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铁哥
    楚洛南接连打了十几通电话,无一例外,得到的全部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回应。

    “没想到他王璞居然是这种人!关键时刻掉链子!”

    他气汹汹说着,那咬牙切齿的架势,要是王璞在眼前的话,他恐怕会直接上去扑上去跟他干一架。

    “没、没事……”一旁的张小胖仍奄奄一息坚持着,虽然此刻他的身体极为难受,可冥冥之中又觉得自己一定会没事,当下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还没事?你一只脚都踏进地府了!”

    楚洛南说完,觉得自己这话太晦气,赶快“呸”了出去。王小胖自然知道他是好心,强行挤出个笑脸来。

    可楚洛南还是觉得不解气,恨恨道:“说什么兄弟情谊,这病床上躺着的要是那什么宁萌,你看他敢关手机吗?”

    刚喘过一口气的王小胖俩眼儿一翻,俩腿儿一瞪,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俩字儿在心中翻腾——扎、扎心啊……

    没两秒,他就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了……

    楚洛南大吃一惊,赶忙去喊医生护士,心里对王璞的怨恨更深了一层!

    “等你这个负心人回来,看我怎么替小胖讨公道!”

    欸?怎么感觉怪怪的?他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医生跟护士已经将王小胖的病床围得水泄不通,一向遇事稳重的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人群外不停打转。直到有个护士忍不住对他道:“这个同学,你出去,你在这影响我们!”

    楚洛南闻言,立马站正,再不敢动一下,眼神却热切地看着病床上的小胖。

    那小护士竟愣了住,双眼中似有泪花,半晌喃喃道:“情深义重、情深义重啊……同学,你放心,你的他不会有事。”

    楚洛南平时为人低调,一方面是性格问题,另一方面是他知道自己大多时候是木讷的,面对护士的误解,他不敢解释,怕又打扰他们救小胖,只好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当作感谢。可他心里已然吐血:“王小胖,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你醒过来,怎么也得替我解释,我真得没有那么癖好!”

    另一边,王璞察觉出那老头儿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那人竟没拦着,看来身上也是有几把刷子。

    突如其来地,他想先套个近乎。

    平日里的他,是非常在乎面子的,怎么能跟敌人套近乎?简直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但此刻,为了宁萌,自己那些原则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前辈。”他几乎是咬着牙叫了声。

    这一嗓子,让黄牙老头儿也一个惊讶,差点儿把手里的烟屁股吞嘴里。

    “小伙子,你有屁就放,别来着些虚的,我的烟屁股,可是最珍贵的。”

    王璞被噎得说不出话,他瞥了一眼,不禁暗中感到奇怪:“这老头儿怎么一个烟屁股一个烟屁股地抽,难道他……”

    他默默观察着,果然,那黄牙老头儿很快就嘬完了手里的烟屁股,又从身上的褡裢里掏出另一个——烟屁股。

    “前辈,看来您的癖好很特殊啊。”

    “癖好?你小子想说什么?”

    “没想说什么,就是癖好。”

    王璞也不知那老头儿听出什么没有,自顾自说着,觉得总算沾了点儿便宜。

    “别跟我玩儿阴的,宁小姐可还在我们手里。”

    不提宁萌还好,一提她的名字,王璞再不能淡定,那张方才还戏谑的脸立马沉了下来,呈现出与他的年龄不符的神色,那一刻,他甚至感觉自己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附体,马上就要跟眼前的脏老头儿翻脸了。

    他握紧拳头,收敛了心神,才没冲动地扑过去。

    要淡定,为了宁萌。

    “怎么?冲动了?年轻人,冲动是魔鬼。”

    老头儿洋洋得意说着,倒让王璞想起些什么。

    他说“冲动是魔鬼”?没记错的话,这可是2005年春晚小品里的名句,这老头儿未卜先知?还是说,他内心里,住着一个段子手?

    黄牙老头儿看起来对自己的“段子”甚为得意,竟哼起了小曲儿,那口牙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王璞实在膈应得慌,准备煞煞他威风,对老头儿道:“前辈,我有件事很是好奇啊!”

    “小伙子还是低调点儿不招人烦。”

    “是是,您说的是,我是好奇您那牙……”

    “我的牙怎么了?”

    “您缺牙膏牙刷吗?”

    “呵,年轻人,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嫌我牙黄吗?我这一口牙——”他张开嘴,突然把手伸了进去,“都是假的!”

    说罢,他一掀,嚯!还真的——不对,怎么假牙薅出来,里面还有一颗呢?

    “前辈,您这……”

    王璞指着那一口黑洞,惊讶地看着里面还留下的唯一一颗大黄牙。

    “遗世而独立,说得就是老夫这一颗门牙。”

    王璞憋得内伤,忍不住道:“这样多好,吃饭不塞牙。”

    “年轻人,天真!”

    “怎么?这样都塞得了?”

    老头儿一脸高深莫测,把那一口假牙放了回去,慢吞吞道:“你吃藕试试?”

    王璞,卒,终年十八岁。

    等王璞从黄牙老头儿那不按套路出牌的“段子”里回过神来时,面包车已然停下了。

    “年轻人,到了,去见你的心上人吧!”

    老头儿说完,“倏”地一下,竟不见了。

    世上武功,唯快不破。王璞暗暗庆幸,还好方才没跟他硬拼。

    他踱进那间看起来甚为复古的房子,心道:“这地儿好,适合拍鬼片。”

    走了进去,几个人怒气冲冲站在两侧,中间一男子,坐在一把老式长椅上,背着身,还是透露出不好惹的气势。

    想必就是铁哥了。

    “铁哥,人带到了。”一个手下禀报道。

    铁哥没应声,不动声色转了过来。

    王璞看见他真身,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

    只见一个看起来跟冬瓜一样敦实的小个子,穿着一双红靴子,更是把一条黑色绿边儿的大内裤套在了外面,关键是那发型,似曾相识啊……

    这不就是铁臂阿童木吗?!

    刹那间,他明白了“铁哥”这名号的深意……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