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告状
    小巷七拐八拐走了许久,出去后是一片人烟稀少的空地,旁边还有一片小树林。

    闫彬摩托车停放在一旁,火红的玫瑰大大咧咧地摆在上面,有点刺眼。

    他脱了外套,里头穿着紧身t恤,包裹着的年轻身躯线条流畅。在他做热身的时候,肌肉微微凸起,显得非常刚劲有力。

    南黎川瞥了眼说道:“老大,听说这小子家里是开武馆的,你等会注意点。”

    司慕白神色不变,点头嗯了一声,动作优雅自然的脱掉外套。

    “安安,麻烦帮我拿一会儿。”他转身,将衣服递给女孩,声音低沉温和。

    奚芮安抱着衣服,点了点头:“小心点,别受伤了。”

    她单纯的没有其他意思,可女孩软糯娇憨地叮嘱落在少年耳里,让他整颗心软得一塌糊涂,只觉得他的女孩怎么可以这么好。

    少年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单音节从胸腔里发出来,显得更加低沉:“嗯。”

    奚芮安噘着嘴,抬手理了理头发,嘟囔道:“怎么老是喜欢摸我的头呀。”

    一旁知内情的南黎川憋着笑,瞥了眼走远的司慕白,手搭在女孩肩上,焉儿坏地小声说道:“老大比你大呀,可能把你当妹妹了吧。”

    妹妹?

    奚芮安发懵地眨眼间,转头看向前面对峙的俩少年,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更像被两人争抢的女人……

    呸呸呸!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头,就被奚芮安摁压回去了。她抬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内心羞愧。

    司慕白可是帮自己解决麻烦,我怎么能有这种奇葩想法,太可怕了,感觉自己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意。

    司慕白还不知道因为南黎川的坏心思,让女孩无意猜到了真相,却因为不敢相信而抛之脑后。

    他步伐不急不缓的往前,修长的手指解开衬衣衣袖的扣子,将袖摆撩至手肘之上,而后又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

    他动作优雅的将扣得整齐的衬衣弄得散漫,敞开的衣领隐约露出精致的锁骨,让他整个人变得有些性感。

    司慕白看着眼前的少年,唇角微微上扬,半眯的桃花眼似笑非笑。

    似乎觉得受到了挑衅,闫彬张狂一笑,更加兴奋来劲了。他抬起手,冲司慕白勾了勾。

    这动作,充满了挑衅意味,周边围观的学生都忍不住紧张又兴奋。只有一些胆小的人往后退了退,就怕这两人打起来了,被波及。

    静!

    这片空地一片安静,所有人放轻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对峙的两人。

    清风拂过,撩起两人的头发衣摆,吹动旁边的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似乎就像某种信号,两人眼眸微动,几乎同一时间出手——

    南阳高中教导主任办公室,突然被敲响。

    “进来。”严谨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

    陈可欣捏了捏裤兜里的钱,深吸了一口气,抓着门把,将门打开。

    门慢慢敞开,陈可欣对上邱主任的目光,浑身忍不住颤了一下,一种后悔,想跑的冲动直冲大脑。可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无法挪动分毫。

    她像撞见猫的老鼠,害怕地垂下头,手紧攥着,手心湿了一片。

    邱主任眉头皱起,神色更加严厉,厉声道:“同学你有什么事。”

    陈可欣身体反射性地抖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将早已打好的腹稿说出来:“主、主任,有两个、两个男生为了一个女生在打架。”

    噌——

    邱主任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张本就严厉的面容变得更加可怕了。

    她怒声道:“这群学生真是无法无天了,还想不想读书了。快说,他们在哪里。”

    陈可欣道:“在学校外的巷子后面的空地。”

    邱主任踩着高跟鞋离开,陈可欣松了口气,抬着有些发软的腿连忙离开这里。

    她在学校躲了一会儿才离开,捏着兜里的一百块钱,开心的不得了,终于可以买她想买的东西了。

    校门口,邱主任的身影出现,那些原本还在附近徘徊纠结,到底要不要去凑热闹的学生立马就歇了那心思,乖乖走到公交站等车。

    邱主任冷着脸扫了眼那些躲远的学生,踩着高跟鞋往前面巷子走去。

    柳思思不认识南阳的教导主任,不过看着穿着制服的老师出现后,就知道她那个表妹事成了。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嘴里哼着最近的流行曲,慢悠悠的往反方向离开。

    至于那教导主任抓到人的结果,她一点都不怕。闫彬可不是南阳的学生,那主任还管不着,倒霉的也只有奚芮安那几人。

    教导主任离开,那些在公交站的学生站不住了,一个个跑到巷子口观望,猜测着那群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空地这边,两个少年交战激烈,周边的人看得兴奋不已。

    司慕白抬手挡住闫彬迎面而来的拳,反手一抓一拉,将人拉进,曲起膝盖撞击着他腹部。

    闫彬不愧是家里开武馆的,反应迅速地回击,拿着头去撞击司慕白,在他躲避那一瞬,瞬间挣脱他的钳制,转身就是一个侧踢。

    司慕白一个弯腰躲开,趁机抓着对方的腿往上举起,形成一个一字型。

    闫彬丝毫没有慌乱,见招拆招,招招都用了十成的力。司慕白就算能应付,也难免被击中。

    人群里,有人低呼好厉害。

    站在巷子口的一名男孩侧头准备和身边朋友说话,余光瞥见巷子里缓缓走来的人影,瞳孔猛缩,脸色瞬变。

    他猛地抓起旁边朋友的手,想也不想的就跑,边跑边喊:“快跑——,灭绝师太来了!”

    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齐刷刷地回头往巷子里看去,只见那穿着制服的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刹那间,所有人一哄而散,尘烟飞起。

    站在最前面的南黎川和奚芮安反应慢了半拍,被一群人冲散。

    奚芮安抱着司慕白的外套,整个人被撞的往旁边退。

    抓着闫彬的司慕白微微抿了下唇,松开手道:“下次在打。”

    说完,他朝奚芮安大步跑去,抓着她的手往前面小树林里跑。

    “怕吗。”奔跑间,他回头问道,脸上还带着笑。

    奚芮安看着他,嘴角扯出一抹灿烂的笑:“不怕。”

    南黎川见司慕白带着奚芮安离开,心放下了,连忙跟着跑了。

    连忙走出巷子的邱主任怒声大喊:“不准跑,都给我站住!”

    空地上,独留的闫彬坐在地上,有些懵。

    邱主任盯着他怒道:“你哪个班的,跟我去办公室,把那些参与的人通通报出来。”

    闫彬痞笑一声,慢悠悠从地上起来,跨坐在摩托车上发动车子,懒洋洋地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位老师,我是职高的,不归你管。”

    轰,摩托车轰响,瞬间跑远,留下漫天尘烟和邱主任的咆哮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