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保护你
    “老校长,起初我也怀疑,不过,跟他接触后,反而更加确定了。我亲手试过招,不过他只有两式,在我看来,如果创立成型的话,绝对是超一流的武技,拿来开宗立派都不为过的那一种。”李不归呵呵一笑,将王璞和王恩义那场友谊赛,还有在自己办公室的那般交谈,一五一十缓缓道来。

    老校长越听眼越亮,听到最后忍不住大喊了几声好,出口也不骂了,腰也直了,红光满面,哈哈大笑道:“老夫就说,南华一中作为百年重点名校,怎么也算得上造化钟神秀,这不,榆木疙瘩开窍了。自创武技,自创武技……这要放在外面,可是武道大宗师,我们南华一中走出去的武道大宗师,哈哈哈哈!老夫倒要看看,谁还敢对老夫吹胡子瞪眼。”

    “好你个李不归,有这等事情不早早告诉老夫,藏着掖着,故意看老子笑话?”老校长心情大好,却依然笑骂道。

    李不归狂翻白眼,我倒是想说,你给过我机会吗?

    习惯了老校长臭脾气的李不归呵呵笑了一句,也不说话。

    “老夫有事先走一步,你爱喝茶喝茶,爱滚滚。”老校长一看到这笑呵呵的模样就来气,甩下一句话后,老校长火急火燎的跑出校长办公室。

    李不归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个火爆老头,肯定去看他开了窍的榆木疙瘩去了,要不然,今晚他睡觉也睡不安心。

    …………

    静心湖。

    学生们有嬉笑打闹的,也有安静读书的。

    一男一女并肩走在湖边林荫小道上,手上各拿着一根棒棒冰,偶尔低声交谈,两人嘴角带笑。

    有湖水,清风,还有四处洋溢的青春气息为伴。

    男的是这两天风头无双、人称‘王者归来’的武术部王璞。

    女的是南华有名的文科女学霸。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再加上以前的风言风语,浑身上下都是别人嘴里的谈资,几乎每到一处,都引起一阵阵侧目、惊叹和窃窃私语。

    宁萌不是很习惯这种氛围,那一双双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让她下意识想要闪躲。

    不过看到旁边的少年一脸无所谓,心里莫名多了几分平静。

    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王璞却很享受现在。

    前世的自己,即使隔了许多年,依然会在梦中有这样的场景,只是,醒来却是梦。

    而现在,这种感觉很真实。

    真实得让他沉醉其中。

    “王璞,你开始被王恩义打的节节败退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不过后来看到你打败了王恩义,我就放心了。”宁萌道。

    她语调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却平静的流露出内心的想法。

    像纯净的溪水潺潺而流,不娇柔做作。

    不激昂,但很纯,很真。

    “我很厉害吧?”王璞咬着冰棒棍,有些臭屁的道。

    “王璞,你是不是已经恢复了实力?”宁萌的眼中有期待。

    王璞撇撇嘴:“还是第二境。不过,比以前厉害了。”

    宁萌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没有恢复实力会比以前更厉害,但她也没有去深究这些,因为她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那就好。”宁萌认真的点点头,“你这个人啊,就是太笨了,让我很不放心,以前你第五境的时候,人家打不过你,不敢对你怎么样,后来听到你跌落到第二境,我就很担心,我在想啊,这么笨的人,又打不过人家,人家欺负你,你也不敢说,最后肯定要躲在被窝里哭鼻子,那个时候我很想安慰你,可是害怕你受更大的刺激,而且你还故意躲着我。幸亏你现在更厉害了,可以保护自己了,我也不用那么担心了。”

    我可以保护自己,我也可以保护你……

    王璞很想说出这句话。

    “王璞,我总觉得你和以前哪里不一样了……比如,你以前很笨很笨,像块木头,也不跟别人说话,我总担心你会闷出病来,现在呢……”

    “现在怎么样?”王璞笑着问。

    “现在的你好像更活泼了,就像刚才,你可以和同学聊这么久,当然,也更臭屁了。”宁萌对王璞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不淑女,又面红耳赤的。

    王璞哈哈大笑起来,花木向阳,心湖一片阳光。

    “你再取笑我我就不理你了。”宁萌以为王璞是笑自己,气的跺了跺脚。

    王璞连忙憋笑,只是嘴角那抹弧度,怎么抹也抹不平。

    “宁萌,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王璞问道。

    宁萌歪了歪脑袋,露出认真思索的模样,好像是很纠结的样子:“我喜欢……”

    宁萌话到一半没有说,她看到了王璞眼里藏不住的坏笑。

    学霸的脑袋瓜子让她很快想明白了王璞的坏心思,气呼呼的道:“不理你了。”

    无论是喜欢以前还是喜欢现在,不都是喜欢吗?

    死王璞臭王璞,居然跟我玩这种文字游戏,不理你了。

    宁萌气呼呼的想道,可等到王璞连声求饶后,宁萌心里又忍不住心软,那就……先原谅他一次?

    王璞第一次觉得,南华一中的静心湖,很美很美。

    林荫小道的这一条路,很短很短……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小路尽头。两人身后的某一个桂花树后面,偷偷摸摸的露出了一个灰白头发的脑袋。

    那张拧巴的老脸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气骂了一句:“这么好的脑袋瓜子不去好好抓紧完善那门叫做‘太极’的武技,歪门邪道的在这里沾花惹草,简直气煞老夫也!不过宁萌这女娃子倒也长得水灵,文化成绩还阔以,不愧是开了窍的榆木脑袋,还算是有点眼光……”

    告别宁萌,王璞走出南华一中的校门口,只觉得春风得意,天晴风轻,身轻如燕,就像是习得了轻功水上漂,整个人欢快的一蹦一跳。

    似乎找回了一丝童趣,这时,王璞莫名哼起了那首自己几十年没有哼唱过的童谣:“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的一声学校没得了……”

    某个一直跟在身后,关注着王璞这边的臭脾气老头,在听到这首旋律朗朗上口的童谣后,差点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瞪着王璞远去的背影,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我的亲娘咧,这怕么是吃错药了吧?炸学校?亏你他娘的想得出来!

    还是说这个刚开窍的榆木脑袋,开窍开得搭错了一根神经?变成神经病了?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