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对决
    当初,凭借这支海草舞获得凌姓大妈的青睐,已经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难道,如今又要靠这支魔性舞蹈轻松搞定绑架了宁萌、黑白两道通杀的铁哥?

    王璞觉得自己在那个世界积攒了半辈子的人品大概都用在这个世界了。

    “铁哥,”他强装镇定,上前一步作揖道,“我相信您会说话算话,放了宁萌吧。”

    只见刚刚还一副惺惺相惜神色的铁哥听到这话,脸立刻拉了下去。

    “此言差矣。我说你赢了吗?”

    王璞当即一愣,还能这么耍赖?

    “我说你‘带劲儿’,这不过是谦虚的说法,是不是你赢,还得大众评委说了算,不信,你看!”

    说着,一个手下竟然捧着电脑走了过来,原来,方才跳舞的时候,一旁的摄像机记录下了整个过程,而且是多机位!

    王璞半信半疑盯着屏幕,发现铁哥他们跳舞的时候,不知从哪儿来了一群职业观众,各个如痴如醉,有痛哭流涕的,有哭叫哀嚎的,有跟着扭秧歌儿的,还有太激动导致晕过去的,几乎所有人都投入到忘了自我。

    他很想问一句:“你们不会也是那个世界来的吧?而且看过《我是歌手》放入书架?”

    反观王璞跳的时候,一个个正襟危坐毫无表情不为所动……

    他又想补一句:“看来你们不止看过《我是歌手》放入书架,还看过《戏精的诞生》放入书架。”

    这群人不去那个世界当职业观众,真是浪费了人才!

    “我想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铁哥一脸得意自满,“我不是自夸,就靠这支舞,我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打下整个江山,你怎么会觉得自己赢得了我?天真!naive!”

    此时的王璞已经不想再多费口舌,他猜到了救出宁萌不是件容易的事,只是没猜到竟是这种姿势。

    真是让人越想越气!

    看来不亮出真家伙是救不出宁萌了!

    王璞闭上双眼,在一群人中站定,摆出一副要放大招的样子。

    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他的听力变得尤为敏感,但浮现在脑中的不是什么《太极剑谱》放入书架,也不是什么《霸体诀》放入书架,而是……

    王璞睁开眼,癫狂了一样地跳起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跳了几步,他感觉自己通体舒畅,那种感觉,没有练《太极剑谱》放入书架和《霸体诀》放入书架时候的痛苦,而是实实在在的——爽!

    要多亏了那个世界的广场舞大妈,他才能如此流利让自己彻底融入音乐、舞步之中;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广场舞大妈附体!

    “呵,naive!”王璞一个转身亮相暗道,“广场舞大妈是什么?专治各种不服!小样儿,给我整这个,太嫩!”

    《小苹果》放入书架舞毕,铁哥跟自己的手下,全都用手捂着自己的下巴;而那些之前徇私舞弊的大众评委,一个个用力按着自己的肩膀,竭尽全力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还不够?”王璞闷哼一声,再度闭上眼睛,开始运功。

    很快,《最炫民族风》放入书架又在王璞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他边唱边跳,索性抢过了铁哥手中的红配绿绸缎!

    听说,民族风和狗屁,啊不,民族风同民族色更配哦!

    这次,王璞不敢掉以轻心,尾音一落,不带半点儿停顿,无缝衔接至令人眼花缭乱的《最炫小苹果》放入书架!

    “哼,我就不信你们还扛得住这个!”

    在那个世界里,《最炫小苹果》放入书架是怎样一种存在?那可是无论童叟都能张口就来、跳上两段儿的神曲!是登上过《春晚》放入书架的神曲!

    雅俗共赏不过如此!

    终于,《最炫小苹果》放入书架将所有大众评委打得落花流水,他们没有痛哭、没有哀嚎,一个个目瞪口呆,眼含热泪,说不出话,连鼓掌都费力,可所有人都知道,王璞赢定了。

    但好运并没有停留太久。

    正当王璞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铁哥早已从一群仍五迷三道的人中冷静了下来——他成为首领,不是没有道理。

    “怎么?铁哥还是不服?”

    王璞已然没什么耐心,说出的话也不可避免带了些挑衅意味。

    他话音刚落,铁哥就一个卧鱼儿坐在了地上,坦白讲,比方才舞着红绿绸缎的样子顺眼多了。

    王璞的爹是个京剧爱好者,王璞小时候也跟着爸爸看过不少名剧,他眼瞧着铁哥一个凌厉干脆的卧鱼儿坐了下去,以为他仍不死心,要用国粹来跟自己的神曲battle,正暗自着急不知该怎样时,铁哥竟一个飞身,朝他撞了过来!

    霎那间,屋内形成一股由无形变为有形的黑色旋风,之前沉醉于神曲久久没能醒过来的吃瓜群众,也顷刻清醒了!

    王璞感到对面袭来一股蛮力,令他险些没能站稳。

    风很劲,他想要扭头看看二楼的宁萌怎么样了却顶不住迎面而来的狂风。他只好闭上眼睛,集中意念使自己的听力变得敏锐。

    隐约间,他听到身后不远处的宁萌似是因这狂风而站不稳。他心急如焚,想箭步冲上去救宁萌,可脚下却像是被定住了似的!

    “大爷!”王璞暗骂道,“这是什么邪门儿的功夫!怪不得那么热衷于广场舞,要我看,都是阴谋!狠招都在后面!这样不行,恐怕宁萌会顶不住的,要是被这邪风吹歪了嘴,我以后可还怎么亲……”

    想到这儿,王璞意识到这样的自己太龌龊,赶忙收起心思,想要替身后的心上人挡住这股邪风。

    这种情况下,小金人儿估计是没什么用了。

    太极胜在四两拨千斤;可眼前这铁哥竟能用一个光溜溜的头创造出这等劲风,虽看不见摸不着,力道却让人无法忽视。

    “出来啊小黑人!”王璞强撑着站住,暗暗道,“你们不是很有原则的吗?怎么该出来扬善除恶的时候一个个都装死啊?”

    他“死”字儿还没想完,后脑勺“砰”一下,像是撞上了什么坚硬的板子上似的,疼得他以为自己脑袋要裂开了……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