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硬扛
    王小胖醒来后先想到的王璞,此刻则有点儿丧、有点儿尴尬。

    几个小黑人儿合力在他的意念中用蛮力朝一个中心点撞击着,他一开始,以为自己又能神功护体,将面前这些个装x的铁哥一流杀个片甲不留。

    但过了一阵子,他知道自己想多了。

    神功?没见着半点儿影子。他只感觉自己先是失去了听觉,然后视觉也渐渐模糊起来,从头顶到脚底,都开始轻飘飘的……

    “难道是用功太急,导致自己内力承受不住,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此刻的他想太多也没用,铁哥已然朝着他冲过来了——他那不知聚集了多少力量的大光头,此刻像一个铁球一样,在原地飞快打转,矮小的身体竟然在告诉转动过程中逐渐与脑袋形成一个圆锥。

    王璞在迷糊之中看得目瞪口呆。

    浓缩……的都是……是精华……果然没说错。

    “死就死吧,我只求宁萌不受伤害。”

    他内心绝望想着,不知道身后的女孩儿能不能感受他的赤诚之心。

    王璞想扭回头看宁萌一眼,哪想脑袋还没扭过去,右肩就感受到了巨大的撞击力!

    砰一声!

    他整个人飞到,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因为受到铁哥极大力道的攻击,故而顺势被撞到了那面黑魆魆的墙上。

    好、好疼……

    咦?又有知觉了?

    王璞感觉听力、视力反倒因为这次受袭而回来了,唯一不太对的是,怎么眼前的世界是偏的?

    所有人都好像45度站立一样,他这是被打傻了吗?

    肩膀上的疼痛很快就消失了,只有脖子还有点儿疼。

    脖子?王璞定睛一看!妈呀!这回不是这该死的世界跑偏了!而是自己偏了——原来铁哥那一撞,愣是把他撞成了个歪脖子!

    他紧张地摸了摸自己早上出门时特意在头发上打的发蜡,还在,还在,相信发型依旧坚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头可断,血可流,发型千万不能乱。

    真是到了关键时刻,才能看出哪些话是真理,哪些话是狗屁。

    毕竟,青梅竹马就在身后,身负重伤没什么,发型乱了还让他怎么谈恋爱?

    哎呀!

    他还没想完,铁哥照着他的脑袋就又来了一次冲击波,这一回,大概铁哥也没考虑到他现在是个歪脖子,着力点偏了点儿,恰好照着王璞脑袋顶,来了一次重量级进攻。

    好家伙,发型最终败下阵来,如果有镜子,王璞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本一丝不苟的发型,已然变成了一个鸡窝。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王璞抖擞精神,迎面就撞了过去!

    到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什么章法,照着铁哥就伸出自己的铁拳。

    方才小黑人们那一出绝不是空枪,他坚信自己身体里一定有了什么变化,只是自己还体会不到。

    但他明显要失望了。

    伸出手,欸?怎么像是打在了棉花上?

    不是铁哥学会了太极,而是他压根儿就没打中对方!

    王璞忽然感觉到,自己从肩部到指尖都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儿力。

    不是霸体诀吗?哈?霸体呢?这简直连鸡蛋碰石头都算不上!

    鸡蛋碎了还有个蛋壳呢!还能流出个蛋清蛋黄呢!

    看他露出让人啼笑皆非的一招,铁哥等人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华是不是吃错药了,跟我说你厉害又邪门儿,厉害我没看着,邪门倒不假。”

    说罢,他收起拳法踱步朝王璞走来,很快,就与他近在咫尺。

    “这么近,我死定了。”王璞暗道:“他再伸出一拳,我小命恐怕不保,怎么办?怎么办?”

    此刻的他绝望到连召唤小黑人都不肯尝试了。

    铁哥再没犹豫,伸出两拳,朝着王璞的胸口,就砸了来——

    咦?什么情况?

    这一次,王璞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方才下意识闭上的眼睛一睁,竟看到铁哥一边用自己的花拳轻轻在他胸口“挠着痒痒”,一边一脸娇羞道:“小拳拳锤你胸口,小拳拳锤你胸口!”

    噗!

    这铁哥怕不是个戏精!

    除了跳广场舞,还有这等嗜好!

    王璞感到内伤不已,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如果能因此逃过一劫,那他还是愿意陪铁哥演下去的。

    但他庆幸了不到半分钟,就发现胸口的力道呈几何级在增大!

    铁哥来真的了!

    只见铁哥方才还娇羞的面孔愈发凶狠起来,一拳比一拳用力,一下比一下凶猛!

    王璞想用内功护住自己的真气,好歹留条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他挨着挨着,又觉得有点儿不一样。

    怎么……怎么挨打挨出通体舒畅的感觉了,就好像……就好像任督二脉被打通了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一想到任督二脉,王璞忽地觉得下腹一热,菊花一紧!

    不好!有情况!

    前一晚他突然想来点儿重口味,于是犒劳自己吃了一顿火锅。

    是特辣的。

    一种熟悉的气流在他腹部不断环绕,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什么真气。

    而是真屁。

    噗——

    这个屁不同凡响,既有泰山崩塌的气势,又有绕梁三日的余韵,一阵雷霆闪崩之后,是绵延不绝的回响,总之,不绝于耳就对了。

    王璞从没有放过这么长时间的屁,以至于他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听。

    但看着眼前所有人的反应,应当不是,大家都听到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屁的味道。

    一开始,没有味道,可紧接着,这屋子里就好像有一大筐臭鸡蛋被同时磕碎了。

    很好,很强大,很臭!

    有多臭呢?眼前的铁哥骤然收了手,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然后开始发力,一看他的架势和表情,王璞就猜出他在练传说中的闭气功。

    紧接着,铁哥身后的小喽啰全部体力不支,一个个瘫软晕倒,只有铁哥还坚持一立在原地,但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太久了……

    我不要面子的嘛!!!

    王璞欲哭无泪,这、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啊!!!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