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偷跑离校
    夏家的门,最后还是夏瑶开的。

    再看见她的那一瞬间,奚芮安和李天睿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夏瑶头发凌乱,半张脸肿得老高,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她牵强地冲两人笑了笑,来不及说话,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李天睿连忙将人抱住,焦急地喊着夏瑶的名字。

    奚芮安捂着嘴,眼泪水在眼里打转:“阿睿哥,我们快把夏瑶姐送医院吧。”

    李天睿慌忙道:“对,对,送医院。”说着,他将夏瑶背起来,焦急地匆匆下楼。

    奚芮安临走前看了眼夏家,整个客厅一片狼藉,夏海脸上更是一片冷漠。他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女儿,低着头小心翼翼问着妻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市医院,奚妈妈隔壁病房,夏瑶被推了进去。

    李天睿抱着头坐在一旁,情绪有些崩溃。

    “大面积烫伤,轻微脑震荡。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他根本就不配!”他低吼着,声音有些哽咽。

    奚芮安坐在一旁,捂着嘴,小声地抽泣。

    奚爸爸沉着脸坐在一旁,拳头捏的很紧,手背青筋暴起。

    突然,病房外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两个俊秀少年站在门口。

    南黎川先看了眼床上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夏瑶,才开口说道:“夏瑶姐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奚芮安看着两人,眨了眨水雾朦胧的杏眼,一抽一抽地说道:“背部大面积烫伤,轻微脑震荡。”

    两人身体一震,脸色更加难看。

    奚爸爸揉了揉发涨的头,冲几个孩子说道:“你们明天都还要上学,都回家休息吧,有叔叔在这里看着,不会有事的。”

    几个人沉默不语,显然都不想走。

    奚爸爸头疼了:“你们这群孩子,怎么这么犟呢。你们留在这里,夏瑶又不会立马好起来。”

    李天睿抓了把头,哑着嗓子说道:“叔叔,你照看阿姨已经够累了,瑶瑶这里我看着就好。”

    “安妹妹,小川,慕白,你们先回去吧,等明天放学了再来。”

    屋外,天黑如浓墨,没有星星月亮,看起来格外的压抑沉闷。

    奚芮安扯着被子闷头盖上,辗转反侧许久,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这一晚,有人难眠,有人却睡的酣畅。

    次日,只睡了一两个小时的奚芮安精神不济,加上心里担心着夏瑶,整个上午,老师讲的什么完全没听进去。

    中午放学,奚芮安吃过饭后在校门口徘徊,想出去。可南阳高中中午是不允许外出的,想要出去,必须得找班主任拿请假条。

    司慕白轻轻摸了摸女孩的头,低声道:“跟我来。”

    三人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南黎川走在最后面,注意周围的学生有没有跟上来。

    “来这里干嘛?”奚芮安看着周围,是学生宿舍后面的小林子,平时很少有人来。

    司慕白指了指废旧的铁门,淡声道:“从这里出去。”

    南黎川眼睛一亮,拍了拍司慕白的肩,赞赏道:“可以啊老大,快快快,我们赶紧离开。”

    小心看了眼周围,确定没人后,三人翻过铁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学校。

    出租车上,司慕白对两人说道:“等会小心点,别撞到了奚叔叔。”

    两人乖巧地点头:“嗯嗯。”

    到了医院,司慕白将两人安全送到病房后,借着去洗手间的借口,去了缴费台,缴足了夏瑶后面一段时间的一些费用。

    只是回去的时候,却刚好碰见从病房里出来,准备去夏瑶病房的奚爸爸。

    他眉头微挑,脚步没有停留地走上去,喊道:“奚叔叔。”

    夏瑶病房里,正在小声说话的几人顿时停住了,齐齐扭头看向门外。

    奚芮安有些慌乱地站起来:“怎么办,我爸过来了。”

    南黎川看了一圈病房,没找到藏身的地方:“病房里也没哪里可以躲的。”

    “别急,不是还有慕白吗。”夏瑶轻笑一声。

    门外——

    奚爸爸疑惑地看着司慕白,问道:“慕白,学校中午不是不让外出吗?你怎么来医院了?安安她们也来了?”

    听到这句话,奚芮安的心高高地提了起来,一双大大的杏眼瞪得圆溜溜的,紧张地望着门口。

    司慕白轻笑一声,淡淡说道:“没有,班里有个同学身体不太舒服,老师让我送他来医院。我想着都来医院了,就过来看看阿姨和夏瑶。”

    夏瑶病房里,几人听着这话,忍不住为他点赞。当真是有条不紊,镇定自若,66666。

    奚爸爸不疑有他,笑着将司慕白带入病房:“那快进来吧,你阿姨刚刚还念叨你呢。”

    司慕白笑着应话,跟着奚爸爸进了奚妈妈病房。

    夏瑶病房里,奚芮安和南黎川齐齐松了口气,看得夏瑶一阵好笑。

    夏瑶道:“看你们胆子小的,多向慕白好好学学。”

    奚芮安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我这不是最近倒霉事太多,怕我爸收拾我嘛。”

    南黎川搭着奚芮安的肩,冲两人摆手:“好了,我们先溜了,等下午放学再过来。”

    李天睿笑了笑,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了眼外面,冲两人招手:“赶紧的,趁叔叔还没出来从那边下去。”

    俩人嘿嘿一笑,偷偷看了眼隔壁病房,连忙跑路。

    李天睿看着两人消失在转角,轻笑一声,刚准备进病房,旁边门就打开了。

    “阿睿。”奚爸爸喊道。

    李天睿笑的温雅:“叔叔好,慕白怎么来了?”

    司慕白淡淡一笑,桃花眼里带着一抹深意:“送同学来医院,顺便看看阿姨和夏瑶。”

    李天睿:……送安妹妹和小川,可不就是同学吗。内心大写加粗的服。

    司慕白小坐一会儿,便以要上课了为借口离开,在医院门口和另外两人汇合。

    奚芮安手里拿着两瓶饮料,看见司慕白后,一脸兴奋地朝他跑去,将其中一瓶水给他:“司慕白,表现非常棒,这是奖励你的。”

    南黎川上前勾着司慕白的脖子,调侃道:“老大,你果然是专业的。”

    司慕白手肘在南黎川左腹抵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道:“谢谢夸奖,不过你能离我远点吗,靠这么近,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南黎川:……我是谁,我在哪里!懵逼脸jpg

    奚芮安在一旁捧腹大笑,笑得眼角都湿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