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一堆内幕
    杨老明显的把厚黑学学的炉火纯青,明明把境界只是压到了第五境,却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是把境界压到了第二境。

    不仅让王璞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还一盆冰水扑灭了王璞有些小膨胀的心思。

    更主要的,杨老这一手露出来,实在是震慑人心,当时,老校长几乎要把双膝送上了。而且也给了王璞一个看似真实,实则无比难以达到的武者高度。

    不过老校长觉得王璞就该有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才好,谁让他说自己是万年不遇的天才来着。

    老校长东扯西扯半天后,有些忧郁的问道:“杨老,你之前说天下间,还有人能以第二境的实力打败现在的王璞,是真的吗?”

    杨老呵呵一笑,说道:“是真的。”

    老校长听到这个预料之内的答案,感觉还是有点忧伤。如杨老口中的那些妖孽的武者,对于他这样的天赋不佳的武者来说,实在是有些让人在比较后会生出不甘却无奈的念头。

    “这样的人多吗?”

    老校长说道,不过他想到一事,杨老这样的厉害人物,还是动用了第五境才一招打败王璞,那么杨老口中的那些第二境就能打败王璞的人,又该是何等的惊艳绝世。

    老校长的武道境界走到今时今日,早已爬到了山腰之上,身后的武者何止千万。

    老校长所在的武道境界再向上的地方,云遮雾绕,非大毅力大智慧的武者不能达到。

    杨老就是立在那处地方最高处的几个人之一。

    杨老的武道境界,莫非还未走到武人所能攀登的极限?

    “不多。”

    杨老笑了笑,没有确切的说有哪几人能做到,他对老校长说道:“我知道你对于武道一途心底有些悲观,觉得武人辛苦几十年,到头来也只是一捧黄土。”

    “现在你有快七十了,也老了,是不是觉得自身无论是气血还是力量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比不上十多年的时候了?”

    “不过我要告诉你小子,武者真正攀登到顶峰后,只要人不死,气血就会不枯不降,甚至,有些武者做到了初步的返老还童。”

    杨老对于武道境界的追求,从未像现在这般具有信心。

    天地始终在慢慢的产生变化,已经快到了一个彻底转变的临界点,曾经的武人登上山顶后,再想让武道境界进一步,只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

    但现在却不同了,山顶之上的另一番天地渐渐露出了真面目,巍峨壮观。

    杨老摇头,这样的武道大世降临,总有一些得到天地眷顾的大气运者,而王璞,无疑就是众多的气运者之一。

    返老还童?

    这岂不是成了神话?

    老校长心神受到了莫大的冲击,他还想要问什么,却见杨老摆了摆手。

    杨老不在谈这件事了,他说道:“在你还是一个小小的第一境武者时,我就很看好你,觉得你有望达到武人的峰顶第九境,后来你果然也没有让我失望,越战越败,越败越战,一路败到年近四十才强势崛起,其后只用了短短数年的时间就到达了第九境。”

    “我也知道你在十七年前的那件事情中,觉得问心有愧,心境受损,从第九境跌回了第八境,这才当了南华市一中的校长。”

    “现在你可以再拾起扔下了十几年的武道了,未必不能重新回到第九境。”

    “当年主导那件事的幕后之人,我就快查到源头了,我可以答应你,只要到时候你能重回第九境,我可以带你一起去讨一个说法。你若是到时候回不到第九境,就当我今天的话没有说过,少则半年,多则一年,留给你的时间不多。”

    老校长沉默了很长时间,当年那件事对于他而言,如鲠在喉,难以忘怀,而最让老校长憋屈的 ,当年那场发生在暗地中的秘密战争,死了那么多的武者,他却连真正的敌人究竟是谁都不清楚。

    老校长点了点头,说道:“一言为定!”

    这番话后,无论是杨老还是老校长,都不再开口。

    一路沉默着来到机场,杨老对老校长说道:“回去吧!什么时候做到我说的那件事,就到中华武学院找我。”

    ……

    王璞在洗刷好锅碗后,拿出手机本想给宁萌打一通电话。

    不过想到陈姨,他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自从发生废弃仓库的事情后,王璞特意向宁萌要了电话号码,不过宁萌自身没有手机,给王璞留下的号码是家里座机的。

    “去看一下小胖子吧,说起来他毕竟是因为我才搞成现在的样子。”

    王璞见才下午一点左右,他此时也没事,就出了出租屋,锁好门后出了楼,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街道上依旧热的像蒸笼。

    王璞来到医院大楼内,问过值班护士今天上午送来的南华市一中学生在哪个病房。

    得到答案后,王璞沿着楼梯来到六楼。

    护士说是608号病房,王璞去看楼道两侧病房门牌号。

    来到了608号病房门前。

    王璞看到了一个人,靠在608号病房门外的墙上。

    “柳孝?”

    王璞有些意外,他听张小胖提起过张家和柳家那点事,知道柳孝与张小胖之间一直是互相看不顺眼。

    班上的同学中,最不能来探望张小胖的人就是柳孝,可是柳孝偏偏来了。

    “王璞。”柳孝看到王璞,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慌乱:“我来医院是因为有个亲戚住院了,一时找不到病房,正在这里发愁。”

    “我先走了。”

    说完,柳孝逃也似的溜走了。

    王璞笑着摇了摇头,好久没听过如此蹩脚的谎言了!

    不过柳孝竟然会关心张小胖,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没传言中的那么水火不容嘛!

    王璞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楚洛南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见王璞进来,站起来对王璞点了点头。

    张小胖病床另一边,还坐着一位很是发福的女子,约莫四十左右,不时的在偷偷抹泪,女子身旁,是一位挺瘦的中年男子。

    张小胖实在难以忍受百虫蚀骨的痛苦,然后医生给他打了一针药后,几分钟前才睡着,不过他那张胖脸在睡梦中依旧扭曲。

    “你就是王璞吧,小胖总是对我们提起你。”瘦高的中年男子对王璞说道:“我是张小胖父亲,谢谢你能来看张小胖。”

    “说这话就客气了,我和张小胖是,嗯,很好的同学,该来看的!”

    王璞刚说完。

    他脑海中的《霸体诀》放入书架有了动静。

    “区区凡人,竟敢投机取巧,试图陷入沉睡减轻痛苦,哼,罚百虫蚀骨之痛增加两个时辰,醒来!”

    我特么!

    王璞一脸懵逼的听着《霸体诀》放入书架在他脑海中说的话。

    小胖同志,我可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啊!

    王璞对瘦高中年男子说道:“我看小胖需要静养,就不打扰他了,我走了!”

    不待中年男子说话,王璞转身几乎是冲出了病房。

    他脑海中的四本书就是大爷,而《霸体诀》放入书架更是大爷中的大爷!他可没能力让《霸体诀》放入书架改变心意,而且再待下去,指不定小胖子又得多受多少罪。

    刚冲出病房,就听到病房里传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罪过!罪过!

    好好的在家里呆着不好,干什么大热天还非得跑医院里。

    得,现在弄巧成拙了吧!

    害人害己啊!

    王璞向楼下走去,刚下到五楼拐角处,迎面撞上了李不归主任。

    “王璞,你来看张小胖了啊!”

    李不归主任拦住了王璞,他手里拿着一叠化验单,都是张小胖的身体检查报告!

    王璞点了点头,说道:“李主任,你这是?”

    李不归对王璞很看重,觉得王璞今年非常有希望考入中华武学院,他也不会怠慢了王璞,便解释道:“武成一中的人不是说张小胖比赛时吃了禁忌之药吗!这些是张小胖的血液化验单,医院的医生说了,检查很正常,没有任何的药物残留。”

    这样啊!

    王璞想了想说道:“李主任,既然化验单显示没有任何问题,咱们是不是可以状告武成一中污蔑他人,令南华市一中名誉受到极大的损失。”

    王璞对武成一中没有任何的好感。

    李主任一愣,拍了一下大腿笑道:“好小子,有你的,回头我就和老校长商量,这回咱们占着理,看不把武成一中扒下一层皮来。”

    “对了,李主任,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问吧。”李主任心情有些好转,他本来担心张小胖身体有问题,无法向张家交代,毕竟张家在南华市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不过化验单上说张小胖身体一切无事,虽然不知道张小胖为何依旧有如此痛苦,不过李主任也不是那么担心,他自身也给张小胖诊断过,张小胖确实没事。李主任本以为可能是自己诊断错误,不过医院的报告也是如此,李不归不认为他和医院都判断错误。

    王璞问道:“咱们南华市一中,为何与武成一中的矛盾这么大?”

    王璞的印象里,每一年的武术交流赛,只要南华市一中与武成一中的学生遇到一起,比赛结果无论胜负都挺惨烈的。

    可是矛盾的源头,大家都不太清楚,反正都是认为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不归主任在听到王璞的问题后,神情显的有些古怪,他在南华市一中任职二十多年,还真的知道南华市一中与武成一中最开始的矛盾。

    只是……

    李不归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对王璞低声说道:“因为你打败了武成,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最好不要说出去。”

    王璞赶紧点了点头,他这会儿可不想问为啥不能说出去,万一李不归再改变主意了,他岂不是要郁闷死,更何况,嘴长在他身上,真的说与不说,李不归也无法掌控。

    李不归说道:“这件事,还得从四十多年前说起,那会儿老校长还在上大学,老校长年轻时的实力不算强,但是胜在长的英武非凡,吸引了不少涉世不深的女生,其中一位女子对于老校长更是展开了无比猛烈的追求,结果老校长是个武痴,一心习武,对于男女之事根本没有考虑过。”

    “而那位女子最求四年无果后,大学毕业时终于熬不住家里施加的压力,嫁给了另一位男子!那男的也确实很厉害,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在武术界有了一席之地,后来三十多岁更是成了武成一中的校长。”

    “本来那女子见老校长在大学毕业后,就泯与众人,又见现在的丈夫事业成功,也就认了命,可是谁也想不到,大学毕后二十多年,老校长已经年近五十,却击败了当时公认的咱们省武术第一高手。”

    “老校长大器晚成,几乎是一夜之间便成了中华武术界的领军人物之一。”

    “那位女子听到这种事后,三天两头跟她丈夫,也就是现在的武成一中校长闹离婚。”

    “你说武成一中的校长能不恨老校长吗?”

    这个爆料有些惊掉人下巴,王璞揉了揉下巴。

    这个武成一中的校长得活的多憋屈。

    不过老校长现在就一脾气糟糕的老爷子,年轻时能有多帅?让一个女人过了几十年还忘不了,啧啧,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这句话也适用在老校长身上,男老十八变,越变越难看。

    老校长年轻时就算是一块小鲜肉,也改变不了现在是老腊肉的现实。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