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开水行不
    王璞的出租屋在南华老城区那一块,离学校有四五里,王璞每次上下学,都要步行大半个小时。

    远是远了点,唯一的好处就是便宜。

    穿过七绕八拐的羊肠小巷,王璞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一路上,他都有些郁闷。无论自己怎么联系脑海里的那四本书,那四本书依然四平八稳,大爷似的无动于衷。

    一来二去,他只得暂时放弃,想着有时间的时间再试试看好了。

    不过王璞也不是没有事情做,虽然四本书不再现身,可好歹也学到了太极剑谱的前两式,闲来无事,多练练,总归是好的。

    放下书包,王璞来到阳台,舒展了一下身子,摆开太极的起手式,有板有眼打了起来。

    他双臂时而抱圆,仿佛要将天地灵气揽入怀中,时而虚推,仿佛要将体内污秽排出体外。

    怀中抱月,清风抚柳。

    打来打去,都是这两式。

    来来回回反复练了几十遍之后,王璞收拳起身,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轻盈,心里止不住想,难怪前世公园里那些大爷们每天早晚喜欢打上几拳,原来是真的舒服啊。

    就在这时,王璞看到自己的出租楼下冒出来一个矮小老头,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王璞也看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一会后,王璞做出一个让老头跌破眼镜的动作。

    ――少年收回目光,装作没有看到楼下的老头,淡定的转身,就这样走回了出租屋。

    老校长:“???”

    刚才王璞在阳台上修炼太极剑谱,老校长看在眼里。

    王璞来来回回虽只有两招,但老校长眼力劲还是有的。作为南华一中的校长,地方没少去,几十年走南闯北,就是中华武学院的藏书阁,也去过几次。

    可这套拳法,他从来没有见过。

    一门武技,先看武意,再看招式。

    王璞这门看似轻飘飘的拳法,无论是意境,还是招式,都蕴含着很大的道理。

    习惯了骂骂咧咧的老校长,只想到这个形容词。

    亲眼所见,老校长不再怀疑李不归的话,看向王璞这个年轻人,一直拧巴的老脸,也变得慈眉善目起来。

    心里更是乐呵的不行……这可是南华一中的学生,是要代表南华一中参加全国武术交流比赛的。

    老校长这才决定现身,按照李不归的话说,那就是好好鼓舞勉励一下自己的学生。

    只是,在老校长纠结是用“臭小子拳打得不错”还是“小伙子拳打得不错”作为开场白的时候,王璞竟然对自己这个南华一中的老校长视而不见,转头默默的就回屋了?

    老校长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整个人懵了一秒钟……

    回到出租屋里,王璞呼出一口气。

    他自然是认出来了,那老头就是校长。班主任不变,连校长也没变,如果没记错,老头一定还是个火爆脾气吧?

    他那火爆脾气,上辈子全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所以,当看到他一脸笑眯眯后,王璞赶紧溜走。见鬼,全校哪个学生见过老校长笑过?

    王璞的第一直觉就是,不是好事。他很机智的装作没看见。

    只是,老校长突然跑过来找我干嘛?

    王璞琢磨着,忽然感到脑壳吃痛,只见楼下的老校长,提着拳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脸色黝黑黝黑的,“见到老校长,招呼都不打一声,成何体统?”

    得,这下想看不见也不行了。

    “校长好。”王璞捏着鼻子不情不愿的道。

    老校长的脸更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被自己的学生嫌弃了?

    老校长提起拳头就要和王璞讲一讲‘道理’,可一想到马上就要到来的武术交流比赛还需要他参与后,还是忍了下来,闷声道:“校长口有点渴,过来讨口茶。”

    王璞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茶是没有,开水行不?”

    老校长:“……”

    他这心里咋就这么不得劲呢,怎么看都觉得这叫做王璞的小子,比李不归还要欠揍。

    也不管王璞这个房间的主人同没同意,老校长找个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虽然不能说一贫如洗,不过也不能好到哪里去……

    想到之前看到王璞的档案,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汉,家境贫寒,全靠不俗的武学天资,才进了南华这座重点高中。

    自然也就情有可原了。

    这孩子,这种家境,又经过降境打击,还能坚持下去,甚至开创出一门武技,很不容易,是个好孩子。

    老校长看档案的时候,对这个叫王璞的同学一度很有好感。

    只是,但他现在坐在这里后,感受马上不一样了。

    档案没有骗人,从衣着到屋子,都透露出贫苦。

    李不归也没骗人,王璞的确创立了一门了不得的武技。

    只是,怎么还是想……揍他。

    克制住内心的冲动,老校长没有提关于‘太极’的事情,想知道的他已经知道了。道:“对于这次的武术交流比赛,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王璞愣了愣,道:“不去行不行?”

    老校长差点没一个不小心岔气过去。

    “不行。”老校长两个字几乎是一点点用力挤出去的,不过一想到王璞现在是大爷,还是解释了一下,“名单既然已经确定了,就不能更改了。”

    王璞撇了撇嘴,心想,唬谁呢,今天陈实还拎着一个倒霉蛋把他扔出了名单外呢。

    王璞当时还在想,咋扔出去这个人不是自己呢?

    去那个武术交流比赛有啥好的。

    跋山涉水远离家乡的,还要和人干架,累不累累不累啊。

    最重要的是,这样就不能和宁萌每天去食堂吃饭,不能每天两人拿着棒棒冰到静心湖的林荫小道了。

    这些话,王璞不敢说出口。

    因为,他看到老校长那双布满老茧的老拳,快要按耐不住了。

    于是王璞眼观鼻,口观心,好像认命了一般。

    老校长看到这一幕,嘴角一直在抽搐,那些绞尽脑汁想的‘勉励鼓舞’的话语,憋在心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开水也不喝了,飞快的离去。

    他怕再走慢半步,自己就忍不住要把这个欠揍的臭小子揍得满头包。

    出租屋里安静了下来。

    而在华南一中的主任办公室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叫骂声。

    “好你个李乌龟,他这个臭小子就是条滑不溜秋的泥鳅,说好的吃苦踏实,说好的老实本分呢?”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