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清晨天不好
    清晨,医院里。

    一位护士拿着病历单推开一间病房。

    一分钟后,她跑了出来,回到护士站,对护士长说道:“不好了,病房的病人不见了。”

    医院外的街道里,一个穿着病服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走在人行道上。

    武成!

    ……

    医院另一间病房里。

    张小胖咬牙切齿嚎了一晚上,嗓子都哑了,嚎出来的声音分贝很低。不过也亏的张小胖嗓子哑的厉害,不然这一晚上不停歇的嚎,附近其它房间的病人可就遭了秧!

    张小胖父亲一晚上没睡,两眼有一些血丝,他心疼的看着张小胖,而后说道:“洛南,你都在这里熬了一宿了,今天上午还有比试,你这会儿回去还能休息一会儿,要不你就先走吧,小胖有叔陪着,没事的。”

    楚洛南精神还好,这也算是武者的优势,像楚洛南这样的武者,两三天不睡觉也没什么事情。

    楚洛南摇头说道:“张叔叔,我没事,小胖跟我打小一块玩到大,他现在莫名其妙受了这么大的罪,我没法走开。”

    张小胖的母亲说道:“哎,有时候我就想,要是小胖是个女孩子就好了。”

    楚洛南:“……”

    ……

    夜里平白得了四十多块的外快。

    王璞早上起了个大早,去小区外不远处的早餐店,要了四根油条,两个鸡蛋,两碗豆腐脑。

    一共花了九块。

    他没想着吃一碗扔一碗,随着他的实力提升,他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也不许他这么做。

    在旁边座位小朋友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王璞很快吃完了两三个人分量的早餐。

    酒没有饭饱后,王璞笑着向南华市一中旁的宁萌家里走去。

    昨天王璞把宁萌送回家时,宁叔的眼神很想杀了王璞这个小子。

    并且背后三令五申警告王璞日后不要再骚扰宁萌,不然他就会向学校反映王璞的早恋行为。

    “可是我就要毕业了啊!”

    王璞知道宁叔是个书生气很重的人,偏偏对女儿宁萌又十分的宠爱,甚至可以说是到了溺爱的程度。

    不然宁叔也不可能到现在仍旧还是不舍得说宁萌一句。

    一路溜达着,七点十分左右王璞才来到宁叔家小区外。

    继续蹲在那棵树下等宁萌下来。

    不长时间,那天给他名片的那位凌姓大妈又挎着菜篮子从外面走回来,她见到王璞,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小兄弟,那天大姐给你说的事情,你考虑清楚没?五十万,还有两套房子,价钱可不低,大姐也就是喜欢跳广场舞,才舍得开这么大的价钱。”

    不知道你底细的,还真的会把你当成一位土豪。

    可您分明就是精明无比的商人。

    王璞更加相信的是对方看出了他打的太极不凡之处,因此才花大价钱想要学了去。

    不过你称呼我是小兄弟,称呼自己是大姐。

    这让你儿子或女儿听见了会怎么想?看你的岁数没有七十岁也得有六十岁了吧,你儿子和女儿怎么也得三十多了吧!

    王璞笑道:“大姐,我其实还会一支舞蹈,比那天跳的还要有趣,你要不要学?价钱我不给你涨,还按照那天的报价,顺带着我还赠你一首歌!”

    凌姓大妈笑道:“这感情好啊,小兄弟,那你方便现在跳一段来让大姐瞅一瞅吗?”

    王璞站起身,笑道:“方便,当然方便,我边跳边唱了哈,大姐你听好。”

    “像一棵海草;”

    “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

    “我走过最陡的山路;”

    “看过最壮丽的日出;”

    “在午夜公路旁;”

    “对着夜空说我不服输;”

    “押上了性命作赌注;”

    “也曾和魔鬼跳过舞;”

    ……

    一首曲毕,买菜归来的凌姓大妈目瞪口呆。

    “怎么样?”

    王璞笑道,他见识过这个世界的广场舞,很凶残,哪里是休闲娱乐的广场舞,分明就是华山论剑的比武大会,大妈大爷们谁也不服谁,一个跳的比一个激烈。

    今天他心情不错,当然了,王璞打心底也不想招惹到这个来历神秘,背景神秘的买菜大妈。

    一首海草舞,对方看上了,就是白给对方也没事。

    只要别打太极的主意就好。

    “小兄弟,你丫太牛了!”

    凌姓大妈一巴掌拍在王璞肩膀上:“回头教大姐这支舞蹈,大姐这就给你去拿钱还有房产证。”

    这回轮到王璞目瞪口呆了,这位总是挎着菜篮子买菜的大妈好凶残。

    九十年代末,一百万买一个舞蹈就为了图个乐?

    “对了,小兄弟叫什么?”

    凌姓大妈问道。

    “王璞。”

    “这舞蹈和歌曲的名字叫啥来着?”

    王璞心里默念一声对不住了,第一次当文抄公就得了一笔横财:“海草舞。”

    ……

    “大姐,我现在真的没时间教你跳舞,一会儿我还得去学校。”

    王璞说道:“要不这样,等我这两天忙完比赛,我就来这里教你跳舞。”

    凌姓大姐眨了眨眼,说道:“小兄弟,你该不会认为大姐是在骗你的吧?”

    “得,我也算请你当家教老师了,哪有不付定金的,这点钱你先拿着,就当是大姐提前付的订金,等你教会了大姐海草舞,大姐把剩下的钱一起付给你。”

    凌姓大妈说着还学着王璞之前跳舞的样子扭了一下,她笑着在菜篮子里翻了几下,然后从菜篮子下拿出几沓钱来。

    “小兄弟,给。”

    王璞觉得思维现在有些混乱,他接过凌姓大妈递过来的几沓钱,一沓是一万,王璞扫了一眼,六沓,也就是六万。

    王璞向凌姓大妈菜篮子瞥了几眼,很好奇这位大妈是去买什么菜了,得拿着几万块去买菜。

    凌姓大妈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笑道:“大姐得回去做饭了,小兄弟,记得有空了就来这里教大姐跳海草舞呦。”

    不签个条约的吗?

    王璞看着凌姓大妈洒脱的走了,丝毫不担心他会不会再来的问题。

    这?

    难道就是主角光环吗?

    王璞除了这个理由,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其他的理由,能让他在需要钱的时候就得了一大笔钱。

    拿着六沓钱蹲在地上,王璞有些发愁。

    “早知道就多学几支舞蹈了,哎,几百万的生意就这么没了。”

    宁叔提着公文包走下楼,他朝外走去。

    就看到了蹲在树下,正在玩钱的王璞。

    “宁叔。”

    王璞看到宁叔,急忙站起来打招呼。

    “那个,宁萌呢?”

    宁叔冷哼一声:“混小子,你手里的钱哪里来的?我劝你,要是捡的赶紧还回去,或许我还能高看你一眼。”

    果然还是熟悉的宁叔。

    王璞笑道:“宁叔叔,这点钱是一位姓凌的买菜大妈给我的。”

    宁叔:“……?”

    王璞说道:“那位大妈喜欢跳广场舞,正好我会一点,她看了喜欢,就给了我一点学费。”

    “不过宁叔叔,宁萌呢?”

    宁叔冷着一张脸:“早就出门去学校了。”

    说完宁叔转身向回走去,他没去自己家所在的单元,而是拐进了二单元,敲响了二零二的屋门。

    片刻后,门打开,凌姓大妈笑道:“小宁啊,你找我啥事?”

    宁叔咬着牙说道:“我给你公司累死累活干一年,到手的工资加起来才几万,你老倒是大方,就为了跳个舞就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六万块,这工作没法干了!不干了!坚决不干了!”

    凌姓大妈笑道:“成啊,我给财务打个电话,让她把你的工资给结清了。恭喜你,你辞职成功?”

    宁叔:“……”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