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飞来横祸
    次日,看完日出,吃过早餐后,一群人就下山了。唯一和上山不同的是,少了两个单身狗,多了一对小情侣。

    有异性没人性的夏瑶下山后,就拉着新晋男朋友去约会了,其他人一夜没回家,都打算先回家,下午再约。

    出去玩了一趟,奚妈妈感觉自己女儿情绪终于恢复了,兴奋之下,她拉着女儿出门买衣服。

    “宝宝,前几天不开心是因为课程太难,怕考不好吗?”奚妈妈小心翼翼问道。

    提起成绩,奚芮安也有些失落:“妈妈,这次考砸了,不过我下次会努力的,司慕白让我不懂的就问他,期中考试一定没问题。”

    奚妈妈慈爱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温柔说道:“不着急,妈妈相信你。”

    母女俩在商场里转了许久,中午挑了一家店吃饭后,下午继续买。

    而另一边,司慕白披着浴巾从洗手间里出来,进了卧室换了身衣服,随意擦了一头松散的碎发后,就拿着钥匙钱包手机出门了。

    商业步行街,是女人购物的天堂,来来往往的人,几乎都是女人。

    奚芮安挽着妈妈的胳膊在一家家商店里穿来穿去,两人手里已经提了好几个袋子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这购物欲一旦被激发出来,想停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突然,奚妈妈停下了脚步,拉着女儿指着马路对面,某家商店橱窗里的衣服说道:“宝宝,那套衣服你穿着肯定非常好看,走,过去试试。”

    奚芮安踮着脚尖望过去,透过人群,看见放在玻璃后的衣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衣服是件外套,颜色非常艳,嫩黄的色彩非常惹眼。模特带着的帽子上,还有两个艳红色的角,看起来非常可爱俏皮。

    奚妈妈拉着女儿站在路口等红绿灯,一双眼又在其他几家商店转悠。

    突然,刺耳的急刹车传来,人群快速地尖叫散开,奚芮安和母亲被撞散。

    她有些心慌,回头四处张望,奋力地挤开周围的人,大声喊着妈妈。

    蓦地,奚芮安瞳孔猛缩。感官慢慢抽离,周围一切仿佛被人按下了慢放,她看见一辆失控的轿车出现在奚妈妈身后,而奚妈妈背对着车四处张望,嘴里叫着女儿的名字,还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奚芮安满脸惊慌,两手扒开人群朝前跑去,凄厉地尖叫:“妈妈,车,躲开!”

    奚妈妈听见女儿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黑色轿车冲自己开来,她来不及闪躲,腰腹一痛,整个人就被撞了出去,落在旁边草坪里。

    “妈妈!”凄厉地叫声仿佛要划破天际。

    奚芮安满脸泪痕地挤开人群,看着一脸是血,躺着抽动的母亲,胸腔里的空气仿佛被抽干,心抽痛的缓慢跳动。

    “妈妈。”奚芮安嗓音带着颤音,她伸出手,抓着母亲那双温厚的手,泪如雨下,“妈妈,你看着我,看着我,别睡,好吗。”

    “我送你去医院,医生会救你的。”

    奚芮安咬着唇,颤抖地在身上找手机。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小妹妹别怕,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旁边有人说道。

    奚芮安哭着点头,抓着母亲的手,结结巴巴地说话:“妈妈,你不是说……说今天晚上给我做饺子吗,我最爱吃你抱的饺子了,等晚上回去,我们一起包饺子好不好,呜呜呜。”

    她满脸狼狈,身上米色的裙子血迹斑驳,脸上也沾了一些血迹。

    不远处,司慕白和南黎川正准备进一家网吧,瞥见前面围着一群人,和隐隐传来哭声,脚步不知怎么停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南黎川好奇地踮起脚,伸长脖子往里看。

    “刚刚有辆车失控了,撞了人,还一下撞了三个。”

    “有个好像没气了。”

    周围人小声议论,语气满是怜惜。

    司慕白眉头紧皱,听着里面隐隐的哭声,觉得有些耳熟。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抿着唇,拨开人群挤进去。

    南黎川愣了一下,立马跟上,走了两步,他声音有些发抖地说道:“老大,这声音有点像……小安子。”

    终于挤到最前面,两人看着趴坐在地上,佝偻着背的女孩,身体狠狠颤了一下。

    “安安。”司慕白上前,将瘦小,哭的快晕过去的女孩抱在怀里,“别哭,没事的,没事的。”

    奚芮安红肿的眼看着来人,像是找到了依靠的人,抱着他嚎嚎大哭。

    “司慕白,我妈妈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对不对。她刚刚还在说晚上要给我包饺子,还说要去对面给我买那件衣服,说我、说我穿起来一定很好看,呜呜呜呜。”

    司慕白轻轻拍着女孩的背,另一只手抓着奚妈妈的手,认真地说道:“阿姨,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

    奚妈妈半眯着眼,勉强地笑了笑,想开口说话,可一张嘴就吐血。

    “阿姨,别说话。”司慕白一脸凝重,将奚芮安交给浑身僵硬的南黎川,转身蹲在奚妈妈身边,做了简单、提高生存机率的措施。

    南黎川脸微微泛白,眼眶泛红,抱着发小的手也微微发颤,心里也非常仿徨害怕。

    好在没过多久,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地来了。

    ——

    奚妈妈被推进了手术室,南黎川狠狠地砸了墙,抱着头坐在椅子上。

    奚芮安蹲在角落,红肿的眼望着亮起的红灯,小小的身子还一抽一抽的。

    司慕白看着心疼,走过去将人抱在怀里。

    他下巴抵着女孩的头,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声音柔和的安抚:“不会有事的安安,阿姨那么好的一个人,老天爷舍不得带走她。”

    奚芮安睫毛颤了颤,抬头看着少年,苍白着脸,轻声道:“真的吗?”

    “嗯。”司慕白将人抱起来放在旁边座椅上,从兜里拿出手机递给她,“给叔叔打个电话吧。”

    奚芮安颤着手接过手机,手指不稳地摁着数字,边摁眼里的水珠跟着掉下来。

    好不容易把电话播出去,那边还没接通,女孩又低声呜呜地哭了起来。

    听筒里,嘟嘟两声后,奚父厚重的嗓音就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奚父话还没说完,听着这边的哭声,疑惑道:“是安安吗?”

    一句话,让奚芮安瞬间瓦解,崩溃地哇哇大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