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丑的奥义
    回光返照?

    王璞觉得眼前两人都像笼罩在圣光之中一般;而自己方才被铁哥暴揍的身体也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两个人的脸越凑越近,王璞揉揉眼,定睛一看——小胖儿?还有楚洛南?

    不不不,这绝不可能!

    他们应该正在和武成一中的鏖战之中,怎么可能会在他需要他们的时候就真得出现了呢?

    他还没想完,门口又冲进来一人,嘴里大声喊着:“一……一群饭耸!连朗个护崽子都逮不住!”

    王璞朝远处一看,说这话的是之前请他过来的那个黄牙老头儿,只是他那张嘴一开一合,说话听着不怎么利索。

    饭耸?护崽子?

    他定睛一看,原来那老头儿嘴上挂着个东西,怪不得说话那么费劲。

    如是看来,自己眼前的张小胖和楚洛南不是幻觉了?

    “老大!你怎么……”

    张小胖一脸焦急看着他,那样子就好像他命不久矣了似的。

    “我没事儿,挨打是挨打了,但不疼。”

    楚洛南在一旁发出一声冷笑。

    王璞知道楚洛南一向不怎么待见他,这回把张小胖搞得生不如死,估计更讨楚洛南的嫌。话说回来,他俩的关系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老大!你真没事儿?在小弟面前不用逞强……”

    “当然没事儿了,我什么时候吹过牛啊!我现在最多是丑了点儿,逊了点儿……”

    “那是丑了‘一点儿’吗?”

    一向冷若冰山的楚洛南终于发话了,他不张嘴还好,一张嘴能噎死人。

    王璞宁愿他当个哑巴。

    咳咳。

    楚洛南话音刚落,王璞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句咳嗽声,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是宁萌!

    宁萌醒了?

    搁平常,他是不在意别人在他面前占便宜的,但现在宁萌醒了,就不同了。

    “一向玉树临风的我,”王璞边说,边站了起来,莫名地觉得自己起码两米八,“再丑能丑到哪儿去?脸上的血肉模糊,都是男人的功勋章!”他硬着嘴回了句。

    “老大,”张小胖却愁容满面道,“不是功勋章的问题,您自己看看。”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调成前置摄像头模式,伸到了王璞面前。

    “真是,这群人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我看看自己男人威武的模样”——王璞如是想着,却被手机屏幕上的自己吓了一跳。

    血肉模糊就不说了,这都是小事儿,关键是,那嘴,还是自己的吗?

    只见他那张挂彩的脸上,赫然挂着两根香肠,是的,又红又肿的香肠。

    诸位看过《东成西就》放入书架吗?就里面西毒欧阳锋身中五毒散后那张嘴的样子,甚至可以说,王璞的嘴跟那个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璞……”

    宁萌虚弱的声音已经在身后响起,他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回头。

    “小胖,当不当我是你老大?”

    “这还用问吗?师娘叫您呐。”

    “当我是老大现在就去照顾师娘,这儿留给我……还有楚……还有你兄弟。”

    楚洛南在一旁还是一副不怎么看得惯他的样子,他也不想叫那么亲,自讨没趣。

    只见张小胖点了点头,转身队楚洛南道:“楚楚,这儿就交给你了,我们兵分两路,速战速决,等你。”

    平常总是插科打诨的张小胖,此刻面对楚洛南却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

    王璞知道现在不是想那件事的时候,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嘀咕:这俩人到底啥关系?

    “太感人了,滋溜。”

    几个人同时回头,看到早就被遗忘的铁哥,一张老大的丑脸上满是泪珠,众人胃中一动,顿时就想吐。

    王璞在心里拍掌,连铁哥都看出来了,张小胖和楚洛南之间的激情满满。

    王璞吐完,一抹嘴角,强忍着嘴上的痛楚,大步上前。为了心中的女神,他是死也不能回头。

    “老铁!我才是你的对手,今天我说什么也要打败你!”

    王璞在心里盘算着,哪怕之后输了,现在自己坚贞不屈,宁死不屈的背影也应该牢牢地印在宁萌的心里面了。

    更别提,现在有加强版的张小胖和他媳妇儿楚洛南相助,今天这一仗,一定有的赢。

    趁着胜意提着气,王璞觉得四肢都有了力气,被铁哥揍出来的毛病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

    “呵呵,就凭你?”铁哥抹掉眼泪,咧着大嘴惊诧不已,然后狂笑起来,笑得近乎直不起腰。

    “凭你的屁还差不多!”

    “我去!”王璞一个趔趄,一个屁弄倒了一屋子的人,虽然神奇到难以置信,可是却也丢人到没有朋友。

    他有心反驳,但被屁熏倒的女神还在后边站着呢,难道他还能当成否认不成……唉!自己放的屁,就只能默默承受其中只有自己知道的痛了!

    “怎么回事?”

    王小胖和楚洛南不知所以然,只当是眼前这个铁臂阿童木一样的东西在张口乱吠,一下子怒不可遏。

    绑架嫂子威胁大哥,本来就是不可饶恕的事情了,居然还敢大放厥词,侮辱那么帅气的大哥,我要把他打出屎来!

    王小胖上前两步,身旁的拳头攥紧,脸上冷笑连连,正打算放几句狠话,就在这时,铁哥忽然动了。

    “我告诉你,你是不知道这人的屁有……”

    话还没说完,忍无可忍早就不想忍的王璞,举着砂锅大的拳头就扑了上去。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再说下去!我可不想在小弟面前再丢一次人了,女神面前就已经很糗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糗了……

    铁哥大概是笑傻了,就那么睁着眼睛,眼看着砂锅大的拳头变成簸箕大,变成箩筐大,最后咚地落在他的脸上。

    连闷哼也没有,铁臂阿童木顺着王璞的劲头倒在了地上。

    王璞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铁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想。

    他这回根本没有催动小黑人,纯粹是愤怒之拳。

    难道我已经融会贯通那些武学了?

    哈哈哈哈,该死的小黑人,没有你们我也行……

    “王璞!”娇柔深情的女声钻入王璞的耳朵里,一道倩影猝不及防地冲到了他的怀里。

    系马达!

    王璞下意识地低头,宁萌下意识地抬头,情人的眼神对视在了一起。

    一个是铁骨铮铮,一个是柔情似水。

    宁萌的眼眶里很快就蓄满了泪水,她伸出自己的小手,轻柔而小心地触上了王璞的香肠嘴。

    “疼吗?”

    这不废话么……当然是――

    “不疼!”王璞一挺胸脯,咧嘴一笑。

    宁萌忍不住扑哧一笑。

    没办法,这张嘴是真的搞笑……

    但是区区一根香肠嘴,怎么能阻挡两个人伟大的……爱情呢!

    王璞缓缓地低头,嘴巴都不用撅起,就是天然的求吻意味。他离宁萌越来越近,宁萌满脸娇羞地闭上了眼睛。

    两人的距离一点点地缩小,王璞也如愿以偿的碰到了宁萌的柔唇。

    有点柔软,有点弹性,总之是很美好的。

    宁萌还没感受到更多,王璞唧唧哇哇的大声乱叫起来。

    他这是饱受摧残的受伤嘴唇,俗称香肠嘴,此中疼痛无法言说……

    “王璞,对不起。”宁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柔弱的道歉声里充满了失落。

    常言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王璞为美人出生入死,此时觉得死也无憾了,可是那嘴唇的感觉真的好爽啊……

    “瓜娃子!小赤佬!大废物!”黄牙老头瘪着嘴,声嘶力竭地努力呵斥着,这么半天才找回了一点点地存在感。

    王胖子看着老头张牙舞爪的模样,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楚楚,你去吧!”

    王璞心中想道,这都叫楚楚了,奸情罪证啊!实锤好基友……

    “好。”楚洛南惜字如金,毫不犹豫地抬腿走了出去。

    “不,楚洛南,还是我来吧,此事因我而起,也当由我结果。”

    不知道何时从温柔乡里出来的王璞,伸手挡在了楚洛南的面前。

    打进来之前,楚洛南和那黄牙老人只过了一招,但也窥得老人的一点力道,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现在王璞身受重伤,光是脸上就血肉模糊,发型也是一塌糊涂。

    而他明明已经赢得了美人的芳心,居然还愿意站出来,接着去和如此厉害的敌人去抗衡。

    楚洛南看着王璞的背影,顿时觉得这个不靠谱的家伙的身影,前所未有的伟大。

    “楚楚,你看,我没看错人!”

    王胖子站到楚洛南的身边,语气与有荣焉,骄傲得像个小公举。

    楚洛南则第一次,没有反驳王胖子关于王璞的赞美之语。

    “瓜娃子!你还老子的假牙!”黄牙老人隔着十来步远,突然伸出手来,朝着王璞扇了一个巴掌过来。

    王璞是看到黄牙老人刚刚被王胖子、楚洛南,赶进门来的狼狈相的,此时根本就不相信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功高人。

    认为他这一巴掌不过是愤怒之下的胡乱挥舞,所以一步一步坚定不移的向前走去,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躲闪的念头。

    轰隆……

    除了黄牙老人,众人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王胖子、楚洛南惊讶于王璞的毫无准备,王璞自己则是脑子都被打蒙了。

    他妈的!你这么大本事,居然让王胖子、楚洛南撵得到处乱窜,有病啊!

    “你打我也没用,铁哥已经倒下了。宁萌我们也救下了,我的帮手都是一顶一的好手,今天你根本就拦不住我们。”

    王璞脑子一转,噌得站了起来说道。

    他还记得对方绑架宁萌,逼得自己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老家伙从一开始,就极力避免和自己的武力冲突,显然很是有所顾忌。

    王璞有信心,在这种局势分明的情况下,他相信自己能凭着香肠嘴说服对方!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