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大盗
    深夜。

    哐!哐!哐当!

    南华市一处公寓内,一间房子中不断传出物品爆裂的声音。

    “南华市一中,你害我!”

    李华一拳砸在墙壁上,价值不菲的时钟顿时碎裂开来,掉落一地,李华红着眼睛,就像是一头野兽。他感到无比的憋屈,哪怕最后一局比赛名义上是他胜了,但这比自己认更要让李华感到愤怒!

    武成一中的人大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他,就连教练也保持了沉默,这让李华不由得更加的抓狂!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

    李华靠在墙上的身子缓缓向下滑落,最后坐到地上,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约莫一分钟后,他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铁哥吗,我之前许诺你的钱再加倍,但我要在接下来十二个小时内看到成果。”

    ……

    出租屋内。

    王璞枕着胳膊躺在床上。

    南华市一中与武成一中之间的武术交流赛,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拿下冠军,楚洛南虽然强,但与武成在五五之间,实力相较于王璞来说还是差了一线。

    “如果南华市武术交流赛冠军有奖金就好了!”

    王璞自语道,说到底是自己身上的钱包太干净,还是太穷了。

    “不过一旦真的能获得南华市武术交流赛冠军,到时候找自己当家教老师的家长肯定有许多,到时候也就不用为钱发愁了。”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王璞翻身坐了起来,他钱包里只剩下不到一百元的现金,虽说这个时代通货还不怎么膨胀,就是这么点钱也能购置不少物资。可是他到底是一位武者,食量本就大,而且武者对于吃的东西也有要求,需要摄入大量的营养来补充练武时的身体消耗,这点钱,可架不住他吃多长时间。

    “我这个穿越者当的还真是憋屈!”

    王璞摇了摇头,不过当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晚上回来的时候,王璞拿着手机去找房东,手机里有他偷拍李华的一张照片,房东说手机上照片里的人并不是那天给她那封信的家伙。

    “李华!李华!”

    王璞嘴里轻声念了两句,难道不是李华把自己骗去城西废弃仓库的吗?

    可是……

    王璞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情,他被关在仓库时,隐约听见外面人说话的声音,与李华的声音很像。

    嗯?

    正想着如何处理李华,王璞耳朵一动,他听到阳台那里传来一些声音,走到阳台,王璞四下看了看,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四周的住户家里都黑着灯,天上的月亮也藏在云后面,小区院子里的草埔中偶尔传出几声虫鸣,并未发觉有任何的异常。

    “听错了?”

    王璞自语,他自从修炼《太极剑谱》放入书架后,境界虽然并未有什么提升,但是实力却是如同坐火箭一般飞升,他的耳力早就不比当初了,哪怕是极其细微的声音也能听见,否则那天在废弃3号仓库里也不可能隔着据说是隔音效果非常出众的大门,听到外面那人的声音了。

    王璞双手按在阳台边缘处,探出身子向外面看去。

    他低头向下看去,楞了一下。

    阳台下面,爬上来一个穿着黑衣戴着头套的人,那人嘴里咬着一把匕首,已经爬上了三楼,眼看就要爬进自家的四楼了,那人显然也没料到正在往上爬着的时候,上面会突然出现一张充满戏谑的人脸。

    “你好啊!”

    王璞打招呼,冲下面那人招了招手。

    你特么有病?大半夜的不睡觉跑阳台喂蚊子有意思啊?

    黑衣人心中忍不住吐槽,他是一位很有名气的贼,偷遍了周遭四五个省,黑衣人翻墙爬楼如履平地,专门入室偷窃,也不伤人性命,只对钱财感兴趣。

    因为他属于流窜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一个地方偷几次就收手,然后凭着心情去下一个城市继续偷,这样的罪犯让公安头疼不已,抓了几年了结果至今还未抓住。

    王璞第一个反应,这个人是李华派来的,至于目的嘛,很可能是让这人杀了自己?

    王璞伸手向黑衣人肩膀抓去!

    黑衣人皱眉,上头的这家伙是有病吧,他今天要偷的目标是五楼,又不是你四楼,黑衣人很有个性,且不论楼层有多高,他一向都是只偷顶楼。

    也有一些模仿他作案的罪犯,黑衣人在听说了那些案子后往往不屑一顾,他绰号楼上飞,哪里偷过一层的住户,他丢不起那个人!

    被人发现了,黑衣人便收手,心里琢磨着回头就离开南华市,然后换下一个地方继续偷盗生涯。

    黑衣人翻身向后来了个托马斯回旋,然后向地面落去,他在半空中,还对王璞摆了摆手:“拜拜了您嘞!”

    王璞抓空,看着下落的黑衣人,敢从四楼的高度直接往下跳不怕受伤,看来这家伙也是个练家子嘛!

    王璞左腿发力,一步跃出阳台。

    他挺好奇,不是说刺客哪怕是死也要完成任务的嘛!怎么这个家伙就跟自己打了个照面,似乎就要逃?

    靠!也是个武者。

    正下落的黑衣人看到同样跳下来的王璞,心里感叹自己的倒霉,他双手先着地,顺势一滚,手肘发力撑起身子,翻身时已经立了起来。

    黑衣人抬头向上看,王璞曲膝砸向他。

    “至于么!”

    黑衣人嘴里嘀咕一声,脚尖一点,向后轻飘飘退去。

    当王璞落到地面,只见黑衣人已经跑出了两丈开外。

    “跑得了吗?”

    王璞一步跃出丈长,追向黑衣人。

    两人一前一后眨眼间跑出了小区。

    黑衣人的速度很快,王璞需要用全部实力才能跟上,几次途经复杂的街巷,王璞还差点跟丢。

    一条狭长的巷子里,黑衣人停下了脚步。

    “不跑了?”

    王璞追上来,也放缓了脚步,他盯着黑衣人手里的匕首,不敢大意。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追了老子这么长时间,老子可是一分钱都没偷你的!你简直是欺人太甚!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黑衣人骂道,他挥着匕首冲向王璞。

    王璞听黑衣人的话,也是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听这家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他是贼?可是哪个蠢贼会偷到房东家去,那个小区的住户可都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三贫人员。

    何为三贫,收入低,钱包瘪,银行没存款。

    还真是一个狡猾的刺客!

    王璞见黑衣人匕首刺来,不敢大意!

    “只要你小子不再追老子,老子就放你一条……”

    黑衣人出手飞快,匕首刺的地方并非是王璞身上的要害之处,他可不想成为杀人犯,不符合他的人生理念。

    “霸体!”

    口中轻念一声,王璞侧身闪过刺过来的匕首,一把抓住了黑衣人手腕。

    松开!

    王璞手掌发力,捏紧黑衣人手腕,黑衣人吃痛,不由的松开手掌,匕首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家伙跑的这么快,实力怎么这么差?”

    王璞心中疑惑,这么简单就让黑衣人失去匕首,也太梦幻了吧!

    一掌拍在黑衣人肩膀上,黑衣人哎呦一声向后跌去。

    “倒霉倒霉,打不过!”

    黑衣人嘴里嘟囔,借力落地后并不做任何的停留,闪身跳上小巷一侧的房顶,就要逃跑。

    “还真是能跑!”王璞从上墙捏下来一块青砖,用力甩向黑衣人腿弯。

    咚!

    黑衣人一个趔趄,从墙上掉下来,栽倒在小巷里。

    王璞走过去,说道:“你是谁?”

    “楼上飞,贼。”

    黑衣人倒是痛快,他现在整条右腿都快没知觉了,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贼?

    王璞手里拿着从黑衣人手中打下来的匕首,他站在黑衣人身前一步外,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是一个贼?”

    王璞心里也是有些拿捏不准,不过一个刺客确实不该是实力这么弱。

    眼前这家伙除了能跑,真正的实力也就第三境第四境之间,对于寻常人来说很厉害,但是在武者中,实在是算不上厉害的人。

    “你认识李华吗?”

    王璞问道。

    黑衣人摇头:“不认识,不过我楼上飞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立誓做中华第一贼,你可以打听打听,附近几个省谁不知道我楼上飞的名号。”

    王璞气笑,眼前这家伙还真是够奇葩的,现在这种局势下,还不忘显摆。

    “我就没听说什么楼上飞。”

    王璞摇了摇头,手腕一抖,手中的匕首甩向黑衣人。

    只听得扑哧一声,匕首没入黑衣人两腿之间的青石地面内。

    黑衣人吓的差点没叫出来,他只感觉两腿之间凉飕飕的。

    王璞说道:“下次,我扔的可就不会这么准了,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那人是不是李华?”

    黑衣人:“大哥,不,大爷,我真的冤枉啊,我只想偷一点东西,没任何人指派我,还有大爷你口中的李华,我真的不认识,不瞒你说,我前日才到的南华市。”

    这样啊!

    “你真是贼?”

    王璞皱了皱眉头说道。

    黑衣人一个劲的点头,说道:“对,我就是大盗楼上飞。”

    “飞碟!”

    王璞突然指向黑衣人身后的天空。

    什么?

    黑衣人向后看去,然后就觉得脑袋一疼,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王璞打晕了黑衣人,蹲下身子摸索着黑衣人身上的衣物。

    一本《论大盗的自我修养》放入书架,还是手写本,王璞翻开,借着月光勉强看清几行字,字迹实在是不敢恭维。

    还有一个钱包。

    王璞拿着钱包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要找的就是这个钱包,打开来看,只有几张十块和几张一块两块的钞票。

    王璞数了几遍,只有不到四十六块三毛。

    去你妹的大盗,比毛贼还不如。

    王璞没什么负罪感的把四十六块三毛揣进裤兜,又拔出插在青石路面的匕首。

    之前不觉的有什么,现在王璞发现这个匕首并不普通,他蹲在地上,拿着匕首又插了一下地面,没怎么用力,整个匕首刀刃就没入了坚硬的青石里,拔出来,刀刃没有丝毫的损坏,匕首流线型,长约莫十五公分,刀柄一体,刀柄处缠绕着绳子。

    “这匕首很可能也是这家伙偷来的。”

    王璞收起匕首,摇了摇头,把黑衣人抓起来抗在肩膀上。

    他可是还获得过三好学生来着。

    不长时间,王璞扛着黑衣人来到派出所门口,把《论大盗的自我修养》放入书架塞进黑衣人胸口,王璞用力把黑衣人甩进派出所内。

    听见派出所很快传出声音,王璞笑了笑,狗屁的大盗!

    转身消失在街道中。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