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摸摸头
    几天过后,学校关于奚芮安和司慕白恋爱的八卦仍然作为闲暇之余谈论的话题。

    不过绯闻主角没有丝毫要避嫌的行为,仍然高调地出双入对,游走在学校各个地方。而校方老师似乎都像没这回事一般,什么反应都没有。

    “诶,是奚芮安和司慕白他们。”

    “真想不通学神为什么会和那种女生在一起。”

    “就是,那奚芮安脚踩两只船,真是不要脸。”

    ……

    奚芮安正在排队买奶茶,听着有人说自己,扭头看去,两个不认识的人。

    那两人也许是心虚,立马转身就跑了。

    奚芮安瘪了瘪嘴,咬着吸管喝了口温热香甜的奶茶,心里的那些不爽瞬间消失了。

    突然,头被人敲了一下。她一手摸着头,转身控诉地看着高大的少年。

    “干嘛敲我,敲笨了谁负责。”奚芮安微微仰着头,觉得司慕白好像又长高了。

    司慕白低低的笑有些短促,伸手轻轻推了她一下,示意她该走了:“放心,我会负责的。”

    低沉的嗓音柔和,却又缱绻透着些许暧昧。特别是少年那柔和的桃花眼,更是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

    奚芮安往前小跑了两步,伸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吸了一大口奶茶,平复有些小鹿乱撞的心。

    她扭头看着少年,吐了吐舌头做鬼脸,傲娇道:“切,谁要你负责了,别占我便宜,哼。”

    司慕白目光落在女孩泛红的耳垂上,唇边弧度扩大,嘴里却说着无辜的话:“安安,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负责提高你的学习成绩。”

    奚芮安噎语,脸顿时染上两朵红云。她狠狠瞪了眼少年,冷哼一声,加快脚步往前走,似乎打算甩掉他。

    不过过了几分钟,本以为甩掉某人的奚芮安一回头,就看见那人一手拿着从图书馆借的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一身轻风云淡。

    奚芮安:……为毛她走的气喘吁吁,这个人还悠然自得的如同散步一般。

    司慕白迈着大长腿,三步并作两步地靠近奚芮安,侧着头看着她,眉眼柔和,侧脸轮廓完美到犯规。

    他轻挑了下眉头,掩下桃花眼底的笑,疑惑道:“怎么了,不是急着回教室吗?”

    奚芮安:……尽管被美色秀了一脸,可还是想打他!

    腿长了不起啊!我腿短我骄傲!

    到了教室,奚芮安也不和他说话,拿着练习册就开始做题。

    司慕白无奈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一丝宠溺。他伸手摸了颗糖,放在她桌上。手顺势而上,落在那颗小脑袋上,轻轻揉了两把,惹得女孩控诉,这才收手。

    “乖乖做题,我去帮你打水。”他说完,拿起两人的水杯,出了教室。

    奚芮安摸着头,看着桌上的大白兔奶糖,小声嘟囔:“什么嘛,当我是几岁小朋友啊。”

    开水房内,没其他人,司慕白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按着开关接水。

    “班长,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李洋疑惑地挠头。

    司慕白没看他,目光落在水杯慢慢高涨的水位线上,轻风云淡地说道:“李洋,你是南阳初中升上来的吧。”

    李洋点头:“是啊,怎么了?”

    “你找人问问,那些我和奚芮安的谣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李洋眼睛一亮,拍了拍胸脯说道:“嘿嘿,没问题老大,交给我。”

    次日,是双休。

    奚芮安三人先去了医院看奚妈妈,同时接夏瑶出院。

    市医院,奚妈妈病房内,一群人随意而坐。

    夏瑶道:“叔叔,阿姨情况怎么样,医生有说什么时候出院吗?”

    奚爸爸说道:“大概下周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医生说回家也要好好静养。”说到这件事,奚爸爸似乎总算松了一口气,脸上带了些许笑意。

    奚妈妈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她早就躺不住了,奈何丈夫不允许她提起出院。

    她拉起夏瑶的手,声音温柔慈爱地说道:“瑶瑶,以后阿姨家就是你家,等会啊,你就和安安一起回去。正好我和她爸这段时间都在医院,你和她在一起也有个伴儿。”

    夏瑶眼眶微微发热,反手握紧奚妈妈的手,笑着点头:“我知道阿姨,你别操心我,好好养身体。”

    奚芮安跟着点头:“是啊妈妈,我会照顾好夏瑶姐的,你别就别操心了。”

    奚妈妈瞪了女儿一眼,又拉着其他几人说话。

    该说的说完了,奚妈妈就开始赶人,冲几个小年轻摆手,用嫌弃的语气说道:“好了好了,别在医院呆着了,都回去,该干嘛干嘛去,别来守着我。”

    南黎川笑嘻嘻地说道:“那阿姨我们就先回去咯,你要快点好起来哦,等你好了,我再来蹭吃的。”

    这话惹得奚爸爸笑骂了一句。

    司慕白道:“叔叔阿姨,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晚上再过来。”

    几人说说笑笑打完招呼,便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几人兵分几路。夏瑶不愿意去奚家,和李天睿一起离开了。南黎川也因为要赶去学吉他,打了出租车离开了。

    奚芮安和司慕白对视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们要不去图书馆做题吧。”

    司慕白眼角微微一抽,大好的周末,比起做题他更喜欢两个人一起出去玩。

    他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一整天都做题,你也不嫌烦。算了,你跟我来。”

    司慕白拉起奚芮安的手,走到路边招了辆出租车。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两人在菜市场门口下车。奚芮安看着有些脏乱的菜市场,发懵地眨巴着大眼睛,转头问道:“我们来这里干嘛?”

    司慕白低笑一声:“来菜场当然是买菜啊。”

    他拉着女孩进去,驾轻就熟地穿过各个摊位,最后停在一个老大爷的摊位面前,还娴熟地打着招呼。

    等买完菜了,奚芮安整个人还晕乎乎的。

    “你买菜做什么呀?”

    司慕白挑眉,轻笑一声:“等会你就知道了。”

    回到家,奚芮安拿着作业被司慕白带到他家。

    “你先做作业,等会我来检查。”他给奚芮安倒了杯水,放了两包零食,又摸了把女孩的头,才转身进了厨房。

    奚芮安摸着头小声嘟囔:“又摸我头。”疑惑地看了眼厨房,才慢吞吞拿出作业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