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败了?
    体育馆内,已经坐满了人。

    十几台摄像机对准了体育馆中央位置,那座巨大的擂台。

    对今天的武术交流赛会进行全程直播,那些来不了现场看比赛的人也能在家看到第一手比赛信息。

    “一年一度的武术交流赛即将拉开帷幕。”

    主持人,一位身材高挑,穿着女性西装的女子,她本是南华市一中的老师,三十出头,十分有气质。

    “今天的赛程安排,由南华市一中对阵武成一中。比赛规则,双方抽签选出对战选手。获胜得一积分,失败得零分,此分数以此累加,最终会产生全省高中学校的积分排名!”

    “此外,也有选手个人积分的天梯榜单,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人最为关心的一项,历年以来,天梯榜单中的前三名,都无一例外的会被中华武学院招收!至于中华武学院的地位,想来不用我多言,大家心里也清楚。”

    “废话不多说,接下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南华市一中与武成一中的参赛学生!”

    体育馆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武成一中的人率先走出来,队伍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看起来木讷的少年,皮肤黝黑,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其貌不扬。

    这位木讷的少年身后,是一脸笑意的李华。

    一位资深媒体人士,把摄像机镜头对准了这位木讷的少年。他介绍到:“大家别看这位少年其貌不扬,来历可是十分了不得。我想有些人应该已经认出来了,他乃是上一届的武术冠军,名叫武成。或许大家听到这里就开始好奇了,既然武成是上一届的武术冠军,为何还会出现在武术交流赛上。乃是因为去年武成夺冠时,他还是高二学生!”

    “今年,无论武成参赛与否,都会被中华武学院提前录取!”

    ……

    南华市一中的武术队代表学生也走了出来,领头的既不是王恩义也不是实力莫测的云如颜,反而是一位面带笑意的阳光男生,身材匀称,看面孔丝毫不输电视上的明星。

    楚洛南,在南华市一中很低调。平日里很少出现在文化课学生视线中,就是在武术队里,也少有人清楚洛南的身世。

    那位资深媒体人,很快把镜头对准南华市一中。

    他解说道:“我听闻早两年时,南华市一中出了一位了不得天才,名叫王璞。让人惋惜的是,王璞在去年武术交流赛前夕,不知为何,开始跌落境界。”

    “我仔细观看了南华市一中的出赛人员,并未发现王璞。”

    “不过,大家可知道南华市一中领队的那位学生来历。”

    “楚洛南,在去年也以高二学生的身份参加了武术交流赛。他固然没有取得任何名次,但也不能因此小瞧他,因为楚洛南运气不好,在一场比赛时,就遇见了武成!”

    “当时那场比赛我可是在现场,楚洛南与武成两人大战几百回合,最终楚洛南体力跟不上,落后一招后惜败!令人遗憾的是,楚洛南在失败后,就主动退出了武术交流赛。”

    “之所以说楚洛南不可小觑,因为武成在此后的比赛中,一路高歌猛进,轻松赢下武术冠军,但却在第一场时与楚洛南打的难分难解!”

    ……

    体育馆这里氛围火热。

    而南华市城西仓库,就是人烟稀少,之所以加个人字,还是因为第三座仓库中,有个王璞在。

    这里方圆千米,除了王璞,估计也就只剩下野猫野狗了。

    第三仓库内,仍是一片漆黑。

    王璞已经不再打墙壁,他正闭着眼练习太极前两式,以及霸体诀。王璞有种直觉,他只差一张窗户纸的厚度,就能让太极以及霸体诀更进一步。

    王璞对于霸体诀与太极之间的转换,也越发的熟练。

    停下练习,王璞掏出手机,依旧没有任何信号,手机也快没有电量了。

    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半。

    “武术交流赛第一场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王璞自语。

    “不过一夜未吃饭,真的好饿。”

    摇了摇头,王璞已经知道宁萌无事,他最担心的事情已经放下了。

    不过王璞也知道武术交流赛对他的重要程度,错过了这场武术交流赛,再想要进入中华武学院,就真的是难如登天了。

    更重要的,那个害他的人,正在武术交流赛上参赛。

    王璞实在是无法咽下这口窝囊气。

    “就是一个废弃的仓库,至于建的这么坚固!难不成害怕别人拿火箭筒炮轰你?”

    王璞叹了口气,他还真不知道,当初这座仓库放的物品贵重,建造时就考虑了炮击的可能性。

    “老天呐,你把我穿越到这里,不会就想看着我被饿死在这鸟不拉屎的仓库里吧!”

    “小说中不都是讲,每当主角遇到绝境的时候,都会有一股无名的力量冒出来帮助他的嘛。”

    “你老就发发善心,帮我把这座该死的仓库破开吧!”

    王璞嘴里胡乱说着。

    他自嘲一笑,自己这个行为算不算临时抱佛脚。

    只听得一声巨响,整座仓库都颤动了起来。

    我靠!

    这样也行?老天真的听见了自己的胡言乱语,唔不,自己的真诚祷告。

    王璞猛地抬头,最初的撞击点是在仓库顶上。

    三秒钟后,王璞说道:“倒是再响一下啊!”

    短暂的寂静后,仓库上方陡然出现密集而沉闷的撞击声。

    轰隆!

    有砖石砸到地面,一束亮光从仓库顶破开的口子落下来。

    声音一下子听的更加清楚,外面似乎是两个人在打斗。

    王璞顾不上这些,抬头看着那个破开的口子,恰好能容纳一人钻出去。

    不过仓库顶有七八米高,那破洞又在中间的位置,没有任何能借力的地方,王璞还是跳不上去。

    “咦,那里是?”

    王璞借着亮光,看到仓库对面的墙壁上,两米多高的位置,似乎挂着一根长棍。

    “莫不是也是老天给变出来的?”

    王璞摇头,这种想法太危险了,他过的可是生活,才不是什么小说。

    走过去,王璞跳起把那根长棍拿下来。

    啪!

    王璞脱手,长棍掉在了地上,仓库内回荡着落地声。

    这哪里是什么木棍!分明就是一根大铁棍,手臂粗细,足有七八米长。

    “这么重!”

    王璞清楚自己的力气,就是两百斤的面粉搬起来也不费力,可是这根铁棍得有六七百斤吧!

    来不及考虑铁的质量与密度,反正感觉就很沉重。

    王璞艰难的把铁棍竖起来,恰好能伸出到仓库顶那个破洞。

    用力的把铁棍往地面戳,戳出一个小坑固定好铁棍。

    王璞伸了下腰,接下来要表演一把爬铁棍了。

    好不容易爬到一半多的高度,眼见就要扒住房顶的那个破洞,王璞用力握紧铁棍,也不知道这根铁棍怎么铸炼的,至今依旧没有任何锈迹,表面光滑无比。

    轰!

    仿佛炮弹撞在了仓库墙壁上,仓库一阵颤动,王璞绝望的开始往下滑落。

    轰!

    又是一声巨响。

    仓库南面的墙壁,轰的一下碎开了巨大的一块。

    一个人影倒飞了进来,正好落在王璞脚下的铁棍旁。

    这人晃了晃沾满了尘土脑袋,抬头看到正在往下滑落的王璞,一愣。他可没料到仓库里会有一个人。

    “呆在这里别动!”

    这人说了一句,手一拍地立起身来,如同炮弹一样,纵身向外跃了出去!

    王璞从铁棍上跳下来,来到南面墙壁那个破开的大洞前,目瞪口呆。

    不远处一座仓库已经被彻底打塌,还有几座仓库也或多或少的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刚才倒飞进来的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衣服,是位中年男子,黑发黄皮肤,是华夏人不错。

    可是和这人正在对战的那人,又是什么?

    另一人金发碧眼,一看就是外国人。可是这人双手上附着着一层肉眼可见的红色雾气,甚至能够隔空控制物体。

    这个世界不是跑偏了,根本就是跑的脱离了星级轨道那种。

    华夏中年男子几拳打碎迎向他的十几块墙砖。

    金发男子发现了王璞,手指一挥,一块石砖旋转着飞向王璞。

    王璞眼睛一花,只见华夏中年男子出现在他身前。

    华夏中年男子握住那块石砖,手掌用力,捏成粉末。

    “马上离开这里!”

    华夏中年男子右脚向后抬起,贴在墙壁上,屈膝发力,轰的一声。

    王璞身旁的墙壁,又塌了一块。

    华夏中年男子借力,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一拳砸向那位金发男子额头。

    金发男子神情一变,抬手欲挡。

    华夏中年男子拳头已经落在他的额头上。

    如同电影《功夫》放入书架那般,华夏中年男子打的金发男子倒飞,一连撞碎了几座仓库的墙壁。

    “这?”

    王璞第一次见识这个世界真正强者的战斗,他本以为这个世界的人再强,也不过是力气更大些。却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会有小说中才存在的外国异能者。

    知道两人的战斗自己帮不上任何忙!

    王璞没有逗留,向南华市内跑去。

    刚进市区,王璞迎面撞上老校长。

    “混小子!”

    老校长看到王璞,握拳就要打。

    王璞闪身躲过,对老校长说道:“我是被人陷害了,不过你老能满世界找我,我太感动了。”

    老校长咬牙:“混小子,你不是猴精一样,还能被人陷害!谁陷害的你?”

    王璞说道:“我从头到尾没有见到那人,不过我对于那人是谁,心中有九分把握。”

    他被锁进在仓库时,隐约听见了外面李华说的话。

    虽然声音不太清楚,但王璞能听出来那人正是李华。

    “你要处理不了,回头老夫帮你把那家伙揪出来,不过现在我没空!”

    看得出来老校长有一件不得不处理的紧急事情:“你赶紧回学校,还能赶得上接下来的比赛。”

    王璞见老校长没有与他一起回去的意思,于是问道:“老校长,你不一起回去?”

    “不了,老夫还有些事情。”

    老校长匆匆吩咐王璞几句,就向城西赶去。

    王璞看着老校长离去,他想到了仓库那里的战斗。

    难不成老校长是为了这件事?

    压下心中的疑惑,王璞一拍大腿,他身上现在一分钱没带,这里距离南华市一中可不算近。早知道跟老校长要两块钱,买个肉夹馍先垫补一下肚子。

    半个多小时后,快九点半,王璞才跑到南华市一中校门口。

    几个门卫正在看电视上的直播,他们的脸色有点难看。

    第一场比赛南华市一中败了,还是惨败。

    南华市一中出战的王恩义,被武成一中的一位不显山不露眼的家伙,给打的吐血昏迷。

    现在王恩义已经被送进了医院,而因为这么一闹,第二场比试迟迟还未开始。

    “武成一中太欺人太甚,李不归主任都已经代替王恩义投降了,他还踢出了那一脚!”

    “干他娘的!武成一中那家伙事后还能笑出来,简直要把老子的肺气炸,要不是老子天赋不行,实力不强,非得上去削死他。”

    ……

    王璞听到了门卫的谈话,冷着脸走进了学校。

    因为是武术交流赛的缘故,今天的南华市一中,只要你不穿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不会管你进出。

    王璞向体育馆走去,他想起起昨日老校长拍着胸口保证能安排他第一场就与李华对战。

    今天的一场对战,就算他缺战。第一场也该是王恩义与李华对战才是!

    王璞不知道的是,老校长也吩咐李不归找人代替王璞与李华对战。

    但是与王恩义对战的那人,偏偏不是李华。

    能够操控比赛出场顺序,可不仅仅只是南华市一中能做。

    体院馆内,南华市一中的休息室中。

    李不归脸色有些发苦,老校长不在这里主持大局。什么事情都已经乱了!

    而武成一中与南华市一中不同。武成一中全部学院都是武术生,培养学生也用的是养蛊的法子,学生更加的好战。不像南华市一中,走的是文武并重的路子,即便是武术生之间的竞争也没那么激烈。

    南华市一中这次想要胜过武成一中,难了!

    李不归正不知接下来如何是好。

    吱呀一声,休息室大门,被推开了。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