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冰山美人
    第二天一来到学校,王璞就被老师告知,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武术交流会,所有参加武术交流的武术生,暂时都不用上文化课,直接到训练队接受训练。

    武术队的训练场地,就是武术部的训练场。

    当王璞来到门外的时候,已经看到场地里有不少人,比如王恩义就在其中,只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怎么说呢,还是年少不知生活苦,生活如此多娇,引无数人笑弯腰,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非得就挂在脸上呢?像我一样,开心点不好吗?

    王璞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进去。他的出现,很快便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不少人的目光如潮水一般,唰一下朝他涌来。

    武术场上很快响起一片低声的议论。

    这也难怪,他与王恩义的那场挑战几乎所有人都已目睹,击败南华一中的新王,武术部第一人王恩义,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尤其是他一手神乎其技的“太极”,在场之人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轰动和反响甚大。

    “真是王璞师兄!”

    “能打败王恩义,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哦,但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王恩义自从转学过来南华,就一直眼高于天,一直对我们本地的南华武术生看不起,仗着自己第六境,平日都不带用正眼看人的,这次王璞可算为我们争一口气了。”

    “可不是嘛,王璞学长昨天真是太帅了!就连脸上新长出来的两颗痘,都是那么的性感!”

    ……

    周围的议论声时不时传入耳里,王恩义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内心的骄傲让他依然挺直了身子,目光透过重重空间,落在王璞的身上,攥紧拳头想道:“龟儿子滴,老子不服,老子失去了的,一定会自己亲手拿回来。这次武术交流会,王璞,我会证明我才是最优秀的!”

    王璞则不管王恩义怎么想,他一个人笑呵呵地在那应付着来自学弟学妹们的热情。

    这样的阵仗是王璞预料之中的,只不过没想到接下来竟然会有漂亮的学妹眼神泛着光,大胆地冲上来找自己要签名……

    我去,失策啊!

    怎么这几天就没花时间琢磨一下名字怎么签才够帅呢?失策,失策!

    为了不让自己再添上一个书法届“草圣”的名头,王璞随手签了几本,赶紧开溜。

    训练场空间很大,最里面有不少的练武器械,都被挪到了一边,空出块很大的场地,摆了一个个蒲团。王璞连忙找了个角落,一屁股坐下去,躲了个清静。

    ……

    终于消停一会了,王璞现在满脑子都在想自己脑海里这四本书的事情。

    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想要和脑海里的四本书产生些联系,经过昨天与王恩义的挑战后,王璞现在很确定,这四本书是关乎自己以后能不能发达的根本啊。

    可惜这四本书好像和王璞较上劲了似的,自从昨天现身后,就愣是不肯出来了。

    这就好比明知道自己坐拥四座金山,可愣是拿不到手,你说气人不气人。

    “王璞,我认识你。”就在王璞着急的挠头抓耳时,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年龄与王璞相仿的少年走到王璞面前,脸色严肃地看着他道。

    “???”

    这愣头愣脑的一句话把王璞整蒙了,认识我的人多了,可我不认识你啊。

    王璞的心思从四本书那里收回一点,打量这个突然过来和自己搭话的少年,脑海里仔细搜寻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可惜的是,十几岁的王璞是个不善交际、埋头苦练的主,压根不喜欢跟人来往,也就是说,王璞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

    嗯,长的还算……磕碜。

    这位少年五官单独拎出来,都中规中矩,可凑在一起,就十分别扭了。

    对于一个看脸协会的人来说,王璞很难受。

    不过,人家既然和自己说话了,自己要是不回应,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王璞认真回应道:“这位同学,你长得丑,我不想跟你讲话。”

    柳孝:“……”

    大兄弟,说话还能再直接一点吗?

    柳孝心里骂娘的心思都有了,我是长得丑了点,可你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

    王璞这出乎意料的回答像是一个闷棍,把柳孝打的晕头转向,不过他没有忘记自己想好的台词,憋红着脸道:“就算你昨天没有挑战王恩义,我也会挑战他的,我来是我想告诉你,南华一中武术部第一人,不是王恩义,也不是你,而是我,柳孝!”

    “哈哈哈,柳丑丑,这话你应该对王恩义说去啊,喏,人家就在那里,怎么,你怕了?”王璞还没说话,旁边又窜出一个小胖子。

    “我才没有怕!”柳孝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炸毛般的跳起来,“还有,张小胖,不许再叫我柳丑丑。”

    “柳丑丑,柳丑丑,柳丑丑,长得丑还怕人家叫,略略略……”

    小胖子压根不怕柳孝,反而叫的更加欢快起来。

    “张小胖,我要和你决斗!”

    “哎呀,肚子痛,我去上个厕所。”一听到决斗的张小胖,忽然捂住肚子,一溜烟不见了。

    柳孝:“……”

    王璞:“……”

    柳孝很快愤而离去,他没走多久,原本借着屎遁的王小胖,又神头鬼脸出现在王璞的面前。

    “王璞同学,首先我要跟你澄清一下,我并不是怕柳丑丑而不敢和他决斗,只是我现在打不过他。”王小胖大刺刺的找了个蒲团,坐在王璞的边上,一副自然熟的样子,嘴上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王璞同学,要不这样,你把你对付王恩义那招教我,这样我就打得过柳丑丑了。

    “你不要以为柳丑丑光是长得丑,其实他的武学天资很不错,虽然比起我差了点,可是每次都压我一头,害得我爷爷每次都拿他来教训我,虽然我们两家一直不对付,老头子觉得我丢人就拿我出气,天地良心,要不是我喜欢贪玩,柳丑丑哪里是我的对手!不过练武真是没意思透了!诶,王璞同学,你有没有听我讲话?我跟你讲啊,就我们南华西路那条街知道不,一到晚上,灯红酒绿,好多大屁股的女的,你肯定是我没去过,可不是跟你吹牛,我就去过一次……”

    张小胖一旦话匣子打开了,根本就收不住,听得王璞以为来到了菜市场,听着大妈跟摊贩们讨价还价,这个说你这鱼像死鱼,顶多两块钱一公斤,那个说我这鱼要是死鱼,别家的就全是鱼屎了,争来争去,最后一条鱼争下来两毛钱……

    不过,从张小胖嘴里,王璞得到了不少武术队的信息。

    比如,这位张小胖,本名叫张小凡,南华张家的独生子,而那位柳孝,则是南华柳家的后辈。

    根据张小胖的说法,两家从祖祖辈开始就一直在斗。

    所以两人很不对付。

    还有王恩义,家里出了个大官,很有权势,自从知道王恩义的练武资质后,就全力栽培。

    武术队那个对谁都笑呵呵的,叫赵耀,家里是做生意的,知道自己宝贝儿子有练武天分,开心的不行,花了很大钱财把他送入了南华一中。

    能进武术队的,家里背景就没几个简单的。

    张小胖就像是个百事通,仿佛没啥他不知道。

    可是,这和自己有啥关系?

    王璞挖了挖耳朵,对于他这条咸鱼来说,他在乎的事情并不多,宁萌是一个,父母是一个,其余的……管他呢。

    眼看张小胖依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王璞连忙打断他:“张小胖同学,麻烦你不要再说了!你知道月光宝盒里的唐僧吗?”

    “呃,什么宝盒?算了,王璞兄弟对这个不感兴趣?那我给你再讲一个感兴趣的事情。”张小胖对王璞的称呼直接从同学变成了兄弟,转换的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尴尬。

    王璞:“……”

    没想到张小胖不但能讲,而且脸皮够厚啊。

    王璞同学有些无奈,他默默地挪了一个地方,坐在了一个女生的旁边。

    实际上,王璞刚进来训练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女生。

    一来,能进入武术代表队的,都是武术部培养出来的精英。

    二来,武术而言,男性比女性有很大的天然优势,这也是世界上很难有女性武道宗师出现的原因。

    因此,这个女生的存在,在几乎全是男生的武术队里,难免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其三,也是最主要的是,这个女生的气质太特别了。

    她一身素白练功服,黑发如瀑,就那么独坐在角落,似乎便把自己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浑身散发出冰冷与排斥的气息。

    就连百事通的张小胖对她都知之甚少,只跟王璞说了七个字,云如颜,冰山美人。

    张小胖看到王璞坐在云如颜旁边,还未过完嘴瘾的他本想跟过去,可一看到那浑身散发出冰冷气息的云如颜,最终还是缩了缩脖子,只是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可惜,和对王璞的钦佩,那眼神仿佛在说,王璞兄弟,一路顺风,好走不送!

    “他太吵了。”似乎觉得自己的不请自来有些唐突,为了自证清白,王璞指了指张小胖,对冰山美人解释了一句。

    “是啊。”

    冰山美人看了王璞一眼,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只是出乎王璞意外的,偏头回应了他一句。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