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铁匠打铁,老汉锤人
    话说回来,虽然自己对那个很不讲究的老混蛋很不顺眼,可不得不承认这个臭老头脾气大得很,眼光高的很。

    可就是这么个家伙,对王璞这个家伙称赞有加,啧啧称奇。

    还特地跟自己说了一句,这次特训,其他人自己带走,王璞这个人留给他。

    ‘太极‘的事情,陈实并不知道,他只是对臭老头嘴里这个看好的家伙有点好奇,于是多打量了几眼。

    “根骨是有点根骨,也就算马马虎虎,没多大门道嘛。“陈实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开始怀疑老头子是不是真的老了,老眼昏花眼睛不好使了。

    王璞自然是听到了陈实的嘀咕话语,头顶三个大问号,更加不知道这个黑脸大汉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终于,王璞忍不住了,道:“陈实老师,我知道我很帅,但你这么看我,我还是会害羞的。

    ”众学生:“……”

    “长得帅了不起,长得帅可以为所欲为啊。”柳孝对丑帅很敏感,而且很有自知之明,一脸愤懑。

    张小胖则竖起个大拇指,“不愧是老大,能在这个已经有个外号叫‘鬼见愁‘的陈实面前胡说八道,有气魄。”

    云如颜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微微一弯,难得的露出了淡淡笑意,像是冬阳悄悄融化了一角冰雪。

    “怂心怂胆没带把的怂包货,偏偏有着一副厚脸皮,龟孙子滴,气死偶咧。”高大帅气的王恩义咬牙切齿的道,琢磨着怎么才能让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答应再和自己打一场。

    陈实嘴角微微一扯。

    心里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臭老头会对这个叫做王璞的毛头小子刮目相看。

    大抵是因为两人都很欠揍。

    “你,出列,不用跟我。”陈实说话还是那么简洁,“有人会安排你的特训,其余人,跟我走。”

    说罢,转身朝门外走去。

    其余人闻言对王璞探头探脑,都在琢磨陈实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身子还是很老实的跟在陈实的身后远去。

    偌大的训练室,留下王璞一个人,傻眼了。

    嘛意思?啥情况?

    王璞的脑袋上顶着越来越多的问好,一脸蒙蔽。

    “杵在那里作甚,臭小子,还不给老子滚过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王璞回过头一看,可不就是昨天那位跑到自己出租屋讨口茶喝的瘦小老头,南华一中的老校长大人。

    这个老头身材虽小,脾气却很大。

    “从今天起,你的特训由我安排。”瘦小老头丢给王璞一句话。

    王璞张了张嘴,只觉得头大如斗,左右为难,很想拒绝。因为他看到瘦小老头脸上似乎还流露出一种公报私仇的快感,好像在说,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似乎知道王璞现在想的什么。

    瘦小老头顿时又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道:“怎么着,不乐意,觉得委屈了自己。”

    王璞诚实的点了点头。

    “……”

    为了这一次武术交流比赛,老校长甚至自己亲自出马。

    老校长很想跳起来对王璞问道,老子堂堂一校之长,随便往外面喊一句,不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得到自己的指点一二,还要感恩戴德,现在老子屈尊下来特训你,你就没有丝毫激动丝毫感激吗?

    不过看王璞的表情,应该是没有了。

    “闭嘴,别说话。”老校长生怕王璞一开口,自己原本控制不住的坏脾气,就火山般爆发出来。

    王璞:“……”

    “天大地大,这里老子最大,老子说了算,你跟老子过来。”老校长懒得跟王璞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直接甩给王璞一句话后,扭头走出训练场。

    这个为老不尊的老校长,一口一个老子,倒像是个混不吝的老炮儿。

    王璞想了想,还是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

    正如老校长说的,这里就他最大,王璞能咋办。

    老校长直接走到他的办公室,只见他在办公桌下面摆弄了一下,墙壁上轰然动了,出现了一扇门。

    王璞探头看去,门后面是一排蜿蜒下去的阶梯。

    老校长根本不想跟王璞说话,直接走下去,王璞跟进去。阶梯下面柳暗花明,是一间宽大的密室,里面很空旷明亮。

    墙壁边上还放着一排排的兵器架,上面摆着刀枪剑戟等,十八般武器应有竟有。

    王璞心砰砰跳,这整的,有点慌,这老头不是想杀人灭迹吧。

    “别说老子欺负你,老子不占你便宜,王恩义不是第六境吗,老夫就用第六境的修为跟你打,等你什么时候能把老夫这双拳头打服气了,你这特训就算结束了。”

    不等王璞开口,老校长已经脱了外套,提着拳头朝王璞冲了过来,忍不住嘿嘿一笑:“臭小子,想要揍你已经很久了。”

    这个时候,王璞想说话已经来不及了。

    原本老校长瘦小的身体,给王璞的感觉比王恩义还要高大,甚至天差地别。

    就如同巨灵神下凡,给人以无比可怕的压迫感。

    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老校长施展的,同样是猛虎拳。

    人刚动,全身发力,汇聚在一拳之中。

    明明是同样的招式。

    明明用的是同样的境界力量。

    可这一拳比王恩义力量不知道大了多少。

    更重要的是,快!

    快到王璞压根就没时间反应过来。

    砰!

    声音响起的同时,王璞已经飞了出去,在地上趴成一个大字型。

    “也不过如此嘛。”老校长站在王璞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璞,露出一抹讥笑。

    明知道是激将法,王璞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这个老校长的拳头,打在身上是真的痛。

    “站起来,趴在地上像个软蛋娘们似的!”老校长继续道。

    明知是激将法,王璞还是忍不住气的龇牙咧嘴,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还没有等他站稳,又一拳过来,王璞再一次飞了出去。

    南华一中校长办公室的地下室,传来砰砰砰的声音,像是老一辈铁匠铺的老师傅,赤着满是腱子肉的粗壮胳膊,抡着一柄大铁锤,一锤又一锤的把铁条锤的通红。

    王璞在特训……准确的来说,是在挨揍。

    他甚至连骂娘的机会都没有,老校长那一双铁拳,如骤雨般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造的什么孽哦。

    王璞欲哭无泪,多想跟在陈实后面的那些人,有一个是自己。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