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熟人啊
    偌大的溜冰场内,突然换了首激昂劲爆的音乐,场内溜冰的人随着音乐舞动,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上扬着肆意的笑,他们摆动着脚,飞快的穿梭在人群里。

    “哇哦!”

    “再来一个。”

    “太厉害了!”

    波浪区附近,一声声欢呼伴随着掌声响起,女孩们一个个兴奋地盯着波浪上来回游走的少年。

    少年剑眉鹰目,面部轮廓冷硬,薄厚适中的唇角勾起一丝弧度,笑容张扬肆意,有点掩儿坏的痞气。

    闫彬停下来,看着周围一圈女生,痞气的笑里透着股散漫,说道:“累了,歇会儿。”

    有个女生晃了晃手里还没开封的可乐,朝他扔去,笑盈盈地说道:“帅哥,请你喝。”

    闫彬抬手就接住,不客气地打开,朝那女生举了举杯,以示感谢。

    “表姐,没想到你们学校的这个男生还蛮帅的啊。”

    “那是,他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草,而且还特别厉害。”

    陈可欣和柳思思两人站在人群里。远远望着被一群女生拥簇的少年,柳思思脸色不太好看,特别是见闫彬和给他饮料的那个女孩聊得异常愉悦,心里忍不住升起嫉妒之意。

    柳思思死死盯着那女孩,咬着唇。想到自己也跟在闫彬身后追了大半年了,结果这人半点好脸色都没给过。

    陈可欣看着表姐的脸色,心里偷笑,又故作一副恍然大悟,惊呼道:“不过听说他好像是个混混,上次好像还进局子了。表姐你可得里他远点,不然舅舅知道了,估计非得打断你的腿。”

    柳思思闻言,转头冷冷盯着陈可欣,呵呵笑了声,冷声道:“可欣,说话别阴阳怪气的。还有,如果我爸因为这个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可欣气的胸脯不断起伏,冷哼一声,转身滑远。

    ——

    “今天运气真背。”南黎川靠着栏杆,两手散漫地搭在上面,面色不虞地盯着前面不远处的两人,眼底带着一抹嘲讽。

    “怎么了?”许蜜奇怪地问道,顺着南黎川的目光望过去,看见的是两个不认识的人。

    南黎川摆手,答非所问地说道:“今天晚上我们要去二市场那边吃爆炒,你要一起来吗?”

    许蜜手抓着身下的凳子,迟疑地思考了两秒,摇了摇头,软声道:“太晚了,我就不去了。”

    南黎川眼底闪过一丝可惜,却也没有强求,冲她不在意地笑道:“没事,我先去尝尝,要是好吃,下次白天带你去。”

    许蜜对上少年如若星辰的眼眸,脸颊微微泛红,笑着软软地点头。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群流里流气的人,周围人见了,都躲得远远儿的。

    奚芮安和司慕白买好水回来,就碰上这群人大大咧咧地走进场内。她目光落在其中一个人身上,眉头轻轻皱起。

    司慕白:“怎么了?”

    奚芮安指着一个背影说道:“还记得那个在步行街堵我的婷姐吗,她在那儿。”

    司慕白望过去,就见婷姐那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南黎川的方向走去。偏偏南黎川正低着头和许蜜说话,根本没注意这边情况。

    他低头看了眼脚下的旱冰鞋,毫不犹豫地脱下来:“安安,去叫余浪闫彬他们,我先过去。”

    奚芮安也看见了,连忙点头,跑进场内叫人。

    常年泡在溜冰场里的人都知道,这里人杂,像这样的情况,基本上隔几天都会上演一次。这里的老板也是道上混的,早就见怪不怪,只要不出人命,不破坏器材,随你们怎么玩。

    南黎川和许蜜在边缘休息,这里也聚集了不少人。不过短短几十秒里,这些人一窝蜂的散开,重新找了个地儿,准备看好戏。

    许蜜正对着婷姐那群人,她看见之前那个撞人的女孩和她旁边的一群人,脸色渐渐退去血色,苍白地拉着南黎川,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南、南黎川,后面……!”

    南黎川见人状态不对,拧着眉回头,瞧见一群人气势汹汹走过来,神色警惕,转身将许蜜藏在身后。

    之前那个女孩一脸倨傲地看了两人一眼,转头对婷姐说道:“姐,就是他们欺负我。”

    南黎川嗤笑:“呵呵,撞人不道歉被我们教训,那叫你活该!”他话虽说的狂傲,余光却在场内搜索小伙伴,见不远处走过来的司慕白和远远赶过来的奚芮安闫彬等人,心里松了口气。

    他一个人倒不怕,就怕到时候动起手来,许蜜会被牵连。

    奚芮安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喊上几人过去。他们还没到,司慕白就已经站在南黎川旁边了。

    他清冷的目光扫过,最后落在婷姐身上,看着她有些泛青的脸色,似笑非笑地说道:“好久不见,同学。”

    婷姐黑着脸,怒视着司慕白,厉声道:“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兄弟们,给我上,往死里揍!”

    一群人兴奋地掏家伙,举着木棍在手里掂量了两下,嘴里发出不怀好意地嘿笑声。

    正当一群人准备冲上去动手,身后传来一道漫不经心的嗓音。

    “哟,这么热闹啊,刚好我这段时间骨头都快生锈了,也一起来活动活动啊。”

    这话立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头就看见闫彬抱着手活动筋骨,旁边余浪等人也抬着下巴,壮气势。

    奚芮安也乖乖柔柔地站在一旁,举着手,笑的发甜朝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婷——姐——。”她软软的尾音微微拖长,却无端给婷姐一种背脊发凉的错觉。

    而事实上,她还真就怕了。

    出去曾经揍得她无力还手的司慕白,就单单是打人发狠,有众多小弟的闫彬,就是个不好惹的人。今天要是真的动手了,不论输赢,出了这个溜冰场,以后恐怕都得躲着闫彬那群人走。

    音乐声还在继续,可这片空间,两方人呈三角站立,婷姐一群人被包围在内,气息剑拔弩张。

    在这个紧张的时刻,那个撞人的女孩不知是不是真的没脑子,拉着婷姐就是一顿撒娇:“姐,你们动手啊,怕他们做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呢。”

    闫彬鹰目落在那女生身上,嗤笑一声,道了句:“丑人多作怪。”

    婷姐也被吓到了,转头呵斥妹妹:“闭嘴!”

    女孩被婷姐呵斥了一句,立马瘪着嘴要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蛮横地嚷嚷叫道:“你骂我,我要告诉爸爸,呜呜呜。”

    围观群众:……马德智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