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虽然不明白王璞突如其来冒出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那嘲弄的表情和讥讽的语调,却无一不刺激王恩义的心脏。

    感觉自己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龟儿子滴,老子要捏死你!”

    王恩义再一次朝王璞冲杀过去,暴怒之下,拳风凛冽,势不可挡。

    有了经验的王璞,这次显得从容淡定了许多,他将自己的手掌当做剑,将太极剑谱第一式施展出来。

    如出一辙,王恩义凶猛的拳劲再一次在王恩义半圆的弧度中消散无形。

    “猛虎出更!”

    “饿虎扑食!”

    “大圣劈挂!”

    “泰山压顶!”

    ……

    王恩义怒火攻心,一招接一招轰炸般的一股脑施展开来,而面对他疯狂的冲击,王璞就显得单调许多。

    就那么一招。

    可神奇的是,无论王恩义施展如何凶猛的招式,在王璞那看起来简简单单无比的一招下,都如泥牛入海,激不起半点涟漪。

    原本还在王恩义攻势下狼狈不堪的王璞,此时连消带打,轻松的将王恩义的诸多杀招一一化解。

    局势发生了急剧的转变。

    原本看似稳操胜券,立于不败之地的王恩义,此时反而像是落入了下风。

    “喂,你不是说王璞必败无疑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给王璞一锤定音的那位武术部同学,被人问的面红耳赤,赶紧解释道:“王璞的招式很古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武技,看起来软绵绵没力气,可神奇的事,王恩义无论多强大的武技,在这招之下,都显得没有用武之地,古怪,实在是古怪。”

    “你跟我这个文科生讲这些有什么用,我又听不懂,你直接告诉我谁能赢?”

    那同学被问急了,憋红了脸道:“我、我咋知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王璞似乎占了上风。”

    操场上,学生们议论纷纷。

    这学校里,武术生只是占了小部分比例,毕竟不是谁都有练武天分,而文科生对于比武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他们只知道,目前的局势,明显是王璞有优势。

    不知道为什么,宁萌的心情愉悦起来。

    起初听到王璞挑战王恩义,她是真的吓了一跳,担心,紧张,自责。

    在王璞接二连三被打飞之后,一颗心更是悬了起来。

    这个家伙,刚认为他成熟了,怎么又变得冲动起来。

    不过幸亏接下来的形势让她松了一口气,再听到旁边的议论,宁萌这才放心下来。

    看着台上气定神闲的的王璞,宁萌似乎又看到了一年前,那个在学校里战无不胜的王璞。

    只是,总觉得又有些不同。

    可具体是哪里不同,宁萌又说不上来。

    不过,宁萌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她攥紧小粉拳,在半空中挥舞喊道:“王璞,加油!王璞,加油!”

    不但是学生,就是在场的所有老师,也被突如其来的转变也惊住了。

    “李主任,王璞施展的是什么武技,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武术部老师看向李不归问道。

    李不归没有说话。

    他一直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每当看到王璞施展出太极剑谱转换的拳谱,双眼都忍不住精光熠熠起来。

    相比其他人,作为当事人之一的王恩义就要难受许多了。

    他出拳的速度在加快,力量也一次一次的增加。

    可是,王璞那双手掌就像是一个泥潭,就像是一片汪洋,无论自己拳劲多大,通通陷进去。

    就好像,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棉花上,根本没有受力点。

    “你这是什么鬼把式?!”王恩义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忍不住恼羞成怒的道。饶他是第六境的武者,可那连番攻击下,体力也吃不消。

    “想学啊,我教你啊。”王璞呵呵一笑。

    “龟儿子滴,老子信了你的邪,管你什么鬼招式,看老子一拳轰碎。”

    这番风轻云淡的话语再一次挑动王恩义原本就已经很脆弱的神经,他忍不住怒吼一声,练功服上衣轰然炸成碎片,露出精壮的体魄,他青筋毕露,调动全身力量,盛怒而击!

    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几乎是最强。

    那强烈的破空声与劲道,拳还未落,王璞已经感觉到劲风扑面。

    如果说刚才还有些缚手缚脚的话,那此时的王璞就已经得心应手。

    几次的成功让王璞信心暴增。

    面对王恩义这次全力攻击,王璞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偷笑,莽夫啊,简直是莽夫,原来颜值跟脑子真的是不对等啊。像我这么聪明的人……

    呃,好像哪里不对来着。

    不管了!面对莽夫,用前世的网络术语来说,只有一句话:不要怂,就是干,谁怂谁是王八蛋。

    太极剑谱第一式,怀中抱月!

    王璞双掌划动出一个虚圆,如怀中虚抱圆月,双掌如两条灵动的游蛇贴着王恩义袭来的右拳,十指如爪,扣住他的右臂。

    王璞没有停下,紧接着施展出太极剑谱的第二式。

    清风拂柳。

    一拉一扯,双臂如潮涨潮落,先是向前一缩,而后双爪化作双掌,如春风拂柳般往前轻轻一推。

    看似轻柔的动作,可王恩义高大挺拔的身躯,竟猛然倒飞出去,仿佛被一辆二百马力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上,轰然跌落在高台外。

    太极。

    最擅长的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

    不过,太极同样可以以守为攻,借力打力。

    王璞施展太极剑谱,借王恩义那一拳之力化为己用,与其说王恩义是被王璞打出去的,倒不如说,是被他自己这一拳打出去的。

    毕竟,第六境与第二境的差距太大,就算王恩义站着不动让王璞打,王璞也根本不可能一拳把他打出高台外。

    然而太极,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王璞第一次明白这门国粹是如此奥妙。

    “王璞赢了,第二境击败第六境,恐怖如斯!”

    学生们惊呆了,老师们也惊呆了。

    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种结局,在王璞对王恩义发出挑战的时候,他们大多是嗤笑,更多的是看热闹。

    至于结果,顶多是王璞能在王恩义手上坚持几分钟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的是,王璞竟然赢了。

    “好了,这次友谊赛结束,两位同学的表演很精彩,现在我宣布动员大会正式结束,大家自由活动。”李不归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操场。

    操场上的学生却不愿散去,内心还汹涌膨胀起伏着,意犹未尽的谈论上刚才的一幕幕。

    王璞站在操场中间,周围数千双目光注视着他。

    少年呵呵一笑,“万众瞩目”下,颇显得有些风轻云淡的走向看台下的宁萌。

    “宁萌同学,吃饭啦!吃完请你吃棒棒冰哦。”

    王璞做出一个太极伸手礼,对宁萌挤眉弄眼。

    王璞这幅搞怪的模样,让宁萌忍不住噗嗤一笑,露出两个醉人的小酒窝。最后在众人目光注视下,略微害羞地点了点头,两人跨过众人让开的一条路,漫步走向了食堂。

    “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啊。”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其中一个同学感叹道。

    “我要是宁萌就好了,真是好嫉妒啊,王璞刚才真是太帅了。”刚才还口口声声说着王恩义好man的女生道。

    “放屁,我家宁萌萌可是学霸,王璞真是走狗屎运了!天呐,我要是王璞就好了。”旁边一位青春痘小哥道。

    “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去找个镜子,那样你们心里就有b数了……”某路人甲道。

    谈论的焦点开始偏了,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作为当事人的王恩义。

    而此时的王恩义还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一半是受伤,一半是气的……

    王璞与宁萌共进午餐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实现。

    因为他和宁萌才刚走到半路,就碰到了李主任,而好死不死的,李主任笑眯眯地对王璞说了几个字——

    “王璞同学,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作为“两世为人”的王璞,他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一旦某个老师对你说出这句话,这意味着你的日子并不好过。

    王璞很想对李不归铁骨铮铮的说一句,我不,我就不去,有本事你打我啊!

    不过,当看到李主任隐藏在衬衫下的胸肌后,他非常愉快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个世界是武术有着超然地位的世界,作为南华一中的李主任,在学校同样有着超然的地位。

    简单来说,如果李主任想要弄自己几下,再简单不过,仰人鼻息的王璞,老老实实的走到李主任的办公室。

    办公室只有李主任一个人。

    “王璞同学,来了啊,坐嘛,不用拘束,这次叫你来,其实想和你聊聊天,没其他事,你不用担心。”李不归笑呵呵的对王璞道。

    在王璞的印象里,李不归一直以来都笑呵呵的,也没有多少主任的架子。

    而且,一直以来都对自己颇为照顾。

    哪怕是在他落寞之后,李主任还是偶尔会找到自己,嘘寒问暖,是否需要帮助。

    光这一点,王璞对李主任心里是有好感的。

    王璞心里想着,脸上呵呵一笑,拉开座椅准备坐下。

    就在这时,原本坐着的李主任突然站起来,对着王璞,猛然轰出一拳。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