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跟你不熟
    说起来拿着花束的人若是自报姓名的话,王璞也算是认识对方,前些日子与宁萌也提及过这家伙。

    不是别人,他正是在三年前被王璞打折了两条胳膊的李华。

    “他是谁?你的追求者?”

    天还没黑,大太阳下,一个穿西装打领带却是高中生模样的人,捧着一束花就立在大路中央,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王璞本来在打趣云如颜。

    等等!

    不对啊!

    怪不得云如颜今天一直缠着自己,她莫不是早就知道了今天会出现这么一号西装男?

    终日打雁反被雁啄,十有**是被云如颜用来挡枪了。

    “对。”

    云如颜出乎预料的很平静,她大方的承认了下来:“很无耻的一个人,纠缠了我快一年多了。因为一些事情,我家里人不允许我跟他翻脸。”

    “所以嘛,今日拿你挡一下他,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麻烦,就委屈一下你了。成与不成,事后我会补偿你的!”

    王璞一脑门黑线:“你的想法很幼稚,也很危险。我可不会陪你接着玩下去,再见了。”

    见王璞转身要走。

    云如颜上前一步,主动挽住了王璞的手臂:“幼稚吗?或许吧。不过对我而言,可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你会很危险!”

    小娘皮,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王璞回头去看云如颜,从脸上没看出有什么情绪来,还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雪表情:“松开。”

    “不松!”

    云如颜说的干脆。

    “那你可别后悔。”

    云如颜露出一个轻笑:“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

    哦,这样啊!

    王璞手臂动了动,唔不,蹭了蹭,弹、软、爽、滑,还出乎预料的有分量。

    云如颜俏脸一红,咬着银牙挤出一个字:“你……”

    “后悔了?那就赶紧松开。”

    王璞笑道。

    云如颜冷声说道:“你别逼我!”

    你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现在这种局面下,还有胆威胁我!

    王璞郁闷不已,南华市一中这么大,男生那么多。咱们满打满算也就才认识几天而已,你老至于就抓着我一人往火坑堆里跳。武术代表队里的张小胖,王恩义,你倒是可劲折腾他们去啊。

    不过以前看的小说里,敌人开始给主角送经验的无数套路中,其中就有这么一计吧。

    可咱过的是生活,可不是小说。

    余光瞥到那人攥着花束走过来,王璞就感到一阵头大。他不可想无缘无故惹上这么一位主,主要是日后说出去为啥结仇,王璞难道还能说他是背了一口大黑锅不成,太丢人。

    云如颜抽回手臂,王璞心里一松,刚要准备开溜。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我不用你负责!”

    声音哀怨苦闷,仿佛说出这句话的主人遭受过天大的委屈。云如颜掩面而逃……

    一片寂静,只剩下远处教学楼里不时传来的朗朗读书声。

    逃你妹啊!

    王璞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云如颜背影,别怪他没反应过来,实在是事情发展太具有跳跃性。

    揉了揉脸颊,并不疼。但有一件事让王璞很头疼。

    云如颜最后一句话,太充满歧义了。

    特别是那位走过来的大兄弟,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了。

    “这位大兄弟,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王璞可不想无缘无故惹上一位敌人,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看老太太们跳广场舞来的顺心。

    “王璞,你个混蛋!”

    那人咬牙切齿,好好的一束花生生给他捏断,掉了一地。

    “你认识我?”

    王璞有些意外。

    眼前的这个家伙的长相,没印象。

    不过自己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把这人揍得他妈都不认识的冲动?

    李华发狂的想要仰天长啸,他三年前就是被王璞折了双臂,黯然从南华市一中离开。住院时侥幸得了一场机缘,加入了武成一中,还得到了云家的青睐,云家甚至有意把云如颜许配于他。

    不过最让李华觉得苍天有眼的是,天才王璞不知缘由的莫名一路跌境,彻底沦为废人!

    可是,就这样一个废人。

    为何还会出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来恶心自己。

    还有云如颜,平日里装的那样清高,竟然、竟然……

    可为什么又是王璞!

    “你他妈的还装作不认识我?”李华嘶声说道,从未有过的侮辱感觉:“你是不是觉得占有了云如颜,就能羞辱我。告诉你,老子才看不上姓云的!”

    莫名其妙!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王璞皱了一下眉头,语气有些冷:“第一,我与云如颜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第二,我不认识你;第三,身为一个三好学生,要时刻谨记不能随地丢垃圾,你最好把地上的花枝捡起来,扔垃圾桶里。”

    “没有其他事,我走了,不见。”

    王璞转身离去。

    李华大怒:“王璞,你他妈耍我。”

    “我李华今天就要你的命!”

    李华双腿发力,他在第六境巅峰,一只脚已经踏进第七境中,浇筑的路面在他的一踏之下竟然出现一丝蛛裂的裂痕,他陡然向前冲去,右手握拳,食指凸起,朝着王璞后心打去。

    嗯?

    感受到后背传来的劲风,王璞眼中一寒,李华?

    怪不得认识自己。

    怪不得自己会有种想要扁他的冲动。

    本来迈出去的左脚停在了半空,向侧面落去,右脚随之而动。

    从远处看去,王璞身体就像是凭空向左侧突然移动了半步。

    李华的右拳擦着王璞衣服打了过去。

    “空了?”

    李华心里一惊,王璞不是跌境后只有第二境的实力,怎么可能躲开自己的一拳。

    想收回拳去?

    王璞扭身,单手施展太极缠丝劲,黏在李华右臂手腕处。

    借着李华出拳尚存的余力,牵引着向前一步,李华如提线木偶般,踉跄一下也向前迈了一步!

    “你!”

    李华大骇,他从未见识过如此招式,连听都未听闻过。

    “想收拳回去是吧?我送你回去!”

    王璞空闲的左手,空中画弧一掌拍在尚在缠着李华右臂的手掌掌背上。

    李华直接手腕一痛,紧跟着一股无比巨大的力量沿着整条臂膀传来。他止不住身体的向后退去!

    王璞眼睛眯起来一些,看来李华的实力远在王恩义之上。若是换成王恩义,这一招之下,可就不是向后退几步那么简单,而是向后飞去,整条手臂也得断成几节。

    这又是什么武功招式?

    王璞看到李华的右臂向蛇一样弯曲折出几道来。

    并不是自关节处弯曲。李华整条手臂像是失去了骨头一般,如蛇一样在不断地抖动。

    “他是在卸力!”

    王璞明白过来,李华也无法硬抗他那一推之下蕴含的霸体诀力量。

    只是这般功夫,倒是有些像电视剧萧十一郎里的大反派所学的那门邪术。

    李华心知即便施展底牌,也不一定能稳胜王璞,何况这里又是南华市一中。他尚未停稳,回身向校外跑去。

    校门并未打开,只见李华如鹞鹰一样一纵越过校门,眨眼后消失不见。

    “跑的真快!”

    王璞有些遗憾,他境界只有第二境,还不善奔袭。

    看李华的逃跑速度,他难以追上。

    “不过明天的第一场交流赛,好像就是南华市一中与武成一中对擂。我还真不信老校长没能力指定一下谁与谁对擂!”

    王璞不准备放过李华,刚才李华偷袭的一拳,分明就是要置他于死地。

    “不过我为什么没有生死间的大惊大喜,以及对生命层次升华的领悟?”

    王璞喃喃自语,小说中的主角不都是这样的吗?

    “真的很是平静。”

    果然自己过的是生活,而不是小说。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