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司慕白发火
    “司慕白同学,我喜欢你,请你收下。”

    法国梧桐下,一名女孩羞涩地将粉色信封塞给清隽少年,不等对方回应,捂着脸转身就跑。

    微风拂过,泛黄的梧桐树在树枝上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地上银碎的斑点,也跟着树叶跳动。

    树下的少年,面容清隽冷峻,身姿挺立修长,身着白色衬衣和黑色裤子,整个人如同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少年。他衬衣衣摆被风微微撩起,露出点点白皙肌肤。

    司慕白垂眸,睫毛敛下,在眼底映出一片阴影。清冷的目光在信封上停留了两三秒,随即毫不留恋地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不给任何人留下遐想的可能。

    少年迈着长腿离开,周围的人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小声的和身边的朋友议论。

    “学神果然不会看。”

    “心疼那妹纸,长的其实还不错。”

    “这学弟真的是太自大了,怎么能这么伤女孩子呢。”

    “就是就是。”

    以上是男生的聊天记录,反观女生,完全相反。

    “嗷嗷嗷,学神就应该属于我们大家的。”

    “就是就是,长的一般般哪里配得上学神嘛。”

    “那妹纸真有勇气,明知学神不会看,还要送,有什么意义呢。”

    “是啊,学神就是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

    过去两个星期,南阳新晋俩男神的名声早在开学那天打篮球开始,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

    类似这样的桥段,几乎每天都要上演,所以很多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聊聊两句,就散了。

    司慕白提着酸奶上了教学楼,刚走到二楼老师办公室外的楼梯,就碰见抱着一摞练习册的奚芮安。

    整个班虽然只有四十个人,可四十本练习册加起来也不轻。奚芮安抱地有点吃力,额头都出汗了。

    司慕白皱眉,也来不及思考老师怎么就叫一个女生来抱练习册,连忙上前,将练习册接过来:“我来,你拿酸奶,我给你也买了一瓶。”他侧着身,眼神示意女孩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

    “司慕白,这个很重的,我帮你分担一点儿吧。”奚芮安提着酸奶,眨巴着眼看着少年。

    她倒不是怕少年抱不住,而是怕等会回去的路上,自己被那些女生愤怒的目光杀死。

    司慕白挑眉一笑,似乎一眼就看透了奚芮安的想法。他将练习册放在旁边的窗台上,伸手拿了大约七八本的样子,递给她。

    “给你。”他笑,一抹阳光刚好落在他眼上,桃花眼波光潋滟。

    奚芮安仿佛被迷惑了一般,呆呆地接过那几本练习册,等少年走了好几步,都没反应过来,傻兮兮地站在原地。

    “奚芮安,傻愣着干嘛,快上课了。”少年的嗓音在楼道里响起,因为空旷的原因,显得声音悠远空灵。

    “啊,来了。”奚芮安回过神来,神色微囧,抬手蹭了蹭有些发热的脸,埋着头跟了上去。

    她看了眼四周,有些庆幸。还好是在老师办公室外面,没学生来这里玩,不然糗大了。

    而走在前面的司慕白,眼底满是笑意。

    他算着两人分手的时间,无声地笑了笑。现在已经九月中旬了,还剩半个月……

    下午放学,因为双休的关系,公交车站人挤爆了。

    奚芮安和学校的两位风云人物站在一起,注定受到来自各方的关注。不过也因为两人的原因,其他人离三人都保持一点点距离。

    等三人上了公交车之后,女生们眼巴巴地望着逐渐远去的车,就差含泪咬手帕了。

    “真羡慕奚芮安,有个长得那么帅,脾气那么好的发小。还有学神这么棒的朋友。”

    “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嘛。”

    “还好还好,听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

    公交车走走停停,因为没有座位,奚芮安靠在后车门附近的栏杆上。她低着头,两只手拿着手机敲敲打打。

    不用想,司慕白就知道她在给谁发消息。

    突然,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奚芮安没抓着栏杆,整个人跟着惯性往前倒。

    她低呼一声,手机落在了地上,两手下意识地在空中捞了两下。

    司慕白本就站在奚芮安前面,又一直关注着她。在车子急刹车的那一瞬间,他几乎想都没想,转身,一手勾住女孩的纤腰,将人抱进怀里,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吊环,手背上青筋因为力道太紧,非常明显。

    南黎川站的远,反应也不及司慕白。好在司慕白反应及时,两人都没事。

    “奚芮安,车里玩什么手机,不要命啦。”南黎川板着脸呵斥道,是奚芮安从未见过的凶。

    她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两下,呐呐地看着第一次朝自己发火的发小,整个人缩了缩,躲在司慕白怀里。

    司慕白同样沉着脸,薄唇紧抿,有些冷,黑沉的眼藏着怒。

    他没说话,抓着女孩的手放在栏杆上,让她抓紧,低头将手机捡起来,放进她书包里。

    公交车里,大多都是南阳的学生。看着这一幕,不是当事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觉得学校的两位男神好可怕。

    他们目光落在两手紧抓着栏杆,缩着脖子,可怜巴巴望着两位男生的女孩身上,目光里都透着怜悯,心里默默点蜡。

    奚芮安真的是被吓到了,除了差点摔倒的原因,还有被南黎川吼了,心里泛起委屈。可又因为自己确实做错了,无法反驳。

    她垂下小脑袋,吸了吸鼻子,默不作声。

    突然,头被揉了两下,她抬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司慕白。

    不用想,少年肯定生气了。虽然两人做朋友没多久,可少年从来没对她摆出这样的表情。

    “受伤了吗。”少年嗓音平淡,却莫名让人头皮发麻。

    奚芮安咬着唇摇头,两只杏眼湿漉漉的,像只受欺负的小兔子。

    司慕白心里松了口气,这才开始说在车上玩手机的问题。

    “你知道吗,如果我没接住你,你会变成什么样?”

    奚芮安眨着湿漉漉的眼望着他,小声道:“会受伤。”

    司慕白:“不止,有可能面部挫伤,手肘,脚腕,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有可能受伤,严重程度不一,有可能脱臼,有可能骨裂。”

    奚芮安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两下。

    他淡淡地问她:“知道错了吗。”

    奚芮安点头:“知道了。”

    “下次还玩吗。”

    奚芮安摇头,弱弱道:“不玩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