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月儿弯 ,柳叶眉
    老校长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在王璞那里憋的满肚子怒火,一股脑的撒在了李不归的头上。

    李不归当时就很懵,又觉得自己很委屈。

    全校师生,谁不知道王璞老实巴交,勤恳吃苦,就像他那祖祖辈辈的农民,

    憨厚淳朴。

    只是在降境之后,大家对王璞的关注便少了。

    可少年时期,身体在变,心性也在变,我李不归只是把自己印象中的王璞说了出来,这有错吗?还讲不讲道理。

    老校长的确不讲道理。

    李不归一脸无奈的承受无妄之灾,心里只怪自己多嘴提了一句。

    挨的骂多了,听起来也无痛无痒。

    有时候李不归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贱骨头,前段时间老校长拍拍屁股开大会,没人在自己面前吹胡子瞪眼,自己还不大习惯。

    所幸老校长脾气来得快去得快,很快就把这火气丢在脑后。

    最后与李不归敲定,王璞这‘太极’之事,消息暂时封闭起来,南华一中的人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传到外人耳里。

    用老校长的话来说,自己要给那些臭不要脸的家伙来一个大惊喜。

    对此李不归没有异议,这桩事情就算敲定了。

    这些事情,身在出租屋的王璞是毫不知情。只是对老校长为何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仔细琢磨,也琢磨出一点门道来。

    他记起张小胖提过一嘴,这次武术交流比赛事关各大高中重新排名,所以各个学校都很重视。

    自己上次对战王恩义,施展出‘太极’一事,老校长肯定知道了,引起了关注。

    所以找上自己,希望自己在武术交流比赛中多出力,为校争光。

    王璞猜测的**不离十了。

    只是关于老校长说的‘山越清水越秀和别家的变态自家的榆木脑袋’的事情,他倒是毫不知情了。

    王璞只觉得脑阔疼……

    卖力气打架什么的,想想就累人。

    倒不如大家坐在一起喝喝茶扯扯淡,这不就很好嘛。

    王璞胸无大志的想着。

    咸鱼般的安逸生活,才是他想要的啊。

    想着想着,倒觉得打了几趟太极,竟有些饿了。

    看了楼下那家叫做‘猪八戒烤猪蹄’的店铺,店门大开还在营业中,不禁嘴馋起来。

    上辈子这家店铺还叫‘精武鸭脖’,王璞有事没事就来解解馋,只是不知道这家猪蹄,味道怎么样。

    王璞翻了翻自己的全身家当,还有一百多块钱。

    其中大多是一块钱两块钱的上前,这个时候还有绿色的两块钱纸币,这是自己上辈子很少见的。

    这个世界虽然很多地方都走偏了,不过流通的纸币和物价,大抵和自己上辈子差不多。

    可这99年的一百多块钱,还是……穷啊。

    自己好歹是堂堂穿越者,这命咋就这么苦。

    他又想……算了,还是不想回去了。

    人生一世,吃喝玩乐,其中吃又排在首位,老人家说得好,民以食为天,总不能亏待自己。

    王璞说服自己,决定奢侈一会自己。

    也不是大姑娘上花轿,王璞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就往楼下走。

    拖鞋是有力牌。

    王璞总琢磨着跟上辈子的回力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

    心里胡思乱想着,刚出门便碰上了房东。

    约莫四十多岁,长发盘起,嘴唇下有颗黑痣,按照房东自己的说话,这叫美人痣。因为年月的缘故脸上没有少女那般光滑,有了黄斑,身材也有些走样虚胖。

    可还算有些风情,从模子来看少女时就算不是那美女,也是个俊俏大姑娘。

    最主要的是,那胸前是真的雄伟壮观。

    绸子上衣撑得滚圆,沉甸甸的,伴随着房东腰肢的扭动晃的厉害,就像是藤上的一对硕大木瓜,风一吹,摇摇晃晃,让人忍不住担心会不会噗通一下掉落在地。

    对此,王璞倒没多大感觉,就是他楼下有几户人家的单身汉子经常担忧此事,因为王璞多次看到这群汉子每当看到房东,眼珠子就盯着那胸前两团肉,一副提心吊胆的模样。

    “小璞啊,下楼呢。”房东道。

    王璞点了点头:“嗯,饿了,去吃点宵夜。”

    “这样啊……”

    王璞见房东欲言又止,便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是这样的,到月底了,这房租……”房东看了一眼少年,似乎觉得于心不忍,“你要是拮据,缓几天也不是不行,跟我说一声就好。”

    房东心肠不算太坏,王璞的情况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平日对他都颇为照顾,要是换做其他几个色胚单身汉,恐怕已经指着鼻子骂起来了。

    王璞听完恍然过来,却没有接受房东的好意,当下付了租钱。

    一下子口袋里少了六十块钱。

    这对上辈子的价格来说,简直低得不能再低。

    可99年的现在,物价还算淳朴,再加上这里位置偏僻,价格自然也就这样。

    即使如此,对于一个月只有两百块钱的王璞来说,也是一笔巨资。

    这两百块钱,对自己那两位庄稼汉父母,是真真实实的血汗钱,是他们顶着太阳在田地里,一锄头一锄头挣下来的。

    自己是不是要琢磨着赚点钱了。

    有钱不会无所不能,但没钱却万万不能。

    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这句话都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道理。

    王璞琢想到这,又摸了摸口袋里仅剩下的六十多块。

    一脸肉痛起来,愁啊,穷的愁啊。

    王璞转身回到出租屋,心中决定那碗猪蹄的滋味,还是留着下次再尝,嗯……还要带上宁萌一起来,每人两碗,吃一碗扔一碗,想想就得劲,这才是安逸人的生活。

    回到出租屋,躺在木床上。

    记得那位刻板的就像山脚下的花岗石般的陈实,今天好像说,明天有特训?

    王璞一点也不期待。

    不过对于是特训的内容,抱有那么点好奇。

    胡思乱想中,王璞沉沉入梦。伴随着稀疏的月光。

    今夜的月亮很弯,像是柳叶儿,又像是宁萌的那一双黛眉。

    相信会是个好梦。

    星光点点,一夜无话。

    ……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