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邀请
    周日,乌云遮天,厚厚的云层仿佛下个瞬间就会掉下来。

    奚芮安趴在窗口看了眼天色,缩了缩脖子。明明在温暖的空调房里,也有种透心凉的错觉。

    她缩回暖暖的被窝里,拿起手机给司慕白发消息,将练习节目改成做作业。

    消息发出去后,奚芮安盯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找出南黎川的聊天窗口,给他发消息,问今天有没有时间,一起写作业。

    消息发完,奚芮安扔了手机,抱着软绵绵的棉被,舒服的在床上翻滚了两下。

    突然,门外传来奚妈妈地叫声:“安安,吃饭了,赶紧起床。”

    奚芮安软糯地应道:“好。”

    她掀开被子,毛茸茸的睡衣也没换,直接穿着出去。

    奚妈妈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在女孩跟前,说道:“今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雪,就别出去了。”

    奚芮安抱着碗吹了口热气,嗅着诱人的香味,欢喜道:“要下雪?太棒了。我约了小川和司慕白一起写作业,不会到处乱跑的。”

    奚妈妈放心地点头:“小白这孩子就是好,帮你免费补习了这么久,今天让他们都来家里,中午妈妈给你们做顿大餐。”

    奚芮安眨巴了两下眼,眉眼弯弯地点头应下。在自己家,还有妈妈在,肯定会更加自在。

    自从那次给司慕白上药之后,每次独处,就总会变得不像自己。甚至心跳都控制不住的加快,她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同,只是不敢去触摸那层真相。

    这样相处也挺好的。

    倒是奚爸爸,一脸可惜的晃头,口气遗憾地说道:“今天单位有事,要加班。”

    奚妈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吃的大餐还少了吗,晚上给你留。”

    奚爸爸立马乐呵呵地笑了。

    吃过早餐,回到房间就听见手机发出一声叮当的声响。她打开手机,看见了两人的回复。

    司慕白觉得只要两人呆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自然不会反驳奚芮安的提议。

    至于南黎川,这次有些出乎奚芮安的意料,居然拒绝了。

    她疑惑了几秒,开始问他:???你确定不来,今天我妈妈说要做好吃的哦。

    以奚芮安对南黎川的了解,一听她妈妈要做吃的,绝对没有拒绝的可能。但这一次却有了不同。

    南黎川:替我谢谢阿姨,今天已经有约了,下次再去,大哭jpg。

    奚芮安看着消息愣了两秒,好奇心像猫爪一样,挠的她心痒。

    奚芮安:约了谁啊,居然可以让你放弃我妈妈做的饭。

    消息发出去好几分钟,南黎川都没回她。奚芮安更加好奇了,耐着性子等,期间又给司慕白发消息,让他来她家,一起写作业,中午妈妈请他吃饭。

    而南黎川那边,他在家抓耳挠腮地想着怎么说,下意识不想告诉奚芮安和自己有约的是个女生。

    许薇是个害羞胆小的女孩,他可不想奚芮安把人给吓跑了。

    不知道怎么回,南黎川干脆当没看见,背着吉他和曲谱出门。

    奚芮安没等到南黎川的回复,反而等到了司慕白出门的消息。她连忙打开衣柜找衣服,拿着n套衣服对着穿衣镜比来比去。

    最后选了套高领的嫩黄色毛衣和黑色小裙裙、加绒丝袜,整个人看起来像个小太阳,青春活力。

    挑衣服花了不少时间,奚芮安还在整理床上衣服的时候,就听见外面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紧接着,奚妈妈的声音响了起来。

    “安安,小白来了,快出来。”

    奚芮安看着手里的衣服,心急的不行,嘴里连忙应道:“来了。”她囫囵吞枣一般,将所有衣服抱起来塞进柜子里,也没时间去在意衣服没有折起来了。

    出了房间,就看见司慕白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浅笑的和奚妈妈聊天。

    “妈妈,司慕白。”奚芮安喊道,两手放在背后,手指搅在一起,显得有些忐忑。

    奚妈妈见女儿过来,起身说道:“你们俩快去写作业吧,我要去买菜了,趁着天还没下雪。”

    两人目送奚妈妈出门后,对视了一眼,奚芮安莫名红了脸。

    她捏着有些长的袖口,软糯道:“小川说约了人,就我们俩。”

    司慕白意外地挑眉,脸上随即荡开一丝浅笑:“没事,我们先看会电视还是直接做作业?”

    他声音又轻又缓地问她,尽量不惊扰女孩,让她像乌龟一样,缩进龟壳躲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女孩给他的反应,越来越让他愉悦,仿佛每个毛孔都在欢呼。

    就是这样,慢慢的,悄悄的,一点点侵占。

    奚芮安歪着头想了会儿,答非所问地说道:“你难道不好奇小川约了谁吗?”

    “平时我妈妈就做个面,他都能推了好兄弟的约,来我家吃两大碗,这次说了吃大餐,他居然没心动。”

    司慕白微微一笑:“也许是约了女孩子。”

    奚芮安愣住了,杏眼瞪得圆鼓鼓的,像只可爱的猫咪。

    “女孩子?”她惊道,“这可是大新闻,等明天我一定得好好问问。”

    司慕白忍不住伸手在女孩头上撸了两把,桃花眼尾微微的上扬,似醉非醉的眼神异常惑人。

    奚芮安看愣了几秒,迅速反应过来,努力压制心跳,鼓着腮帮子,义正言辞道:“司慕白,以后不许这样笑。”

    司慕白头微微倾斜,故作疑惑道:“为什么?”

    奚芮安抿着唇,双手环胸道:“容易引人犯罪。”

    司慕白微怔,几秒后,低沉的笑声从胸腔发出,由低到高,带着颤音,给人一种听觉上的享受,仿佛耳朵都快怀孕了。

    奚芮安脸微微泛红,双手捂着耳朵喊道:“你别笑。”

    司慕白听着着三个字,突然想到前世的一个梗,又忍不住笑了好一会儿。惹得女孩举着小拳头准备打人了,这才堪堪止住。

    “好,我不笑了。可我又不是面瘫,表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司慕白摊手,满脸无辜地说道。

    奚芮安噘嘴,轻哼了一声,任性道:“反正你不能那样笑。”

    “好好好。”司慕白纵容地应道,眼里藏着宠溺。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奚芮安这才跑去卧室将作业拿出来,两人就坐在饭桌上开始做正事。

    刚写了两道题,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紧接着,白色的雪花随着风飘下来,越来越多,雪片越来越大。

    “啊,下雪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