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以德服人
    第二天一大早,王璞哼着小曲,小跑到学校。

    小曲不外乎是“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怎么爱你也不嫌多”之类的朗朗上口的歌曲。

    甚至王璞还有过突发奇想,干脆自己不不读书也不练武,去当个创作型歌手,凭着自己上辈子的巨大优势,怎么也能混一个当红炸子鸡玩玩。

    说不定还能左拥右抱几个美女明星,想想就觉得刺激。

    脑子里冒着稀奇古怪的想法,王璞一路不带停的来到学校后,脸不红气不喘。

    比起上辈子,王璞现在的身体精神了不是一点两点,而且活络身体之后,反而觉得精神抖索。

    学校给武术代表队特例,不用上文化课,所以王璞没有去他的教室,直接来到训练室。

    “王璞大哥早,有什么需要小弟效劳了的尽管吩咐。”张小胖一眼看到王璞,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显然是昨天一番话,让张小胖同学觉得自己得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忠心’。

    为了和柳孝斗气,他这个张家大少爷也是拼了。

    还别说,这小弟风范有模有样的,让王璞大为受用。

    王璞看了看训练室里,加上自己,人来的都差不多了。

    云如颜混在人群中,可依然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一副摆明了‘生人勿进’的冷漠模样,打消了任何一个有着去和她套近乎想法的人。四平八稳的保持着那个‘冰雪美人’的气场。

    当她看到王璞后,破天荒的主动对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声招呼。

    王璞呵呵一笑,也点了点头,算是对云如颜的回应。他的余光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远处的王恩义。

    没办法,这家伙高高大大的,在一群十五六岁的同学里面,显得鹤立鸡群。王恩义刚好也看向王璞。

    脸上看不出太大的表情,脚下也无人察觉的挪了挪,朝王璞靠近,然后凑近到王璞面前,用只有王璞听得到的声音道:“龟孙子滴,这次武术交流比赛之后,有没有胆量再和我打一场,我回家想了很久,你要不是靠着那一手我根本不熟悉的鬼把式让我措手不及,我根本不会输,我不服,这次我知道了鬼把式,一定把你打到满地找牙! ”

    那一口的四川话,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王璞闻言翻了翻眼皮,道:“不好意思,没有兴趣。”

    “龟孙子滴,像个娘希匹,胸口揣着个怂瓜蛋,根本就不是个带把的……”王恩义急了,偏偏不敢说的很大声,一心维护自己的‘高手形象’。

    王璞忍不住直翻白眼。

    张小胖在表完‘忠心’后,又乐此不疲的找上柳孝斗嘴,然后变成了开骂。

    柳孝骂不过,气急败坏就要和张小胖决斗,而早有准备的张小胖看到把柳孝气的嗷嗷叫后,一脸成就感,然后熟门熟路的找个蹩脚的借口遁走,留下柳孝在那里瞪着眼睛抓狂。

    颇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那么点意思。

    其乐无穷啊其乐无穷。

    这边,王恩义还要再骂,门口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陈实那张石头般的大黑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像个煞神似的。

    顿时,训练室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全场鸦雀无声。

    就连王恩义也默默的闭上嘴。

    昨天陈实那一手杀鸡儆猴,让大家对这个刻薄的武术老师,变得敬畏起来。

    陈实扫了一眼众人的表现,似乎觉得还不错,难得的扯了扯嘴皮,露出一个比哭还吓人的笑容,道:“看来你们还算有时间观念,废话不多说,特训今天开始,跟我走。”

    陈实也不说是什么特训,去哪个地方。

    这群学生们也没人敢问,害怕自己会变成昨天哪个倒霉鬼,惹得陈实不爽,直接把自己拎出去。

    陈实像是想到什么,问道:“你们当中,谁叫王璞?”

    王璞一听,心里跳了跳,不明白陈实怎么突然点名到自己,难道,自己不经意间惹得这位武术老师不开心。

    也要把自己拎出去提出名单外?

    如果真是这样……求之不得啊。

    王璞眼前一亮,连忙自告奋勇乐呵乐呵的举起手来道:‘我是我是,我就是王璞。“

    一脸期待的看向武术老师,王璞希望他下一步就是走出来把自己怒气冲冲的提出队伍外。

    一向经过大风大浪,生死也能看淡的陈实,看着一年迫不及待的王璞,也像是见了鬼一般,心里纳闷了,这孩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他哪里知道这条咸鱼脑子里那点小心思。

    想起那个臭脾气的交代,陈实上下打量王璞,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我知道自己英明神武,可你这样直白的眼神看着我,是不对的,要克制,克制懂不……

    王璞被看得头皮发麻,而后心里忽然忍不住涌出一个惊悚的念头,这个看似钢铁直男的陈实,不会是那个弯的吧,看上英明神武的自己了?。

    这么一想,王璞立刻一个激灵,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那个兴奋劲如淋头浇灭,下意识的往后退几步,拉开与陈实的距离。

    陈实不知道王璞的想法,要是知道王璞心里所想,恐怕会黑着脸忍不住一巴掌把这个胡思乱想的臭小子给拍个人仰马翻。

    事实上,陈实跑了几百里路,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给一群毛也没长齐的毛头小子当这个武术老师,陈实心里是万分不愿意的。

    要不是和那个老混蛋有十几年的交情,那个老混蛋一把鼻涕一把泪在自己面前说谁谁谁那些个臭不要脸的联手欺负自己,自己快要老脸都保不住了,一脸心酸劲,再加上以前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陈实能怎么办,只能捏着鼻子过来,当这个武术老师。

    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陈实不愿意提起的,那就是那老混蛋看软的不行,就开始跟自己讲道理。

    老混蛋的道理,自然是他那双老拳头。

    想到这,陈实还觉得自己的鼻梁骨有些痛。

    这老混蛋……下手也没个轻重。

    等自己答应后,那老头才满意的哈哈大笑,说了一句让陈实差点闷出内伤的话,“还是古话说得好,君子以德服人,果然有点道理。“

    臭不要脸的……

    陈实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