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老校长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老夫纵横天下数十载,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歪气,一群臭不要脸的娘们似的在老子面前唧唧歪歪,要是放在二十年前,我这个暴脾气,非要用拳头跟他们讲讲道理。”

    南华一中校长办公室,响起一连串气急败坏的声音。

    只见办公室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正在暴跳如雷,嘴里骂着难登大雅之堂的话语,旁边坐着一人,一脸笑呵呵的模样,正是武术部的主任,李不归。

    李不归看着眼前老人,又是无奈又是好笑,谁能想象眼前似泼妇骂街般的暴脾气老头,一身江湖痞气的人,就是哪怕全国也排得上名号的南华一中的校长大人。

    “你在这里笑呵呵个屁,都什么时候了,火烧屁股了,还似个弥勒佛似的笑脸,摆给谁看啊,是不是诚心气我?”老人横竖看笑呵呵的李不归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指着他又是一顿破口大骂,“李不归李不归,我看干脆叫你李乌龟。”

    李不归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有听见。

    就在武术交流会举办的前不久,整个华夏高中的校长被拉去了开了个大会。

    这不,这位火爆脾气的南华一中校长前脚刚回来,跳起脚来就开始骂人。

    这位老校长骂了一通后,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没有了先前的暴戾,一脸委屈:“还是家底不够厚啊,这些年来学校都出了什么歪瓜裂枣,就像一两年前那个叫啥来着,对,叫做王璞的家伙,到个第五境,你们一个个高兴的不得了,宝贝似的在我面前夸他,你说就这样也就算了,庸才也是才,矮子里面挑将军,老夫捏捏鼻子也就认了,可是呢,莫名其妙的降境,你说可气不可气?

    “得亏老夫我当初没有听信你的话,什么勉励鼓舞他一番,要不然现在多丢人?

    “还有那个谁,王恩义,也不就那回事,是萝卜是人参老夫会不清楚,你们倒好,看到潭里没大龙,是条泥鳅就往里面扔,还一个个捡到宝似的。

    “哎……要是南华一中真的在我手上沦落到二流学校,老子这大半辈子都脸面都没咯,你是当时没看到那种墙倒众人推和小人得志的模样,哎,老子这一趟,可是吃亏吃大咯……”

    看着满肚子牢骚的老校长,李不归嘴角抽搐,万般无奈。

    他这位老校长啊,脾气是真的臭。

    这些年来,哪个校长没有挨过他几道“正义的铁拳”?

    打又打不过你,好嘛,机会来了,不让你吃吃亏人家心里也不好受啊。

    要不然何至于此一个个有头有脸的校长,拼着老脸不要了,还是要恶心你一把。

    关键是你这双老拳头打人是真滴痛啊。

    你现在知道吃亏了,知道吃亏就对了……

    这些话李不归不好说,也不敢说。

    因为……他也怕痛啊。

    要是贪图一时嘴快,挨上那么几击老拳,自己找谁说理去。

    “我说老校长,别急着气馁嘛,我们不是还没输,王璞的事先不说,王恩义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差,那啥……前段时间你老人家不还亲手给他发了一朵小红花吗?而且近段时间他可是突破了第六境。我看就很不错。还有一人你忘了,云如颜,你最看好的人,虽然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可毕竟是你老校长看好的人,我看嘛,差不了那里去。”李不归笑呵呵的安抚道,身边行云流水的拍了一记马屁。

    老校长果然面色好看不少,还是拧巴着像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表情,叹道:“丫头好似好,终归是个女子家家,我还是不放心啊,王恩义第六境是不坏,泥鳅倒不是,但也只能说是小鲤鱼,离乘风化龙,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李乌龟啊李乌龟,你是不明白我走出去看到了什么,若是放在以前,我们南华一中现在的底子不敢说最好,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可当我到别去学校去看了看,哎,不怪我南华学生太差,只怪别家有变态啊……”

    老校长说着说着,自怨自艾道:“这天下开始变了,山也清水也秀,越来越有灵气了,别家也日新月异,人也杰地也灵,为啥我南华就像个榆木疙瘩,就是还不开窍啊……”

    “老校长,别急着下定论,我还有一件大好事没跟你说。“李不归笑呵呵的道。

    老校长瞥了他一眼:“人家说狗嘴吐不出象牙,你这乌龟嘴又能说出什么好事来。”

    李不归:“……”

    突然好受伤,不想说话了。

    看着李不归忽然沉默下去了,老校长反而火了:“磨磨唧唧的快说啊,是个屁也蹦出来了。”

    李不归:“……”

    好难过,要不要辞职不干了吧?

    算了算了,不跟老头计较。

    别看这老校长像个茅坑里的石头似的脾气又臭又硬,三天两头不见人,火急火燎不知道往哪里蹦跶,大部分事情都甩手给李不归,还天天摆出个臭脾气拿自己撒气。

    可他是真的把南华一中当做自己的家啊。

    也真的为南华一中着想。

    要不然,哪怕脾气再臭,他也不至于无缘无故提着拳头就是找其他高中的校长‘讲道理’吧。

    你以为每一年南华一中的经费从那里来的?

    还不是老校长这里一趟,那里一趟,一拳一拳“扣”出来的。

    至于扣为什么用拳头,因为校长是武术部升任的,没毛病啊。

    心里想着,李不归笑的更和煦了,道:“就在老校长你这几天出远门的这段时间,高三部就有个学生,自创了一门武技。”

    “自创武技?李不归,你莫唬老夫。”老校长将信将疑,“那个学生武道境界是多少,叫做什么名字?”

    “巧了老校长,那个人你刚才说过,也认识,就是王璞,武道境界二境。”李不归笑道。

    “那个五境掉落二境的王璞?”老校长皱起眉头,勃然大怒道,“李乌龟,你拿老夫开涮呢,一门武学的开创有多难,难道要老夫告诉你不成?”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