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铁骨铮铮
    一场祸事消弭于无形。

    王璞看向楚洛南和张小胖,道:“说谢谢显得太过矫情了,这次,我王璞欠你们两位一个大人情。”

    若非两人及时赶来,王璞今天还真的要折戟在这不知名的小地方了。

    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宁萌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王璞恐怕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王璞的语气很真挚。

    张小胖摆了摆手,脸上肥肉一抖一抖的,笑嘻嘻的道:“老大这话说得,说起来,我要谢谢你才对,因为你的帮忙,让我在武术交流会上争了一大口气,嘿嘿……这下老子在家族里终于可以硬气一会了,真期待老头子看到我的表情啊……”

    “你也就这点志气了。”楚洛南很坦然的接受了王璞的致谢,然后鄙夷的看了张小胖一眼,他对自己这位损友是又无语又无奈,谁能想到,这个家伙平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在他那位老爷子面前硬气一回。

    “你懂个屁。”张小胖嘴一咧,两个人又斗嘴起来。

    作为常年与柳丑丑“交锋”无数次把柳丑丑气的要暴走的张小胖,嘴炮功夫几乎所向披靡,毫无疑问,楚洛南不是对手,很快便败下阵来。

    楚洛南气的一张帅脸都颤抖起来,“张小胖,来来,君子动手不动口,是男人我们就来干一架。”

    “呵呵……”张小胖不屑一笑,然后忽然捂住肚子道:“哎呀,不好,肚子痛,小洛洛,不是你小胖爷怕你,有种下次一战。”

    楚洛南:“……”

    王璞:“……”

    宁萌:“……”

    得咧,张小胖还是那个张小胖,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一点也没变。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王璞扶额无奈的打圆场,伸出双手往下一压道:“大家都是炎黄子孙,给我炎黄一个面子。”

    “看在王璞大哥的面……”张小胖话到一半,瞪大眼睛看着王璞:“老大,你,你……”

    楚洛南也听出了味道,脸一黑道:“王璞同学,过分了啊,你怎么也这么皮了?”

    一旁的宁萌被这三活宝也逗乐了,咯咯直笑,清脆的笑声如微风拂过的风铃,悦耳动人。

    闹了一阵后,几人心情都轻松起来,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宁萌,你没事吧?”王璞看向宁萌,刚才他故意逗闹,主要还是为了让宁萌放松下来。

    被人绑架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让人惶恐不已,更何况宁萌还是身为文科生的女孩子。

    “我没事吖,倒是你……”宁萌指了指王璞的“香肠嘴”,又被这喜感的一幕给逗乐了,她撅了撅自己的嘴唇,模仿王璞此时嘴唇的样子。

    看着那撅起的红润的朱唇,王璞心中一荡。

    “是不是很像鸭子嘴。”王璞哈哈大笑,只感觉心情大好,也不顾形象,学鸭子叫声“呱呱”起来。

    顿时,连楚洛南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气氛很是愉快。

    “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办?”王小胖看了一眼还在房子里躺着的铁哥,对王璞询问道。

    “小胖,楚洛南同学,你们先带宁萌回学校,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王璞想了想,道。

    “王璞,你想干嘛?”宁萌下意识问道。

    王璞道:“对这个事情做一个了结,我可不想你继续被人绑架。”

    “你不要乱来。”宁萌有些担心道。

    “放心,我自有分寸。”王璞笑道,王小胖和楚洛南自然没什么意见,点头应了下来,与宁萌离开了这栋复古二层结构老房子。

    在他们离开后,王璞笑意盈盈的脸,瞬间冷厉下来。

    他大步走进房子,那个叫做铁哥的人,还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说,是谁只是你这么做的?”王璞低头俯视铁哥,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面色肃杀。

    作为一个接受了十几年社会主义教育的三好青年,王璞在来到这个跑偏的世界后,一直还保留着原来的心态。

    得饶人处且饶人,从不会下死手。

    然而这次,他显然是真的动了杀机!

    他被彻底的激怒了。

    “我铁哥纵横江湖十几年,混到今天的地位,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讲义气,今天你就是杀了我,就是把我挫骨扒皮,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的!”铁哥铁骨铮铮道。

    “那我就成全你吧。”王璞点了点头,脚下用力几分,顿时,铁哥整张脸都快变形了,就在铁哥快要窒息的时候,王璞停下力道,自言自语道:“唔……就这样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对于你这种铁骨铮铮的汉子,应该让你生不如死……”

    “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在某个朝代有一种刑罚,首先把你整个人呢,埋在沙里面,埋好,只露出个人头,然后用把刀在头中间切开,打开个洞,然后再用水银灌进你的伤口里面,哇!你整个人就会奇痒难止。”

    铁哥下意识一愣:那又会怎么样啊?

    王璞呵呵一笑:“身体就拼命找洞钻了!这么敞开的头顶有个洞,表皮也不要了,啾的一声就钻出来了……唔,这次没有沙子,不过问题不大,我先去你院子后面挖个洞。”

    说着,王璞一把抓起铁哥就往后院走。

    “且慢!”铁哥咽了一口口水,脸色惨白道:“我说,我说!”

    “你不是义薄云天吗?”王璞奇怪的看向铁哥,道:“我看你还是别说了,走吧,我们去后院。”

    “这位大哥,大爷!”铁哥快要哭了:“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玩我了。”

    铁哥本来以为,王璞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高中学生,打心底便不相信他真敢杀人,可听到王璞的话后,他心惊胆寒了起来。

    恶毒,简直恶毒,哪里像个学生,简直就是恶魔啊。

    “是李华,一切都是李华指使的!”铁哥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脑全说出来。

    李华,果然是他。

    王璞冷若寒霜。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了,是铁哥的手机。

    铁哥巍颤颤的掏出一看,来电显示上,赫然是李华。

    “大哥,你看……”铁哥把手机递给王璞。

    王璞眯了眯眼,道:“接!”

    


    


    ps:书友们,我是一骑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