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奶糖
    “算了,我去厕所照镜子。”她慌张地说道,接着便想转身去走廊尽头的厕所。

    “等等。”司慕白敛下眼底的笑,一本正经地拉住女孩纤细的手腕,抬起另一只手落在她的头上,手指拔弄着一撮头发。

    奚芮安浑身僵住,呆愣地看着他。头顶的感觉太过清晰,宽大的手掌很暖,拨弄头发时,牵动了头皮,不疼,却有些发痒。

    一股带着热气的风吹过了,撩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又拂过她的脸,加剧了她脸上的温度。

    就快她坚持不住的时候,头顶传来他低柔的嗓音。

    “好了。”

    奚芮安松了口气,小声说了句“谢谢”后,低着头摸了摸头,又盯着脚尖发呆,就是不抬头看旁边的人。

    司慕白将女孩地反应看在眼里,唇角无声地扬起,桃花眼在阳光下荡着笑,灼灼生辉。

    这个时间段,所有的人仿佛有了默契,不是躲在班里偷窥就是站在走廊上光明正大地看。

    看着司慕白挑着奚芮安一撮头发玩了一会儿后,就见女孩有些害羞地低着头。

    围观群众忍不住想给大佬递茶,学神不愧学神,居然这么会玩儿。

    作为围观群众之一的南黎川,咧着嘴灿烂一笑,看两人差不多了,这才慢慢走上去。

    “老大,安安,我都快饿死了。”南黎川大叫着小跑过来,“我们快去食堂吧,去晚了我最爱的糖醋排骨就没了。”

    “嗯。”奚芮安点了点头,走在前面。

    南黎川勾着司慕白的肩,用只有两人的音量和他说话。

    “老大,厉害呀。”

    司慕白挑眉,斜睨了他一眼,无声地笑了笑。

    南黎川:“诶,我听说你逃课跑出去买大白兔奶糖,是不是真的?这个糖甜的不行,你居然喜欢吃这个?”

    司慕白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打掉他搭在肩上的手,大步往前走到奚芮安身边,和她搭话。

    “等会想吃什么。”

    “没什么胃口,到时候看看吧。”

    “没胃口?身体不舒服吗?要不先去校医室吧。”

    奚芮安听这话,连忙摆手:“没有身体不舒服,就是心情有点不好。”

    假一本正经的司慕白继续道:“心情不好?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不过不说也没关系。”

    奚芮安抠着手指,没接话,想着要不要说,不说他们迟早也会知道。

    身后,南黎川看着某人不要脸地给自己加戏,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心里大写的服气。

    明明知道原因,结果装的跟真的不知道一样。老大果然是老大,牛逼牛逼。

    到了食堂,一片嘈杂。不过当三人出现后,有那么几秒的安静,随后议论的更加激烈了。

    南黎川如愿打到了他惦记的糖醋排骨,三人端着餐盘在角落里坐下。周边的人在看见三人坐下时,纷纷闭上了嘴,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奚芮安因为没什么胃口,打的菜都比较偏清淡。

    南黎川边吃边说话,说今天早上,物理老师来上课的时候忘记拉拉链了,整个班都在偷笑。最后还是物理课代表,写了张纸条放在桌角,让路过他的物理老师看。

    接着老师就捂着裤裆跑了出去,当时全班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噗,难怪今天听见你们班在笑,原来是因为这事啊。”奚芮安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啊,当时我们想了各种办法,怎么告诉老师他没拉拉链,最后物理课代表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南黎川回想起来,忍不住拍了两下桌子,又笑了起来。

    “诶,那物理课代表在纸条上写了什么呀。”奚芮安好奇地问。

    南黎川噗嗤一笑:“当然是写,老师,你拉链没拉啊。”

    奚芮安捂着嘴笑,突然,一双筷子夹着一块鸡肉出现在她视线里,然后鸡肉放在了她碗里。

    她有些懵圈地抬头看着对面清隽的少年,满脸的疑问。

    司慕白淡定地看了眼她的餐盘,缓缓说道:“多吃点肉,别光吃菜。”

    南黎川和奚芮安同时看着餐盘,里面都是素菜,饭菜也没怎么动。

    “小安子,你今天怎么光吃素的啊。来,哥给你块排骨。”说着,他夹了一块瘦肉居多的排骨放在她盘子里。

    被人这样牵挂着,奚芮安心底隐隐发烫。她冲两人笑了笑,放下筷子,深吸了一口气。

    “我和江浩辰分手了。”她垂着头,低声道,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地抓在一起。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松了口气。只要她能说出来,一切都好办。

    南黎川:“分手了?那感情好呀,我早就说过那小子不咋地,你偏偏听不进去。别难过了啊,哥哥我请你吃大餐,然后给你找个更好的。”

    司慕白给了南黎川一个赞赏的眼神,接过他的话说道:“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奚芮安吸了吸鼻子,勉强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性格不合呗。”

    南黎川:“不会在和好了吧,要是他又要死要活,你可不要心软。”

    奚芮安噎语,瞪了他一眼。

    司慕白:“一段感情出现了裂痕,就算和好,也回不到最初。”

    对于他说出这样的话,让奚芮安忍不住诧异。

    司慕白笑了笑,继续道:“如果你还在犹豫不决,你可以想想,你和他在一起,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如果是坏处多,那就没有必要再跳入火坑。”

    奚芮安听得一愣一愣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司慕白看了好久才缓缓说道:“司慕白,你懂的真多,你以前也谈过女朋友吗?”

    司慕白微微一笑,送分题来了。

    “没有,不过作为一个男人,就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难过落泪,你说是吗。”说完,他想起了暑假彻夜研究的那些各种各样的言情。

    辛苦总算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奚芮安被这句话惊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她手托着腮帮子,语气羡煞地说:“司慕白,你以后的女朋友肯定会很幸福。”

    南黎川被这话呛住了,他刚好吃了一口干煸土豆丝,还好巧不巧地吃到了一个干辣椒,卡在嗓子眼里,像被火烧一样。

    他连忙抓起旁边的水,仰头狂灌。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奚芮安看着咳出眼泪,满脸通红的人,从兜里拿出上午没吃完的大白兔奶糖带给南黎川,“吃颗糖缓缓。”

    司慕白目光落在奶糖上,笑意僵硬了片刻,给了南黎川一个冷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