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囧事
    夏瑶和李天睿走地悄无声息,没有告诉任何人。等上了火车,奚芮安才收到她发的短信。

    当时她正在上课,看到消息,没忍住直接跑出了教室,没理会身后老师的叫声,跑了校门口被门卫拦下来,才清醒过来。

    火车已经开了,就算她现在赶去,也见不到人,

    她慢慢蹲下,埋着头哭了起来。

    司慕白追出来,看着哭成泪人的女孩,心疼叹了口气,上前将人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从那天过后,奚芮安仿佛找到了目标,平时学习更加认真了。

    时间匆匆,期中考试结束后,是两天双休。

    许久没有出去浪的几人都有些蠢蠢欲动,南黎川非常有行动力的约好朋友周末一起出去玩。

    奚芮安笑道:“你周末不是有吉他课吗,还有时间出来玩?”

    南黎川神情有些飞扬,撸了把头发,得意地说道:“老师临时有事,只上明天上午,下午去打球。老大,你也来,我们俩联手,绝对把职中那群人打得落花流水。”

    他有些激动地舞动着双手,两眼放光,仿佛已经胜利在握的模样。

    司慕白轻点了一下头,目光转而落在奚芮安身上,发出邀请:“安安也来吧,刚考试完,放松玩玩。”

    奚芮安鼓了鼓腮帮子,眨巴着眼想了几秒,点头道:“好啊,我去给你们加油。”

    南黎川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嘴角扯出一个深意地笑:“嘿嘿嘿,有小安子加油,那我们赢定了。”

    ——

    次日下午,三人到公园篮球场时,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了。

    被铁栏围住的篮球场内,被一群半大的少年霸占。男孩们染了一头黄毛,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和破洞牛仔裤。

    也许是因为旁边有穿着火辣的女孩在场,男生闲不住地拿起球在场上跑起来,用着自认为帅气的姿势,想要吸引异性的注意。

    旁边休息区,余浪等人松散地靠坐在椅子上,目光一致望向那堆女生。他们偶尔发出略显色气的地笑声,不用想,肯定是在讨论哪个女孩脸好身材好。

    几人挑位置只想着看妹子,一个个都背对着篮球场正门。

    所以南黎川三人进来,走到他们身后,听着他们评论哪个妹子腰细胸大时,全都被奚芮安挨个敲打了头。

    无缘无故被打,几个男生顿时准备发火。可转身看见来人,瞬间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个个缩着脖子,乖的不行。

    “老大,川哥,班长(安妹妹),下午好呀。”

    几人一脸无良的笑,乖的像三好学生。

    奚芮安两手环胸,气鼓鼓地看着他们,凶巴巴地说道:“一群流氓!”

    几人脸一红,尴尬地挠头。

    余浪还在竭力洗白自己,干巴巴地说道:“班长,你不懂,我们这纯粹是欣赏美。

    其他几人符合地点头:“对对,我们是欣赏,欣赏。”

    南黎川一手拍在余浪后脑勺,哼笑道:“得了吧,还欣赏美,我看你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几人脸上的温度瞬间暴涨,似乎都能看见头顶喷热气了。

    奚芮安捂着嘴偷笑。

    李峰拉着南黎川,贼兮兮地小声说道:“川哥,你看那边,真的是美女,据说是他们职高的校花。”说着,他指了一个方向。

    南黎川顺着方向看过去,惊讶地挑眉,长得确实不错,就是身材特别火辣,吸引眼球。

    不过看见那女孩旁边的男孩时,他拍了拍李峰的肩,说道:“闫彬的妞你们也敢看,胆子很大嘛。”

    几人愣了一下,齐刷刷地扭头看去,看见美女旁边的健硕男生时,咽了咽口水。

    “川哥,那人的篮球可是职中出了名的厉害,我们找他打,那不是找虐吗!”余浪扯着南黎川的衣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是啊,川哥。”其他几人也怂兮兮地说道。

    那怂样让奚芮安忍不住手痒,抬起手招呼过去:“没出息,我们这边还有两个高手呢。”

    南黎川撩了下头发,痞笑道:“有哥和老大在,就让你们就享受什么叫躺赢。”

    司慕白没理会一群中二少年,将东西放下后,带着奚芮安去了外面的一个小商店。

    他微微侧头,看着身旁的女孩,眉眼柔和地问道:“想吃什么。”

    琳琅满目的商品前,女孩眨巴着眼望着冰柜,粉嫩的小舌舔了舔唇瓣,有些纠结地踮了踮脚尖。

    几乎不用猜,司慕白就知道她想要什么。果然,下一秒就听她软糯的嗓音响起。

    女孩粉白的手指着冰柜,冲老板说道:“老板,我要一个甜筒。”

    老板笑着应了声,转身从冰柜里拿出一个甜筒递给奚芮安。只是甜筒还没落在女孩手里,就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给半路截胡了。

    奚芮安扭头看着身旁的人,歪着头疑惑地眨眼睛,似乎在问为什么抢我甜筒。

    少年捏了捏手里的甜筒,还给老板,淡声道:“老板,换个小布丁。”

    眼睁睁看着甜筒被老板拿回去,奚芮安急了,拉着司慕白的手问道:“你干嘛呀,我就要吃甜筒。”

    司慕白微微低眸,目光从手臂上两只粉白的小手略过,最后看着女孩清丽的小脸,挑眉淡笑:“某人似乎忘了上次偷吃甜筒,结果疼到晕倒。”

    说起这个,奚芮安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从脸到脖子,皆是一片粉红,就连白嫩圆润的耳垂,红的都快滴血了。

    那是两周前的一节体育课,秋老虎余威还在,烈日炙烤着大地,热到都开始怀疑自己是铁板上的烤肉了。

    奚芮安最怕热,上课前拉着赵婧几个女生去了小卖部,一人买了个甜筒,站在梧桐树底下吃的开心。

    可等到上课后,就悲剧了。

    南阳的体育课也没多轻松,上课后,通常都是先跑八百米。

    八百米对于奚芮安来说非常轻松,可她跑到一半时,小腹处突然传来一阵绞痛和下坠感,紧接着便是一阵热流奔腾而来。

    奚芮安懵了一下,浑身僵硬不敢动,脑海里传来一声轰响——生理期来了,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羞愤和小腹传来的绞痛,让奚芮安受到惊吓,然后华丽丽地晕了!

    至今她都忘不了,那雪白的校裤上,被染上的色彩有多么醒目,简直让人羞愤致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