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我弹你唱
    次日,万里晴空,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让这个寒冷的冬天多了一丝温暖。

    早读课结束后,奚芮安站在讲台上:“大家先安静一下,还有三个星期就要举行元旦联欢会了,排练节目刻不容缓。所以,有没有同学自愿参加的。”

    这话其实奚芮安已经问过好几遍了,可惜每次同学们都七嘴八舌地说些无用的,就比如现在。

    “副班,我们都没才艺呀。”

    “是啊,听说九班南黎川要自弹自唱。”

    “五班的听说是小品。”

    “……”

    奚芮安眼角抽了抽,别的班表演什么和你们出节目有什么关系吗!

    她吸了口气,道:“既然大家都想不出来,我这里有个简单的,大合唱,大家觉得如何。”

    全班静了几秒,又瞬间嘈杂起来,闹哄哄的像菜市场。

    “副班,大合唱多土呀。”

    “我唱歌不行啊,五音不全。”

    “我不想上台,可以不参加吗。”

    “副班,要不你去唱歌吧。你看你声音又好听,长的还漂亮,绝对秒杀其他班。”

    有人突然大声说,这句话蹦出来后,班里又寂静了几秒,紧接着更热闹了,全是怂恿奚芮安参加的话。

    “对啊对啊,我们副班这么漂亮,声音好听,唱歌肯定好听。”

    “副班参加吧,我们帮你选歌。”

    “对,到时候我们给你加油。”

    “我准备应援牌。”

    ……

    奚芮安:……应援牌是什么鬼,她又不是明星。

    讨论了好几分钟,仍然没结果,总不可能强迫大家唱吧,大家心里不愿意,就算强迫上场了,到时候唱的不好,还不是丢八班的脸。

    奚芮安有气无力的趴在座位上,顿时觉得生无可恋了。她看了眼旁边的空位,司慕白下课后就被老师喊走了,好像是去拿主持说词了。

    李洋拿着笔杆子戳了戳奚芮安的背,笑嘻嘻地说道:“副班,说真的,我觉得你唱歌一定很好听。”

    奚芮安幽幽看了他一眼,看得李洋头皮发麻,讪讪地缩了缩脖子。

    她轻哼一声,扭过头,撑着下巴陷入沉思。

    突然,旁边有人坐下。司慕白抬手在女孩眼前摆了摆,淡声道:“怎么了?”

    奚芮安回神,眨巴着眼盯着他看了几秒,心里莫名有些委屈:“没人要参加,他们还怂恿我去独唱。”

    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孩,司慕白嘴里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唱歌啊,要不我和你一起?”

    “诶?”奚芮安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要主持吗?”

    司慕白道:“没有规定说主持人不能参与节目啊。”

    奚芮安眨巴着眼:“对哦,虽然你是主持人,可你也是我们八班的学生呀,嘿嘿嘿。”

    她抬着眼看少年,幻想着两人合唱的时候,脸颊忍不住微微泛红,胸口的心跳突然慢慢加快。

    “呀。”奚芮安猛地一下扑在桌上,额头轻轻撞击着桌面,埋在双臂之间的脸上满是羞涩懊恼的神色。

    司慕白看了眼女孩的小脑袋,敛下眼,唇角微微翘起,心里对后面的练习非常期待。

    两人参加节目订下来后,奚芮安又开始苦恼该选什么歌。在她看来,既然都参加节目了,那就得用尽全力,去争取冠亚军。

    这天放学,南黎川借口要练习比赛曲目,没上最后一节课,跑去音乐教室呆了一节课。

    奚芮安本以为这家伙肯定会在里面偷懒打游戏,结果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隐约传来歌声。

    奚芮安惊讶道:“没想到他还有认真的时候。”

    司慕白听着那歌声,微微挑眉,轻笑道:“有时候耳朵是不能相信的。”说完,他抬手去开门。

    奚芮安还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等门开后,清楚的音乐声传出来。她感觉到不对劲,扭头就见南黎川手忙脚乱地摁着手里的手机,音乐顿时停了。

    奚芮安:……很好,这果然是她认识的南黎川。

    南黎川关了音乐,抬头看见进来的两人,顿时松了口气。

    他道:“我说,你们俩进来怎么不吱个声啊。”

    奚芮安白了他一眼,无语道:“偷懒还有理了是吗。”

    南黎川立马怂,脸上堆起笑,道:“我就休息了一会儿,手都弹疼了,你看都红了。”

    司慕白扫了眼,淡声道:“你确定不是冻红的?”

    南黎川:……老大,你可是我老大,不带这样不给面子的。

    奚芮安看着发小的表情,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她摆了摆手,道:“好了,别贫了,你要表演的就是刚刚放的那手歌吗?”

    南黎川道:“对,好听吧。”

    奚芮安点头,又愁眉苦脸地说道:“挺好听的,我和司慕白还不知道要唱什么的。”

    突然,耳边传来清澈悦耳的钢琴声,瞬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司慕白去了钢琴前坐下。

    他低垂着眼眸,神色清冷认真地看着黑白分明的琴键,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上面轻快地跳动。

    奚芮安讶异地看着他,呐呐道:“司慕白,你还会弹钢琴啊。”

    司慕白试了几个音,抬眸看了她一眼,淡笑道:“以前学过,不过很多年没弹了。”

    南黎川好奇问道:“多少年啊。”

    司慕白垂下眼眸看着自己修长的手,十几年没碰过了,已经很生疏了。

    他轻笑一声,低声道:“不记得了。”

    奚芮安小跑过去,用着水灵灵的杏眼看着他,欢喜道:“司慕白,难道你准备边弹边唱吗?”

    司慕白轻笑一声,晃了晃头,低沉的嗓音带笑:“不是啊,我弹,你唱。”

    他说的不急不缓,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着奚芮安。成功看到女孩呆滞的神奇,低沉的笑声从胸腔缓缓流泻而出。

    富有磁性的声音落进女孩耳畔里,似乎带起一丝电流,从耳朵钻进去,酥麻感传遍四肢百骸。

    奚芮安一手撑着钢琴边缘,一手垂在身旁,手指抠着手心。胸口心跳不断加快,如雷鸣般震耳。她忍不住后退两步,害怕坐在钢琴旁的少年听见。

    南黎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视线在两人身上流连,突然无声一笑,慢慢退到门口。

    奚芮安耳垂红得滴血,眼神游离,有些结巴地问道:“不是合、合唱吗?”

    司慕白余光扫过识趣的南黎川,轻挑了下眉,笑道:“我弹你唱,不是更好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