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半夜来电
    夜已深,月亮已经高高挂在漆黑的天空上。银白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照进卧室,带来一点光亮。

    一米五的床上,奚芮安抱着大海豚,盯着窗台上,沐浴在月光下的多肉看了许久,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整个卧室陷入安静,空调运作的声音在这深夜里,就显得更明显了。

    蓦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床上的人烦躁地皱眉,抱着海豚翻了个身,没有理会。

    过了会儿,震动没了,床上的人松开眉头,蹭了蹭怀里的海豚,继续睡。

    然而,对面的人并没有放弃,手机再一次地震动起来。

    奚芮安烦躁地睁开眼,不爽地揉着头发,嘟囔一声扰人清梦。她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赵越。

    她想也没想,直接挂了电话。电话挂了没几秒,又在手里震动起来,震得手心发麻。

    奚芮安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喂。”

    “奚芮安,浩辰喝醉了,拿着刀在胳膊上自残,在酒家夜排档,你赶快过来吧。”

    赵越语气很急,说话间,那边还传来兵兵蹦蹦的声音。紧接着,赵越喊了声“浩辰”,电话就挂断了。

    奚芮安呆呆地举着手机,听着嘟嘟声,愣了许久。

    拿刀?自残?

    她猛地回神,连忙拿起衣服换上,带着手机钱包钥匙,偷偷出了门。

    酒家夜排档,是六中附近的一家也烧烤店。在六中读初中的几年,奚芮安也没少去。

    深夜十一点半,被路灯照得亮堂的大街上,空无一人。一阵风吹过,树叶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倒映的影子随风摆动。

    奚芮安拢了拢衣领,迈着腿不断奔跑。

    她家离六中并不算远,十几分钟后,就到了目的地。

    夜排档是摆在路边的,放了几张桌子和大伞。

    奚芮安到的时候,江浩辰已经喝了不少酒,此时正抄起酒瓶想和吴凯干架。周围一群人拉着两人,不断劝说。

    她呆愣地站在原地,目光盯着江浩辰的胳膊,上面沾着暗红色的液体,伤口深的地方,血肉外翻,有些触目惊心。

    赵越眼尖的发现了奚芮安,拉着人连忙大喊:“浩辰,奚芮安来了,奚芮安来了。”

    他的声音,不仅叫住了江浩辰,还拉回了奚芮安的思绪。

    这句话像一个暂停键,周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站在几米开外的女孩,一阵打量。

    “奚芮安。”江浩辰痴笑着喊她。

    他推了几下旁边的人,挣脱拉着他的人,步伐踉跄,一步一步地朝女孩走去。

    “你来啦。”他脸上扬起笑,笑得像个孩子,看见自己心爱的宝贝,“我等你好久了,给你打了好多电话,可是你不理我。”

    他伸出手,拉住女孩,小声叨叨,话里透着委屈难过。

    奚芮安没动,低下头看着他的胳膊,吸了吸鼻子,眨了两下眼睛,憋回鼻尖的酸涩和眼底的湿润。

    “有意思吗,江浩辰。”她嘲讽地说道,“自残,打人,你想证明什么?”

    江浩辰晃了两下,扶着有些发晕的头,道:“奚芮安,那臭小子欺负你,我收拾他了。他以后也不在是我的兄弟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后面,吴凯看着两人,低下头,双眼发红地紧捏着手,内心复杂难解。

    奚芮安挣开江浩辰的手,退了一步,低声道:“赵越,送他去医院。”

    “好。”赵越上前,想带江浩辰走,可这人盯着奚芮安看,硬是不肯走,“奚芮安,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一起。”江浩辰目不转睛地看着奚芮安,执拗地说道。

    奚芮安抿着唇,盯着他看了半响,败下阵来,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等医生上完药,已经十二点多了。

    奚芮安:“很晚了,明天还要上课,我先回去了。”

    赵越:“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你一个女生,不安全。”

    江浩辰拉着奚芮安的衣摆,弱弱地小声说:“我送你回家。”

    最后,三人搭了一辆出租车,先将奚芮安送到家,再送其他两人。

    来回这么折腾,奚芮安感觉身心疲惫。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太阳代替了月亮,阳光照进卧室,使得整个卧室大亮。

    奚芮安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无力地翻身坐起,去了洗手间洗漱。

    到了学校,教室空无一人。

    她放下书包,趴在桌上。

    李洋走进教室的时候,看着桌上趴着的人,愣了一下,退到门口确定了自己没走错,这才慢慢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动作很轻,放下书后,就出了教室,蹲在门口。

    时间慢慢过去,到教室的人越来越多。每个八班的同学进教室前,都被李洋给拉住,说副班在教室睡觉。

    八班的人非常了解地点头,接着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司慕白来的时候,班里的人已经到了一大半。他今天起得很早,绕了小半个城市去品记买蛋糕。

    李洋看见司慕白,仿佛看见了救星。他连忙迎上去,巴拉巴拉地把事情讲了一遍。

    司慕白站在门口看了眼,整个教室非常安静,女孩趴在桌上,似乎睡得很沉。

    “做得很好。”他赞赏地拍了拍李洋的肩,不理一脸兴奋的李洋,抬脚进了教室。

    司慕白在位置上坐下后,旁边的女孩终于有了动静。她抬起头,两眼眼眶有些泛红,里面布满了红血丝,一看就是一夜没睡。

    她没说话,沉默地翻出作业本交给组长,翻出英语书,盯着词汇表发呆。

    司慕白敛着眉,漆黑的眼里阴沉沉的,却什么都没问。

    奚芮安有个习惯,只要生气或者心情不好,都会沉默不语一个人呆着。

    他将蛋糕放在抽屉里,沉思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昨天回去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

    这就像不好的开端,早自习英语听写,她一个单词没写,被老师批判也没反应。上课抽问,也答不上来,被老师叫到后面站着上课。

    整整一个上午,高一八班气氛异常压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