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乖乖等你回来
    “川哥,你是不知道当时那叫一个尴尬,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走廊上,余浪拉着南黎川说着八卦,“江浩辰很明摆着不想我们过去打扰他和班长的二人世界,结果老大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答应了。”

    “这就算了,写作业的时候,老大还一直打断江浩辰给班长讲题,不是说他错了就是说他解题方法有问题。到后来江浩辰被完全晾在一边。离开的时候,江浩辰那眼神,恨不得一口吃了老大,太可怕了。”余浪摸着胸口,一脸夸张的惊恐,表示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哈哈,老大估计是报复那天江浩辰的一拳吧。”南黎川哈哈一笑。

    “你们俩说什么了,考试快开始了,还不快进教室。”监考老师喊道,两人悻悻地走进教室。

    紧张的气氛环绕着整个初三,每场考试结束后,都有同学忍不住对答案,只是越对越心慌,连之后上课都听得心不在焉。

    “同学们,考试已经过去了,不管是好是坏,都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更应该更关注眼前的。这周双休大家回去都好好休息,我就不布置作业了。”

    李老师话音刚落,所有同学忍不住欢呼,看得李老师笑骂了一声。

    “好了严肃,我再说最后一句就放学,最近一段时间天气温差大,同学们多注意身体。”李老师说完,挥了挥手离开了教室。

    奚芮安收拾书包准备离开,瞥见一直趴着没动的同桌,伸手推了推:“司慕白,放学了,你不回去吗?”

    司慕白敛着眉抬头,修长的手指揉着发涨的额头,脸颊染上不正常的潮红。他张口,声音沙哑:“回去。”

    奚芮安惊了一下:“司慕白你发烧了吗,脸好红,不舒服就快去校医室挂水。”

    司慕白撑着脸望着她,笑了笑,声音低哑道:“我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有点头疼。”余光瞥见走过来的江浩辰,他收敛的笑意,“你和江浩辰先走吧。”

    奚芮安看了眼江浩辰,又有些不放心一个生病的朋友。

    “班长你先走吧,我陪老大去校医室看看。”余浪拍拍胸口,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态。

    “那行,一定要去看,然后开点药吃,回家好好休息,多喝热水。”奚芮安道。

    江浩辰有些烦躁,看了眼司慕白,直接将人拉走。

    司慕白笑不达眼底,目送两人离开后,冷然地盯着门口看了许久。

    “走吧老大,我们去校医室开点药。”余浪抓起两人的书包背上,伸手想将人扶起来。

    司慕白淡淡摇头,撑着桌起身:“我没事,直接回家,家里有药。”

    余浪因为担心,亲自将人送到家里后,看着他吃了药,这才离开。

    另一边,江浩辰正在和吴凯打台球,另一桌是南黎川和赵越对战。奚芮安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有些不放心的给余浪发消息。

    奚芮安:余浪,司慕白情况如何。

    余浪:班长放下,我已经送他回家了,药也吃了。

    看见这话,奚芮安这才松了口气。

    “和谁发消息?过来我教你打台球吧。”江浩辰拉着奚芮安道台球桌前,递给她一根杆子。

    奚芮安对这东西一直没什么兴趣,不过江浩辰要教,也没拒绝:“好啊,怎么打。”

    江浩辰简单的讲了一些要领,然后手把手教姿势。大庭广众之下,两人靠得很近,江浩辰的呼吸落在耳边,让奚芮安极为不自在,脸颊的温度缓缓爬升,心思更是不在打球上。

    咚,一颗球打歪,奚芮安连忙直起身,拉开和江浩辰的距离,红着脸道:“看来我没什么天赋,就不学了。这里面有点热,我去帮你们买饮料。”说完,人就往外跑。

    “哈哈,浩辰,你把班长吓走了。”赵越调侃地大笑。

    “滚。”江浩辰笑骂。

    吴凯把玩着杆子,怔怔地望着奚芮安离开的背影,笑得有些勉强。

    南黎川沉默地站在一旁,复杂地看了眼江浩辰,随后发泄似的将球一个个打进洞里。

    黑夜悄悄侵染天际,万千灯火一个接一个的亮起。

    奚芮安吃过饭后,往沙发上一座,准备看电视时,母上大人高亢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安安,家里没酱油和面条了,去你何阿姨家买点,明天早上吃面。”

    “哦。”奚芮安眨巴着眼,看了眼老神在在的老奚同志,认命的跑腿去。

    出了单元楼,一阵凉风吹来,奚芮安缩了缩脖子,加快了脚步。走到路口拐角,没注意和迎面而来的人直接撞上。

    “嘶。”

    奚芮安感觉自己像撞墙上似的,呲牙咧嘴地捂着额头。

    那人闷哼了一声,步伐踉跄地后退了两步,身子歪斜地靠着墙。

    接着路灯看去,少年脸颊通红,嘴唇苍白干裂,眉头因为难受而紧皱,那双沉静的眸子正闭着。

    “司慕白?”奚芮安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探了探他的体温,烫得她惊叫一声,“好烫,余浪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吃了药吗,怎么比下午那会还严重。”

    司慕白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一脸担忧的女孩,神情有些恍惚,手不自觉的就抓住了对方,整个人靠了过去。

    帅哥投怀送抱来的太突然,奚芮安表示自己小身板承受不住。她艰难地架着司慕白到路边的木椅上坐下,狠狠地喘了口气。

    “司慕白,你还行吗?”奚芮安忧心道。

    司慕白歪着头看她,目光迷离,傻笑地点头:“嗯。”

    奚芮安皱着眉看了眼四周,记得不远处有一家24小时药店。

    “司慕白,你坐着别动,我去给你买点药。”说完,起身准备离开,走了一步却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被拉住的衣摆。

    “别走,我会陪你。”司慕白仿佛看见了那日签下离婚协议书毫不犹豫离开的人,心顿时泛疼,紧抓着奚芮安的衣摆,祈求她留下。

    路灯下,司慕白情绪外露,痛苦、悔恨、爱意交织在一起,看得奚芮安怔住了,这个和少年平时淡然清冷完全相反的样子,让奚芮安感到陌生,却又莫名的有点心疼。

    “别担心,我等会就回来,乖乖坐着等我。”奚芮安放轻语调,脱了外套搭在司慕白身上,转身快速朝药店跑去。

    司慕白抓着衣服,侧头看着渐渐变小的背影,低笑着喃喃:“我会乖乖等你回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