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惊喜
    天边,一抹墨色滴落在白色的天空中,慢慢浸染开来,路边两旁也亮起了路灯。

    兹啦,自行车停在有些破旧的教学楼外面,旁边老旧的路灯闪了两下。

    奚芮安疑惑地望了一圈,周围一片安静,配着布满厚厚灰尘的窗户,结满蜘蛛网的角落,寂静的有些阴森。她抓紧司慕白,小声迟疑地问他:“司慕白,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司慕白下车,牵着女孩的手往里走,神秘地说道:“跟我来。”

    奚芮安迟疑了一下,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跟在少年身后。只是一双眼控制不住地想往周围看去,脑子里补脑了各种惊悚恐怖的情节。只是想想,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忙拉住司慕白的手,一趋一步地紧紧跟在他身边。

    司慕白捏了捏女孩的手,声音轻柔安抚:“别怕,有我在呢。”

    奚芮安苦拉着脸,有些抱怨地哭丧道:“司慕白,你明知道我怕这种地方,为什么还带我来啊!”

    司慕白低笑一声,低沉的笑声在空旷的室内响起,带起短短的回音。他脚踏上台阶,哒哒的声音像击鼓一样,仿佛每一下都敲击在心脏上。

    奚芮安仿佛受惊的小白兔,只觉得这些声音诡异的不行。

    她扯着少年的手,颤巍巍地说道:“司慕白,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走了。”拉着人停下脚步,不肯再走。又因为害怕,直接抱着少年的胳膊,像块牛皮糖,紧紧粘着他。

    司慕白神色无奈,微微侧头看着女孩,似笑非笑地问她:“真不走?”

    奚芮安摇头,坚定不移地看着他说道:“不走。”

    司慕白淡淡叹口气,猛地弯腰,将几乎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横抱而起。

    “啊……!”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奚芮安忍不住惊呼,两只手下意识地紧紧抱着少年的胳膊。

    司慕白:“不走我抱你去也一样。”他抱着人上楼梯,稳当当的,神色自若,仿佛只是抱了几本书,丝毫不费力。

    奚芮安惊地瞪大了眼,直愣愣地看着少年精致的侧脸。腰间紧箍的手臂存在感太强,隔着羽绒服,那股异样也无法忽略,甚至因为腰间的软肉被紧握,浑身没了力气。

    一节楼梯走完,奚芮安才反应过来,脸火辣辣地烧,不敢直视少年的面容,低着头,拍着他的背,嗡声道:“司慕白,你快放我下来!”

    司慕白桃花眼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丝坏意,手故意松了一下,引得怀里女孩惊呼,感受到她紧抱着自己,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别乱动,楼梯间很危险,摔下去折了胳膊腿,毁了容,可就嫁不出去咯。”少年语气轻而缓,却充斥着调侃意味,显得贱兮兮的。

    奚芮安懵了一下,那一瞬间,有种眼前人被调包的错觉。心里惋惜一个好好的男孩,结果被南黎川给带坏了。

    还在学校的南黎川:……到底是谁带坏谁啊!

    奚芮安愤愤哼了一声,伸手去捏司慕白的脸,道:“嫁不出去就让你负责。”

    司慕白头往后仰,对于在脸上做坏的手显得很无奈。他挑了挑眉,手微微用力,颠了颠怀中的人,见她慌乱地抱着自己脖子大叫,忍不住笑出了声。

    司慕白:“那我抱老婆回家!”

    这话让奚芮安心跳漏了一拍,羞涩地大叫掩盖内心深处的悸动:“谁是你老婆了,不许乱叫。”

    “你不是让我负责吗!”少年调侃地笑。

    “好啊司慕白,你就期待我毁容是吧,你太坏了!”女孩嚷嚷大叫。

    “哈哈哈…”

    打打闹闹了一阵子,终于到了目的地。司慕白抬脚轻轻踹了一下教室门,嘎吱一声,门开了……

    奚芮安侧头看过去,愣了一会儿。教室里,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异常干净。

    窗户旁边,有一台老旧的钢琴,上面油漆脱落。往上的讲台上,摆放了一个曲目架子,上面夹了一张纸。

    “这里……!”奚芮安惊讶,眼前的一切出乎她的意料,完全没有想到司慕白回花费时间精力来布置这样一个场地。

    司慕白勾起唇角,拉着她走进去,让她站在讲台上,声音轻而缓地说道:“这是废弃的学校,离我们住的地方挺近的,而且没有人打扰,我们可以安心的练习。”

    “司慕白,你想的太周到了,这么破的地方你都能把它变成这样,太厉害了。”奚芮安欢喜地环顾周围,跑到钢琴前,试探地摁了一个键,有些低沉的琴音响起,她惊讶地抬头看着少年,“它……它响了。”

    司慕白含笑点头:“嗯。”

    “琴好好的,怎么就丢了啊。”

    司慕白上前,侧身立于一旁,抬着一只手,修长的手指轻快随意地摁了几下,淡声道:“坏了,我修了修,有的音稍微有些不准,勉强能用用。”

    奚芮安杏眼闪闪发光,又是一番崇拜。

    “天黑了,我们回去吧,明天过来练习。”

    “嗯。”

    怀着期待的心情,奚芮安很早就醒了。在床上懒了一会儿,就翻身下床,拉开窗帘,看着对面楼的客厅,抿着唇狡黠一笑。

    快速的洗漱完后,奚芮安出了家门,哼着歌慢悠悠地走到二市场,买早餐。她先将给爸妈的放回家,又吃了自己那份,看看时间,才出门往司慕白家走去。

    嘟嘟嘟,门被敲响,女孩在门口没站一会儿,门就打开了,少年裹着浴袍,柔软的碎发有些湿润凌乱。

    “早上好。”奚芮安举起手里的早餐晃了晃,大大的杏眼弯成月牙状,“给你带了早餐。”

    司慕白微微挑眉,揶揄道:“难得啊,小懒猪居然没睡懒觉。”

    奚芮安瞪他,哼声道:“有我这么可爱漂亮的小懒猪吗,我明明是小仙女。”

    司慕白忍不住低笑一声:“是是是,你是小仙女,小仙女快请进。”

    奚芮安仰着小下巴,轻哼一声,步伐轻快的走进房子里。

    司慕白关上门,先进了厨房,把之前出去跑步买回来的早餐放进柜子里,又拿了盘子和碗出去。

    吃过早餐,两人就出门了。自行车刚过两条街,就被人拦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