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赴汤蹈火张小胖
    第11章 赴汤蹈火张小胖

    云如颜不想说话,王璞是没话说,两个人似是达成某种默契,坐在那儿便形成了一个安静的小真空,与外面嘈杂的环境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就在这时,全场突然安静下来。

    王璞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一个身材魁梧面色黝黑的汉子大步走进训练场,站在众人面前,铁板般生硬刻板的脸庞没有丝毫波动,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我叫陈实,从现在到你们参加交流会为止,我是你们的武术老师。”

    陈实?

    是新来的老师?

    “诚实?那我还叫本分呢。”

    不知谁喊了一声,全场哈哈大笑。

    武术生嘛。某些方面的确很难管教。

    叫做陈实的武术老师刻板的黝黑脸庞看不出喜怒变化,只是嘴角微微向上扯了扯,大步流星的走到说话之人面前,老鹰抓小鸡的把他抓起来,扔出训练场外。

    “从现在开始,你被武术队开除了。”陈实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拍了拍手掌,继续对众人道:“我叫陈实,因为我父母希望我诚实,我也希望你们在这段时间也能诚实本分,不要耍滑头,好了,我们开始上课。”

    这一招杀鸡儆猴的确有效,全场顿时寂静无声,再也没有人张扬的取笑这个冷面煞神。

    不过这只是小插曲,陈实没有在意,其他学生不敢在意,王璞对那位学生也没有多少同情。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枪打出头鸟,本来没处烧的火,好嘛,你直接冒头出来,不烧你烧谁。

    不作死就不会死,低调,低调才是王道啊。

    唯有那个被拎出去的同学只觉得天打雷劈,天都快要塌下来。

    能够进入武术代表队,代表南华一中参加武术交流比赛,这本身就是学校对学生的一种认可,也是一种荣耀。

    这位学生被选入武术代表队后,他们家里甚至还高兴的大请宾客。

    只是因为他一句话,什么都没了。

    王璞偏头看去,发现小胖子紧紧捂住了嘴。

    课程并没有学生们想象中的苛刻,陈实只是跟大家讲了一下武术境界和关于武术交流会的一些事情,然后交代了一句,明天开始特训,至于特训什么,陈实没有细说,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

    “王璞同学,这么巧。”王璞刚走出训练场,就看到了张小胖,一脸‘你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的表情站在自己的面前。

    训练场这屁大的地方,巧你个头啊。

    王璞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往前走。

    然而这并不能扑灭张小胖说话的热情,他熟络的跟在王璞的边上,自顾自地的开口说起来:“王璞兄弟,学校对这次的武术交流会很重视啊,不过也对,这可事关他们的前程,要知道,南华一中虽然是全国老牌重点高中,不过这些年来……唔,并没有出太多令人感到惊艳的人才,无论武术部还是文科部,而据小道消息,这次全国的武术交流比赛,其实关系到全国高中的排名,很多学校,都想靠这次机会打一次漂亮的翻身仗,你说他们能不重视,能不着急吗?”

    张小胖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倒是王璞对张小胖愈发刮目相看了,这种消息也能搞得到,他张小胖不去搞情报侦探真是可惜了。

    “这是学校的机会,其实何尝不是参加交流比赛的武术生的机会,这次比赛,全国各个势力都在盯着呢,如果能在交流比赛上一展身手一鸣惊人,说不定哪个大家族大势力看中收入麾下重点栽培,或许能被某一所名牌大学看中,直接录取,甚至被直接招入中华武学院,一飞冲天,也不是不可能。”

    “中华武学院?”

    王璞露出了一丝兴趣。

    他也不出初来乍到一点不懂的雏儿了,对中华武学院可谓是如雷贯耳。

    华夏最好的武术大学!

    华夏武术大宗师发源地!

    中华武学院有着太多响亮的名号,据说,现在大多如雷贯耳的武术大宗师,或国家军伍高层,几乎都是从中华武学院出来的。

    就好比王璞前世的清华北大,甚至地位还要更高。

    毕竟,前世还有清华北大之分,可这个世界,只有中华武学院一家。

    甚至有这样的民间小谚:中华武学院超一流,十大学院一流,其余皆末流。

    可谓真正的武学圣地。

    王璞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高中过后,自己进了一家三流大学混吃等死,毕业后勉强进了个大厂,混了七八年,才混到一个组长的位置。

    而曾经与他一起行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的宁萌,直接保送到清华,听说后来又去了出国留学,再后来就没了消息。

    因为,宁萌越走越远,远到自己甚至看不到她的背影。

    “王璞同学,王璞同学?”王璞的心绪越飘越远,然后又被某个聒噪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只见张小胖的胖脸挤出谄媚的笑容道:“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王璞同学,可不可以把你对付王恩义的武技教给我,让我在这次交流比赛上威风一把,嗯……最好是狠狠压过柳丑丑一头,到时候我看我爷爷还敢指着我的鼻子用柳丑丑来压我。”

    想到开心处,张小胖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王璞:“呵呵。”

    王璞只是笑笑没说话。

    “呵呵是什么意思?”张小胖苦着个脸。

    “字面意思。”王璞嘴上说,心里却想道,我倒是想教,可我现在也教不了呐,自己这一两招把式没学全呢,完全是半吊子水平。

    还想再学,可偏偏这四本书横的像大爷,我能咋办,我也很无奈啊。

    “王璞同学,万事好商量,你要什么条件,尽管说,我决不让你吃亏。”张小胖一副豪气的样子,就差没在脸上贴着‘老子很有钱’了。

    王璞默不作声。

    张小胖急了。

    “王璞同学?”

    “王璞兄弟?”

    “王璞大哥?”

    “王璞大爷,就算我求你了行不,我要是在这次交流比赛中再被柳丑丑比下去,那我就不活了……”

    “不活咯,这日子没法过咯……”张小胖一把鼻涕一把泪,听者心酸闻者落泪。

    王璞也纳闷了,不禁好奇问道:“我说你们两家到底多大仇啊,至于这么深仇苦恨吗?”

    张小胖闻言,一秒钟换脸,抹了把眼泪,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凑到王璞的耳边道:“听我家祖爷爷的祖爷爷说,他的祖爷爷少年的时候跑去偷看柳家姑娘洗澡,被抓到后抹干净嘴巴没认账,然后各自站在家门口对骂了三天三夜,骂到最后骂不出结果就开打,一打就打到现在,还是没分出个胜负来,不过说起来,终归是我们张家赢了你说是不,不对,是我张家那位老祖宗赢了,他饱了眼福,害的他家的子孙跟着受苦呦,没天理了,这个世界没天理呦……”

    张小胖先是得意,然后想到自己的处境,又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王璞:“……”

    有点绕,有点蒙,有点傻眼。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耳边还传来嗷嗷叫的声音,王璞头皮发麻,连忙道:“打住打住。”

    “王璞同学,你是不是想明白了准备教我了?!”张小胖双眼一亮,也不哭也不闹了。

    “真想学?”王璞问道。

    张小胖小鸡啄米的点头。

    王璞呵呵一笑,拍了拍张小胖的肩膀,道:“看你以后表现。”

    张小胖不但没有气馁,反而精神大振,嚷嚷道:“得嘞,王璞同学以后你就是我大爷,以后上刀山下火海,鞍前马后做牛做马……”

    王璞只觉得脑阔疼。

    而后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不是因为张小胖,是因为他的不远处,俏生生的站了一个女生,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

    笑如春风,如沐月华。

    “看起来你和同学相处的不错。”

    “还行。“王璞扭头看了还在振振有词的张小胖,问道:“一起走一走?”

    “好呀。”

    “请你吃棒棒冰?”

    “好吖。”

    ……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