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局势
    来到学校时,校园里已经有不少的人。

    王璞在校门口的小超市里买了两根棒冰,和宁萌一人一根。

    “对了,我刚想起一件事,宁萌,你住的小区里有没有一位姓凌的大妈?个子不高,看起来五十出头,烫着卷发,她应该喜欢跳广场舞吧!”

    宁萌吃着冰棒,有些疑惑王璞怎么突然问这件事情:“不太清楚,怎么了?”

    王璞从裤兜里掏出那张金光闪闪的名片:“这是她给我的名片,还要用五十万现金,外加两套房子的报酬,让我教她太极。”

    “太极?”

    宁萌想起,这不就是王璞打败王恩义的时候用的武术嘛,而且还是王璞自创的,问道:“你没答应吧?”

    宁萌虽然没有练武,可她也明白一门厉害的武学对于学武之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这可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

    王璞摇头:“我没答应,觉得这件事很不靠谱,能用金子做名片的人,会住在寻常人住的小区里吗?”

    “我想起来她是谁了。”宁萌还真的记起她老爸与老妈谈话时,有一次就提到了小区里一位姓凌的人。

    用宁萌老爸的话来说,这位凌女士来头很大,而且非常会做生意,手下的生意遍布各个行业,而且在生意场上的投资几乎没有一次亏过。

    不过凌女士为人很低调,从不登报,只在幕后操控着商业帝国。

    而宁萌老爸之所以知道这件事,好像还是因为凌女士坑了宁萌老爸所在的公司一大笔钱,现在宁萌老爸所在的公司,真正的主人已经换成了凌女士。

    宁萌把她所知道的凌女士的信息给王璞简单说了一遍。

    我滴个乖乖!

    幸好没有答应,这样的女人会做亏本的买卖吗?

    十有**这位姓凌的女子是看出了太极的不俗之处,所以才提出一百万要让王璞教她的要求。

    不过我还真是富贵不能屈!这么一大笔钱,愣是把持住了自己。

    王璞自我感叹一声。

    他见宁萌把明信片递了回来,接过后塞进兜里,回头就把名片融了买金子去。

    到时候买两根大肘子,自己吃一根,宁萌吃一根,想想画面都很美!

    走进学校,很快就有人认出了王璞。

    没办法,上午时,王璞对战武成的那一场比赛,实在是够精彩。

    “王璞大神,撒浪嘿……”

    “王璞,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请你给我签个名吧!”

    “王璞,请问你对接下来的比赛有何打算。”

    “王璞,你身边的美女是你的女朋友吗?”

    ……

    面对着众多热情的有点过头的人,王璞硬着头皮回答了几个简单的问题。

    “王璞同学,请问你的初吻是给了哪位幸运的女生?”

    “切,你怎么知道那人就一定是女生?”

    ……

    眼看着问题越来越离谱,王璞有些无奈转头在宁萌耳边说道:“一会儿,你上我背上。”

    宁萌:“……”

    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背着你逃跑了。”

    王璞肯定不会说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好吧。”宁萌犹豫了一下,看到围住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她自己还真没有甩开这些人的本事。

    “靠!ufo!”

    王璞眼睛一愣,朝着天空的一个方向看去。

    其他人闻言纷纷向那里看去。

    王璞趁机背起宁萌,然后施展了一招旱地拔葱,一下跃出几十人的包围圈,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体育馆南华市一中武术队学生休息室跑去。

    他跑的很快,背上的宁萌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颠簸,宁萌仍然有些羞涩,不过她觉得很有安全感,轻轻趴在了王璞的背上。

    学校大门口处,一个推着粉色自行车的中年男子,额头上的青筋直跳,他真想一口老血吐死姓王的那个小王八蛋!

    走进体育馆,内部通道是禁止观看人员进入的。

    见四处无人,王璞仍是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

    “放我下来。”

    宁萌脸有些红,对王璞说道。

    王璞停下来,转回身子看向外面,问道:“他们没追上来吧?”

    依旧没有把宁萌放下来的意思。

    宁萌咬着银牙掐了王璞肩膀一下:“没有,所以把我放下来。”

    王璞:“真的吗?不行,我得确认一下。”

    他背着宁萌,又像体育馆外小跑过去:“真的没追上来,呼,这下我算是放心了。”

    还是没把宁萌放下来。

    就是感觉肩膀处被拧的更疼了。

    “宁萌,你说他们问的问题过分不?竟然还问你打算给我生几个孩子,真是过分!幸好咱们跑的快,不然这个问题可怎么回答才好。”

    王璞背着宁萌向休息室慢慢的挪过去。

    宁萌低头一口咬在王璞肩膀上:“放我下来。”

    嘶!

    王璞神情自若,走到休息室门前不远处时,说道:“下来吧!”

    “什么?”

    宁萌依旧咬在王璞肩膀上,满心的羞怒,一时没听清王璞的话,含糊不清的说道。

    王璞乐了,说道:“我说啊,你可以下来了,当然了,如果你还想让我背着,没事,我力气还有,绝不会喊一声苦一声累的!”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宁萌羞恼的离开了王璞背上,对王璞说道:“我体重很轻的。”

    王璞连忙点头,说道:“嗯嗯!”

    正说笑着,楚洛南也来了。

    “王璞。”

    楚洛南看到王璞,打了个招呼,他也听说过宁萌的事情,打心底也比较佩服宁萌能考入中华文学院,楚洛南冲宁萌点了一下头:“你好。”

    宁萌没想到有人突然走来,不过她瞬间又变成了那位在学习上的天之骄女,气质如兰,淡淡说道:“你好。”

    王璞有些诧异,感情宁萌只在自己面前会表现的萌萌的。

    他心里乐开了花,宁萌这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看来这一世的感情进展可要比上一世的时候要顺利不少。

    “张小胖怎么样了?”

    王璞心里清楚张小胖的情况,不过楚洛南和张小胖关系很好,他也不想与楚洛南交恶,所以有此一问。

    楚洛南见王璞问起张小胖,对王璞的怨气也是有所下降,说道:“张小胖还是一直说不舒服,医生给他打镇定剂不仅没用,反而让张小胖更加痛苦了。”

    王璞有些尴尬,如果他不去医院,张小胖在镇定剂的帮助下,指不定真的一觉睡醒就熬过去了。

    现在倒好了,不仅百虫蚀骨的痛苦时间加长了,还大脑清晰的忍受着每时每刻的痛楚。

    “没事,我相信小胖能忍过去的。”王璞叹了口气说道:“咱们习武之人,不就是一路吃苦走过来的嘛。”

    楚洛南走到王璞身边,低声说道:“你真的确定明天这时候张小胖会没事?”

    王璞点了下头:“当然确定。”

    不过楚洛南这么关心张小胖的安危,真的只是因为是哥们的缘故?莫非两人背地里其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璞看了看楚洛南,不得不说楚洛南长相非常出众,面孔几乎不输任何明星,整个人给他的感觉略显阴柔但又不失阳刚之气。

    小胖子挑人的眼光可以啊!

    楚洛南本能的察觉到王璞眼光中的不怀好意,皱眉道:“你在看什么?”

    王璞收回视线,没有回答,看似随意的问道:“下午比赛结束后,你还去医院吗?”

    “嗯。”

    楚洛南点了下头,说道:“你要一起去吗?”

    王璞摆了摆手,说道:“我就不去了,免得打扰你和张小胖的相处。”

    “跟我来。”

    王璞说完,很自然的拉起宁萌手,向休息室里走去。

    一般而言,除了南华市一中武术队的人,其余的人是不能进入休息室的,不过有王璞在,这些完全不是问题。

    楚洛南一脸懵逼的看着王璞的背影,这王璞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免得打扰你和张小胖的相处?

    你去看望张小胖,关我和张小胖相处的什么事情,呸!老子是直的,就是去看望好兄弟!

    楚洛南脸有些发烫,握着拳头走进休息室。

    ……

    休息室内,云如颜看到王璞进来,就要站起身打招呼。

    不过下一秒又看到王璞身后的宁萌,而云如颜也注意到王璞在牵着宁萌的手,她有些苦涩的动了动嘴角,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看了一圈,没看到李不归主任。

    王璞对身边的一位同样是武术队的学生问道:“李不归主任还没来吗?”

    这会儿已经两点四十多分了,下午的武术交流赛就要开始了,王璞可是听到,体育馆里已经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还有时不时传来的观众欢呼声。

    被王璞问到的学生是个高二的男生,一个月前突破到第四境,所以掌管着学校武术队的李不归主任才决定让他参加这次武术交流赛,不指望他能得到什么名次,权当积累经验。

    以前的时候,这位高二的男生还把王璞只当成一个跌落境界的倒霉蛋,不曾关注王璞。

    不过今天上午的时候,王璞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

    强的让这位高二男生几乎惊掉了下巴,只一瞬间就把王璞当成了武道路途上的榜样。

    他有些激动的说道:“李、李主任还没、没来。”

    没来?

    王璞可不知道,此时体育馆一间厕所外,李不归一脸无奈的守在厕所门口。

    厕所内,上午比赛时的那个裁判,鼻青脸肿的靠在角落里:“老校长,小的错了,真的错了,可是小的那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人威胁我,对,有人威胁我,说我不听他的话,就要杀了我!”

    老校长解开上衣的一个扣子,流氓气十足,他气笑道:“你的意思是说老子好欺负,你坑老子的学生,老子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狗日的,老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善人吗?”

    上午的比赛,这位裁判在第一局就无视武成一中的犯规,在王恩义投降后,还任由武成一中的学生背后偷袭,甚至没有做出任何的惩罚,不然王恩义也不可能受那么重的伤势!

    “不、不、不!”裁判一脸惧怕的摇头,他第一次来南华市做裁判,之前就听闻过南华市一中的校长是个混不吝的护犊子性格。

    他本来以为就算吹一吹黑哨,以他的背景老校长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谁知道老校长直接毫不讲规矩的把他提到了厕所胖揍了一顿。

    “狗日的,你还没挨够揍是不是?竟敢说老子不是好人?”老校长瞪着一双大眼:“老子这一辈子做了无数的好事,最恨别人说我不是好人。”

    裁判欲哭无泪,刚才不是您自己说的自己不是好人。

    “是谁安排你做黑哨的?”老校长问道。

    裁判只是犹豫一下就把那人给卖了:“当时是晚上,而且那人穿着宽大的黑色袍子,我没能看清他的面貌,他给了我一个比赛的对战名单,让我按着上面的名单安排出场的学生,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老校长揉了揉下巴,冷笑道:“当老子是三岁孩子不成,你说这话想骗谁来着?我?还是你自己?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来那人是谁,不然老子把你从窗户丢下去。”

    “我发誓说的都是真的!”

    裁判哭嚎着:“老校长,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子,呜呜……”

    一个大老爷们哭的稀里哗啦,老校长听的心烦:“闭嘴!”

    不过裁判口中的那个穿着黑色袍子的人会是谁?他是冲南华市一中来的,还是冲自己来的?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