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恐怖如斯
    南华市一中和武成一中的人都来齐了。

    当的一声!

    时钟也敲响,下午三点整。

    鼻青脸肿的裁判看到南华市一中的老校长,两条腿都有些软,可是他可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异常,裁判无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说道:“请两队的代表抽签。”

    南华市一中的楚洛南走上前,武成一中的人换成了上午打伤王恩义的那个人。

    抽签的工具是两不透明的大箱子,里面分别放着南华市一中和武成一中的武术队代表学生。

    抽签的规则是,南华市一中的楚洛南伸手去抽放有武成一中学生的那个箱子。

    而武成一中打伤王恩义的那人,去抽放有南华市一中武术队代表学生的箱子。

    楚洛南伸手抽出来一个类似乒乓球的白色小球,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武成’!

    这?

    武术交流赛规定里,除非弃赛的人,不然就算是受伤,身份球也在箱子里,当然若是你被不幸抽中,只能认命当送分童子。

    楚洛南愣了一下,没想到武成一中这么倒霉,第一局就这样败了。

    那南华市一中的幸运儿会是谁?

    楚洛南看向武成一中打伤王恩义的那人。

    武成一中的那人也从箱子里摸出一个身份球,他面有不善的看向楚洛南,身份球上写着三个字:楚洛南。

    裁判接过两人递过来的身份球,宣布道:“第一局比赛,由南华市一中的楚洛南对战武成一中的武成!”

    “但因为武成缺席,我宣布,楚洛南获胜!”

    什么?

    所有人都愣了,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

    以前的时候,就算有人受伤暂时不能参加比赛,为了人道主义,裁判也会偷偷的把那人的身份球偷出来,等到那人伤好之后再把身份球放回箱子里,以保证受伤的那人不会成为送分童子。

    楚洛南也没料到,今年他会以这种方法战胜武成。

    这种胜之不武,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听到观众席上有些人已经开始抱怨起来,裁判连忙说道:“为了保证武术交流赛的观赏性,我提议第二场比赛马上进行!”

    “没问题!”

    南华市一中众人与武成一中众人说道。

    楚洛南手在箱子里摸索了片刻,摸出一个身份球,他看到身份球上面的名字,微微张开嘴:武成!

    武成一中负责抽签的人,唔不,负责抽球的人,在拿出身份球后,眼光一寒,他看向楚洛南,期待着对方手里的身份球上的名字最好是他自己的。

    因为武成一中负责抽签的人,又抽到了楚洛南的身份球。

    裁判拿着两颗身份球,多看了几眼后,咳了一声说道:“第二局比赛,南华市一中出赛人员是楚洛南!”

    又是自己?

    楚洛南皱眉,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裁判捏着第二颗身份球,硬着头皮说道:“第二局比赛,武成一中出赛人员是武成!”

    “因武成受伤入院治疗,我宣布,第二局比赛由南华市一中的楚洛南获胜!”

    体育馆看台上的人,有人已经开始朝着擂台扔鞋子了,也就是南华市一中的学生还能克制的住!

    但是这样的胜利,真的很憋屈!

    楚洛南的脸都黑了!

    “咳咳,请问两位,要不要进行第三局的抽签!”裁判询问楚洛南还有武成一中的那个学生。

    “等一等!”楚洛南急忙说道。

    “抽!我就不信第三局他还能抽到武成!”武成一中的学生咬牙说道。

    “我可不可以让人代替我抽签。”楚洛南问道,他真怕第三局手臭再抽到武成,回家了还不得被爷爷揍哭!

    裁判想了想,说道:“可以,只要你没意见!”

    楚洛南闻言跑回队中,走到王璞面前。

    王璞笑道:“楚洛南,你的手气可以啊,不过我替你感到可惜的,你要是把这运气用在买彩票上,怎么也得中个五块钱吧!”

    楚洛南一头黑线,不过他还有事要请王璞帮忙,忍着心中的郁闷说道:“王璞,可不可以帮我抽一次签。”

    老校长走了过来,说道:“不行,你是南华市一中武术队的队长,必须由你抽签!”

    楚洛南苦着一张脸:“那我辞职!”

    “这个由不得你。”老校长摇了摇食指:“而且你连擂台都不用上,就赢了两场,多好的事情,老夫预祝你第三局还能抽到武成!”

    我特么——

    饶是以楚洛南温文尔雅的性子,也几乎差点爆出粗口来。

    老校长,您的羞耻心在哪里!

    “老校长,是不是你搞的鬼?”王璞可是清楚的记得,老校长那天拍着胸脯跟他保证能安排被抽中的人是谁。

    老校长拍了王璞肩膀一下:“老夫行事最公平!”

    王璞肩膀一沉,差点没当场跪下,要不是《霸体诀》放入书架已经进入第二场的铜皮铁骨,他指不定就要当场出丑了。

    “当初在训练室内,你老可是用的第七境打我这个只是第二境的小小学生,我可不觉的你老那是在行公平事!”

    老校长拉着鼻音嗯了一声。

    王璞就觉得肩膀上的力道越来越沉,改口说道:“老校长说的不错,您行事最公平了!”

    老校长满意的收回手。

    ……

    裁判见楚洛南走回来,问道:“不换其他人了?”

    楚洛南摇了摇头。

    他走到箱子前,狠狠的搓了搓手,才把手伸进去。

    武成一中的那人把手伸进箱子,很快拿出一个身份球来,他很想把这个球捏碎,球上面的名字赫然又是——楚洛南。

    楚洛南注意到旁边武成一中的那人愤恨的眼神,心里一咯噔,还是熟悉的眼神,妈蛋!他抽到的人该不会又是自己吧!

    楚洛南看向箱子,鼻尖上冒出汗水来,可他不敢把手伸出来,生怕写着‘武成’这个名字的身份球好像认定他一样。

    “赶紧把你的手拿出来!”武成一中的那人不满的说道:“否则我怀疑你在作弊,以不正当手段获得胜利!”

    楚洛南心高气傲,他哪里受得了这种污蔑,对武成一中的那人冷声说道:“你最好祈祷最好别让我在擂台上遇到你。”

    楚洛南从箱子最底下的角落里摸出一颗身份球。

    他极为缓慢的缓缓抬起胳膊,摊开手掌,看到身份球上一个‘成’字。

    楚洛南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裁判接过了两颗身份球,他干笑几声:“咳咳,这个可怎么说呢!”

    果然,楚洛南想死的心都有了。

    “第三局武术交流赛,南华市一中出赛人员楚洛南。”

    体院馆观众席上响起震天的嘘声!

    “武成一中出赛人员,武成!”

    “我宣布,楚洛南获得胜利!”

    武成一中的人愤怒不已,世上哪有这么蹊跷的事情,三场比赛都是楚洛南对战武成,这个概率,可以去中彩票的头等大奖了。

    “我们抗议,这个绝对有黑幕!”

    楚洛南也大声说道:“我也抗议,请裁判宣判前三场比赛结果无效。”

    资深媒体人在第三局比赛结果出来后,一口香飞飞珍珠奶茶喷的徒弟一脸都是,他抓起麦克风说道:“武术交流赛举办了近百年,上一次出现这样的结果还是发生在十七年前,想不到十七年后,我还能再次见证这样奇迹般的概率,真可谓是概率学,恐怖如斯!”

    ……

    一位穿着白色长褂的老人拄着拐杖走上擂台,此人在武术界的地位很高,是南华市武术协会的会长。

    他留着一缕白色胡须,老人说道:“武术交流赛,公开,公正,绝不会存在什么黑幕,而且比赛结果是要入档案的,不可能作废。”

    “我和武术协会的其他人商议后决定,下午的比赛再增加三局比赛!”

    ……

    武术协会的会长说完后走下去。

    楚洛南和武成一中的那人又来到箱子前。

    楚洛南犹豫半晌后才把手伸进去,摸出来一个身份球,楚洛南甚至有些不敢看上面的名字,他喉咙滚动,去看身份球,上面的名字:陈冲!

    这一刻楚洛南差点兴奋的大叫起来。

    终于来了一次正常的对局了。

    陈冲则是武成一中上来抽签的那人,陈冲拿起身份球,他眨了眨眼,怎么可能:张小胖!

    裁判接过两颗身份球后,手里的话筒咔哒一下掉在了地上。

    裁判觉得这次过后,他的裁判生涯算是走到头了。

    裁判捡起地上的话筒,说话都有些磕巴:“下午第四局比赛,南华市一中出赛人员张小胖!”

    “武成一中出赛人员陈冲!”

    整个体育馆陷入绝对的寂静当中!

    那位资深媒体人喃喃自语:恐怖如斯,真是恐怖如斯啊!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