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郁闷
    另一边……

    啊嘞!

    王璞眨了眨眼,全力一记鞭腿,老校长竟然纹丝不动。

    小黑人你摆的架势倒是足,但是怎么力道比之前的一拳还要软弱无力?

    王璞心中忍不住吐槽起来。

    或许是受到了感应,脑海中的小黑人一动不动,然后在王璞一口老血吐出来的表情下,缓缓蹲下身子,在地上开始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跟着左手要逃脱地……画圆圈。

    貌似小黑人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这剧本不对啊!

    喂喂,你倒是接着奋起啊。

    王璞一脑门的黑线,难不成接下来我跟人打架,就蹲下来画圆圈?

    画个圈圈诅咒你?

    丢不起那个人!

    他哪里知道,老校长刚才挡他一腿的时候,用的可是全部实力。放眼整个华夏,老头也算是比较高的那种高手了。

    老校长双手背在身手,两只手不断握拳再张开,是给疼的!

    “你小子怎么就蔫了下来?有本事再来啊!看我不把你狗头揍爆!”

    难道非得逼着我跟你说招式已经打完,只剩下一招画圈圈了?

    王璞心里心里那个郁闷,他连忙喊了几句小黑人,接过小黑人自闭中不搭理他,最后只能无奈说道:“我技不如人,创的招式徒有其表,没有半点威力,不打了。”

    你他娘的……

    什么叫徒有其表没有威力?

    你知不知道老子刚刚差点被你打爆脑袋?

    “诶,对了。老校长,你之前不是说能降到第五境再跟我打。要不你老降到第五境?”

    老校长脸色变得异常精彩,貌似这个混小子是故意装出来的?引诱他降低境界,再好好揍他一顿报仇?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比人,气死人。

    一个第二境的跌境学生,创造了一、二、三、四,对,四种武技,两门武学。关键他还对这些武技的威力没有准确的认知。

    破坏力最大的一记鞭腿,王璞反而认为没有什么威力。

    这让只是创出一门品级不算高武学的老校长不由得觉得很忧郁。

    长江后浪推前浪,老校长甚至乐得给后面的浪头铺路。

    可是王璞这个浪的有点忒大,直接把他打翻不说,现在还要回头踩几脚……

    “喂,校长,您怎么不说话了?”

    王璞很忧郁,可是老校长你忧郁个啥劲儿?

    莫不是嫌我用力不够?

    “我在想中午吃什么。”

    老校长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他在考虑要不要把那一记鞭腿的真正威力告诉王璞,但是他又有些担心,王璞跌境后性子大变,不仅变得欠揍,还很跳脱。

    骄傲可是失败他妈啊!

    要不就暂且不说了,可是这会不会影响这门鞭腿的武技后续发展?

    老校长更加的忧郁了。

    王璞:“……”

    “校长,还打不打?”

    王璞琢磨了一下,《霸体诀》放入书架衍生的鞭腿威力不行,可是鞭腿之前的那记冲拳威力自己可是看在眼里。

    老校长的第六镜,都被自己一拳打退好几步。

    要是多打上几拳,大概也能报一下仇的吧?

    “老夫饿了,需要吃饭,下午再打。”

    老校长没头没脑的说完,直接转身向楼梯那里走去。

    “那我?”

    王璞可不想呆在这个地下练武室,好像宁萌今天上午有两节体育课。跑去跟宁萌玩多好。

    “爱继续打拳就继续打拳,爱滚滚。”

    得咧!

    老校长刚走上楼梯,一道身影就从他旁边一闪而过,端是比兔子还快!

    老校长脸一黑。

    王璞在走出地下室机关门时,立刻停住,回头对老校长笑道:“老校长,推荐你中午饭吃蛋炒饭!”

    话音未落,已经不见王璞的踪影。

    “你个臭小子,看老夫下午不把你往死里练!”

    老校长急起来说话不忌荤腥,他年轻时也是一位响当当的风流人物。自然明白蛋炒饭后面还有一句话,大米饭炒鸡蛋,越吃越能干!

    好小子。

    敢变相的骂老夫肾虚。

    老夫的身体好的很,肾水也充足的紧!

    ……

    王璞对校长室没什么想法,自然没想着能从老校长的办公室里找出什么花边新闻来。

    何况老校长就在后面,快上来了。

    从训练室出来,他推开校长室大门,楞了一下。

    王璞看到门外楼道旁站着一位唐装老者,一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眉毛如刀,身材高大。老者的面孔却几乎看不到皱纹,红润如婴儿脸庞。

    对方绝对是一位武道高手。

    王璞心生警惕,他肯定老者不是南华市一中的人。

    对老者点了一下头,王璞走过去。

    老者看向王璞背影。

    王璞顿时觉得如同被一头凶猛野兽盯住,脊背发凉。

    他在老校长的身上都未感受到这种忌惮。

    脑海中的小黑人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不再画圈,立起来,双手负后风淡云轻。

    “修我《霸体诀》放入书架,不管前路有何劫难,不逃不避,当用双拳一一打破……”

    脑海中一道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

    王璞翻了个白眼,说的倒是轻巧,还不逃不避。难不成知道一个第九境的高手会在半路截杀自己,还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送死?

    脑海中的小黑人不易察觉的脚下一个趔趄,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

    吐槽归吐槽。

    王璞本来想着快速离开这条几十米长的楼道,反而按着寻常步伐,不急不缓的向楼梯那里走去。

    有点意思。

    唐装老者双手放在小腹处,拇指捻动。一个区区第二境的小家伙,竟然能够在自己的注视下而不加快脚步逃走。

    心智上佳,可惜嘛,这个根骨就太寻常。

    南华市一中,可要在老朋友的铁拳上中衰落咯。

    唐装老者心情不由好了起来,年轻时候,他可没少挨老校长的铁拳。

    这次来南华市一中,一来顺路,二来就是来看一下老朋友是不是还得意的起来。

    “你学生?”

    唐装老者走进校长办公室,恰好老校长关上机关门。

    老校长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是我学生,还能是你的学生不成?”

    “我的学生可不会只是第二境,丢不起那个人。”

    唐装老者笑道,摆明了来拆台。他是省内排名第一的高中校长,校内的武道天才一抓一大把。其中有一位,甚至已经被中华武学院提前招收!

    反观南华市一中,大猫小猫三两只,实在是撑不起门面。

    “你年轻时被老夫打的尿裤子了!”

    老校长反而不生气,坐到椅子上,笑道。

    唐装老者冷哼一声,这件事一直是他的禁忌,被老者视为终生耻辱。甚至他的武道境界如今走到终点,多年以来再无寸进,也与此事多少有些关联。

    唐装老者转眼又是一副平淡的表情,他说道:“听说你找了陈实帮你特训那些学生,我去看了,也就一个女娃子马马虎虎,但也掀不起什么浪花。今年,你南华市一中,注定要垫底。”

    老校长揉了揉下巴,没有正面回答,笑着了一句让唐装老者前后摸不着头脑的话:“中午我请你吃蛋炒饭。”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