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上当
    王璞走在人行路上,不时笑出声。

    宁叔没有批评他或者宁萌,反而问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看来宁叔对自己的印象也不算太差。

    “不过可惜了,要是能邀请自己去家里吃饭,才算功德圆满。”

    王璞自语,革命尚未成功,自己还得努力啊!

    回到出租屋楼下,看到了房东阿姨。

    她旁边放着两大袋面粉,王璞瞅了一眼,一袋五十千克,两袋面粉加起来就是两百斤。

    暗叹一声这个世界人类力气的变态程度。

    房东阿姨擦了一下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准备一口气把两袋面粉扛到楼上。

    “小璞啊,放学了。”房东笑道。

    王璞点了点头:“嗯。”

    他停了下来,看向两袋面粉:“我给你搬上去吧。”

    房东说道:“可别,你还是学生……”

    说话间,王璞已经拎起面粉扛到肩上。

    脚下一沉,王璞抖了抖肩膀,并不觉得太重。

    “我是学生不假,可是有武术底子的。”王璞笑道:“我住在这里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出点力应该的。”

    房东住的屋子打扫的很干净,置放的家具不多,还有一股很淡的清香。

    王璞把面粉放到厨房,对房东笑道:“以后还有什么力气活,你说一声就成。”

    房东倒了一杯水,王璞拿在手里没喝。

    “对了,你看我这脑子,”房东想起什么,回屋拿出一个牛皮信封:“不久前,一位看起来年纪和你差不多的男生,说认识你,托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王璞接过信封,表面没写任何字,朱漆封着信封,有些纳闷会是谁给他的。

    他想了一下,不记得有认识什么人。

    又说了几句客套的话,王璞拿着信回到出租屋。

    坐到沙发上,打开信封,从中掏出一张信来。

    上面只写着一竖行红色大字:想救宁萌,独自来城西仓库,九点若是还不到,等着给宁萌收尸!

    王璞的眼神蓦然凌厉阴冷,身上的懒散气息一散而空。取而代之的惊人的无边际的冰冷和无止境的狠毒!

    好像完全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不同于在学校里嘻嘻哈哈无所谓的危险人物。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宁萌就是他的逆鳞。

    是谁会用宁萌威胁自己?

    王璞回忆着可能存在的敌人。

    这个时候王璞的手机响起,王璞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怨毒的刺耳声音从那头传来:“王璞,别想着报警,也别想着找帮手,给老子一个人来,不要让我产生任何的怀疑,宁萌,呵呵,她长的越来越水灵了。”

    王璞说道:“放心,我很快就来。”

    看了一眼墙上挂的时钟,已经晚上八点半还要多一些了。

    而城西仓库在几年前就荒废了,至今一直无人看管。

    城西仓库到他所在的出租屋直线距离,也得有十多里地。

    绑架宁萌的人算准了不给他任何考虑的时间。

    而且手机里没有其他人的手机号,连宁萌的手机号都没有。

    王璞的出租屋在三楼。

    嘭!

    一个黑影从阳台跳下,落到地面后没有任何停滞黑影便以百米冲刺还要快的惊人速度向城西跑去。

    有大片五六层高的楼房阻拦去路,王璞直接跃上楼顶,直线向城西奔去。

    十多分钟后,王璞离开城区。

    前面是一片四五层楼高的几座老式仓库。

    黑夜中,这一片没有灯光,王璞停在一座仓库前,用力喊道:“不管你我之间有何仇怨,我来了!放了宁萌,不关她的事。”

    声音回荡在周围,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偶尔夹杂着几声野猫凄厉的叫声。

    一分钟后,手机响起,王璞接过电话,一道声音传来:“很好,你履行了约定。宁萌在第三座仓库中,你可以去救她了。”

    顾不得考虑对方这番话是真是假。

    王璞在电话被挂断后,向那人所说的仓库跑去。

    借着星光,王璞看到一座仓库外面写着一个‘三’字。

    “就是这里了。”

    王璞向内走去:“宁萌?你在哪,别怕,我来了。”

    听不到黑暗中任何声音,王璞皱眉,对方是不是在骗他,宁萌并不在第三仓库中。

    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

    王璞转身向后看去,仓库大门落下。

    他顿时陷入了绝对的黑暗当中。

    仓库外,李华从阴影中走出来,来到仓库大门前。

    他狞笑道:“武者不可对普通人出手,你当我傻,真的敢绑架宁萌。我可是还想考入中华武学院。”

    “这座仓库以战时的标准简历,坚固无比,就是寻常炮击都不会出事。王璞啊王璞,你就在里面好好的待着,放心,我不会杀了你。我还想让你看着,我是如何考入中华武学院。而你,因为缺席武术交流赛,天才又如何,也失去了进入中华武学院的资格!”

    “是不是以为有手机可以找人救命,呵呵,当你看到手机没有丝毫信号的时候,你会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这座仓库的建材中,有隔绝电子信号的材料。

    李华在仓库外立了有一个多小时,听到仓库内不时传出的细微撞击声音,他狞笑着离去。

    “打不破!”

    王璞脸色难看的立在仓库内墙壁旁,他知道上当了。如果有亮光,已经可以看到他拳头上有血迹流出。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已经有学生开始陆续向南华市一中赶来。

    七点半左右,南华市一中内已经挤满了人群。

    不仅有学生,还有来自省内各大报社媒体的人员。一年一度的省级武术交流赛,更像是公开的高考项目。

    老校长心里一百个不乐意的接待着来客。

    有记者趁机采访老校长:“校长您好,请问您对今年的武术交流赛,南华市一中夺冠的把握有多大。”

    而在校园内,也有一两个别出心裁的记者,正在采访南华市一中的学生,试图从这些学生口中打探出什么小道消息出来。

    武成一中内,一辆大巴车上,坐着这次去参加武术交流赛的武术队代表,李华就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

    武成一中带队的是一位精悍的男子,三十出头的样子,据说在有过在海外当雇佣兵的经历,他说道:“擂台就是战场,对手就是敌人,不是他亡就是你死!”

    “杀!杀!杀!”

    包括李华在内,武成一中武术队代表学生大声吼道。

    南华市一中。

    李不归匆匆走来,他没见到王璞,打听了一圈,都说没见王璞,不知道王璞在哪里。他拉过老校长,悄声问道:“老校长,你见过王璞没有?”

    老校长皱了下眉头:“没有,怎么了?”

    李不归喏喏道:“那个,王璞不见了……”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