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心情大好
    呃!

    等等!

    老校长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啊!

    他不应该是老脸一红,唔不,恼羞成怒,最不济也得摆出校长的架子教育自己几句,什么骄傲是失败之母,失败是挨揍的原罪吗?为什么反而冲自己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

    说好的雷霆之怒呢?

    王璞已经准备好迎接接下来可能发生的雷霆万钧进攻,结果老天只是吹来一阵微风。

    那还要不要继续打了?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王璞很想说,要不您老再提一点,比如提到第八境之类的?

    再想想自己待会轻轻发力,几拳就能让老校长明白生气归生气,挨揍还是要挨揍的这种道理,他就忍不住想笑。

    老校长笑眯眯的看着开始神游天外的王璞。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就是老一辈的家伙,也没几个敢拿这种语气跟他讲话的。至于敢说的那几个老家伙,打不打得赢他们两说,但是他们的那些榆木后代,自己一只手吊锤他们。

    老校长抖了抖双臂,两条衣袖立即呈现水流般波动,同时他的双手也缓缓握成拳,说道:“老夫纵横天下数十载,向来以德服人,少有动怒的时候。不过你个龟儿子,领悟一招半式的武学就敢挑衅老子,你最好有本事再领悟出来一招半式,不然老子在你毕业前天天特训你,公报私仇的那种,呵呵,不信锤不爆你的狗头!”

    我去!

    以德服人?!还少有动怒的时候?!别说南华市,就是相邻的几个省,但凡在武道上有点建树的人,哪个不知道你那暴脾气。

    不过您老不知道上个说要锤爆我狗头的那个家伙,现在是什么下场吗?咳咳,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尊敬师长哈……

    “但您这连公报私仇都说出来了……要不要这么直白?”王璞翻了个白眼,并不惧怕,他能感觉得出来,老校长还维持在第六镜的境界中,并没有因为他的言语刺激就真的升到第七境。

    “这里又没有学校的其他老师,老夫直抒胸臆还不成?即便你说出去,有人信了,那些个老师还能打得过老夫不成!实话告诉你,老夫早就想揍你了。谁让你小子了一张欠揍的脸。

    “距离七月十号还有些日子。老夫保证在这期间一定让你品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只要你能接得住老夫这一拳,老夫马上提升到第七境再跟你打!要是第七境还是打不过你,老夫就提升到第八境跟你打!”

    王璞愣了愣。

    等等。

    不对啊,按照你老的意思,岂不是只要我一日打不过完全体的你,特训就一日不能终止?说好的打服第六镜就结束特训呢?

    哎哟喂,老头耍赖!

    “我给这一招武技取了几个名字,老校长你听一下,”王璞轻咳一声润了润嗓子,“金口玉言拳,一字千金术,打服第六境停止特训掌……如何?”

    “老夫也给你的武技取了一个名字,嗯,就叫做王八拳,看起来挺生猛,其实跟你一样就是个没有卵蛋的娘们儿,也不对,是比娘们儿还不如!”

    老校长没有急着出手,他话不饶人,是因为真的想揍王璞。但是他打心底希望王璞这块璞玉能够一飞冲天,因为武技的创造除了长期日月的武学积累,还有灵光一闪的那一刻。王璞现在的状态是否还在灵光一闪之中,老校长做不了判断,他可不想现在冒然出手,万一真的打断王璞继续创造武技,岂不是就成了南华一中……不,整个武学界的罪人了?

    王璞脸庞突然有些扭曲,看起来像是在极力憋笑。

    老校长不由得又握紧了些拳头,差一点没忍住上去一记老拳:“很好笑吗?”

    王璞摇头,他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脑海中的《霸体诀》放入书架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小黑人双手举天,仰头……呃,因为没有五官,一点声音没发出来。

    身上的酥麻刺痒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比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身上到处爬。

    他虽然很想笑,但身体也很难受……

    王璞猜测出十有**《霸体诀》放入书架是受了老校长的刺激,原来不能说它是没卵蛋的娘们儿。

    那以后《霸体诀》放入书架再一动不动的装死,自己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路数刺激它出来?

    王璞很高兴,误打误撞下好像是解决了跟四本书其中一本联系的老大难题啊……

    如此一来,是不是还得谢一谢老校长?

    不管了,先揍一顿老校长,再谢!

    王璞心意而动,拳头随之而行。

    冲拳!

    刚猛,毫无花哨!

    老校长不明白王璞为何突然打拳,不过他也不敢再小看王璞这看似简单的一拳。其中的那股古怪力道,就是寻常第七境的家伙,在不知情下硬接也得吃大亏。

    脑海中的小黑人与王璞一样的工作。小黑人在出拳力道达到最顶峰时,戛然而止,收拳,侧身,一记鞭腿甩出,速度之快,甚至还留下了几道残影。

    老校长不知道王璞是如何做到瞬间收拳,这种动作对普通人而言还好,但是对武师来说,强行收住拼力的一拳,十有**会遭到拳力的反噬。

    这个混小子,境界才第二境,出拳力道又如此恐怖,难道不怕被反噬的右臂废掉?

    老校长心中气急,已经顾不得压不压境界,他要出手帮王璞卸掉可能会出现的反噬之力。

    脚步刚动,老校长脸色一变。

    只见一条鞭腿向他扫来,鞭腿未至,他就感到脸颊被扫腿荡的气流刺得皮肤隐约作痛。

    老天……

    这浑小子莫不是又创出了一门武技?!

    老校长心中又惊又喜。

    南华市一中何止是出了一位天才,简直就是一位妖孽啊!

    抬手挡住扫来的鞭腿。

    嘭

    老校长这次却是纹丝未动,只是他的头发被劲道冲击得根根倒竖,数秒过后才恢复原样。

    好可怕的力道!

    老校长回忆着刚才的碰撞,比之前的一拳,力道起码要大上一倍不止,但是其中的破坏力,却不是也提升一倍这样简单。

    老校长很肯定,王璞现在哪怕面对第六镜中的巅峰天才,胜负也在五五之间,哪怕是寻常的第七境武师,打下来也不一定知道谁胜谁负!

    关键的是,王璞现在只是第二境。

    南华市一中,在这次武术比试中,若是第二,谁敢是第一!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