吴恩义还是无恩无义,都不许抢走我的初恋!

    想到待会儿宁萌满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王恩义恼羞成怒地向自己放着狠话转身离开,王璞便感觉自己要爽得飞起了……

    ……

    慢慢的,随着每一个招式的出现,王璞的脑海当中还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太极之松软沉稳之势,便如载重之船,沉沉稳稳地荡于江河之中,既有沉重之力,又有软弹之气。凡是一举一动,是以意为主使,以气来牵引,无论伸缩开合,或收放来去,吞吐含化,皆是由意气的牵引为主动,由腰脊来领动,此是太极拳与他种拳不同之处。”

    “太极拳功夫,不外乎是动静开合而已,但一切要在稳静的基础上作,不可有慌张冒失的现象。它虽是静,但静中藏动机。虽是动,但动中存静意,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此太极拳之道理也……”

    王璞此时就像一块干燥的海绵,不停地学习着其中的一招一式。虽然在他水性不好的时候,父母就非常残忍地把他送进了知识的海洋,但此刻为了不被淹死,他只有不停的学习、学习、学习、再学习。

    接下来,王璞的双手双脚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比划起来。

    “龟儿子滴,你抽羊癫疯了撒?咋个比出些这个难看的动作?”

    王恩义伸手拽了拽王璞的袖子,这个动作立马引起下方一群人的尖叫。

    “龟儿子滴,老子还没揍你,你就开始发神经了?”

    王恩义又伸手拽了一下。

    “啊哈哈哈哈哈……”

    王璞忽然停住动作,又一次仰天大笑起来。

    “我去,还笑?不会是疯了吧?”

    “天才少年一朝沦落,为避挑战一怒装疯?”

    “不对,他不是疯了,是真真真疯了。你们看,他在往讲台上跑!”

    全校数千人,一个个踮着脚尖昂着脑袋往旗台那儿看去,只见王璞一边仰天大笑,一边张开双手作大环保状,绕着旗台四周跑奔跑。

    突然,王璞停了下来,非常郑重的站在讲台前,做跳跃前的准备姿势,随后双手一甩高高跃起。

    嘭的一声。

    那道人影刚刚飞到半空,脚突然便踢在了栏杆上面,强大的对抗力使得他重心不稳,整个人叮叮咚咚的滚落了下来。

    全校一片寂静。

    随后便响起如浪潮一般的爆笑声。

    王璞揉揉揉被摔疼的屁股,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讪笑一声道:“咳咳,失误,失误啊。”

    接下来,他不敢跳了,一瘸一拐地走上旗台,一把从副校长手中抢过小广播,伸手指向王恩义,声音异常洪亮、明朗而又充满男人味地说道:“王恩义,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啊?

    全校师生,只有离得最近的几个人听到,其他人都一脸懵逼、茫然地看着王璞。

    王璞一看众人反应,赶紧看了眼,小广播居然没打开!

    我去!

    王璞连忙做好准备,再一次郑重地拿起小广播,然后点开按钮。

    “王……”

    然而,广播里出现的却不是王璞的声音,而是后世二十一世纪非常流行的一首洗脑歌。

    那首歌是这样唱的: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跑了跑了!”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倒闭了……”

    歌声从广播里传出,全校再度寂静。

    随后,便是一片无休止的爆笑声……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