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骚扰
    那场纠纷终究没有爆发,女孩被婷姐骂走后,就带着人灰溜溜地离开。

    窗外,阴雨绵绵,乌云笼罩着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仿佛一卷帘幕。明明才下午两点,天色却暗的像五六点。

    教室里,一片安静,学生们拿着笔,埋头专注地写着试卷。监考老师转悠了几圈后,就坐在讲台上打瞌睡。

    一见老师打瞌睡,坐在后排的几个学生有些蠢蠢欲动了,捏了小纸团扔来扔去,嘴里打着暗号。

    奚芮安正计算着一道大题,突然试卷上多了一个小纸团,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看监考老师。见老师闭着眼,心里松了口气,连忙将小纸团处理了,然后扭头怒视着回头。

    后排坐着的几个是十二班的几个问题少年,见奚芮安回头,还冲她嬉皮笑脸。

    奚芮安烦躁地抿起嘴,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试卷上。

    当铃声敲响,教室里传出嗡嗡的声音,讲台上的老师一喊交卷,一大群人立马起身,交了试卷后就连忙离开。

    奚芮安看着还没做完的最后两道题,眉头紧锁,心里又气愤又着急。如果中途不是那几个人在那里捣乱,自己肯定能做完,想到这里,她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奚芮安,周末有xxx的演唱会,我这里有两张票,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来啊。”说话的男生长得秀气乖巧,可这都是表面,实际上这人才是十二班最难管的人。

    而在斜上角的一个座位上,陈可欣听见黎信这句话时,脸色煞白,拿着文具包的手捏紧发颤。

    记忆往前推两天,她拿着演唱会的门票去找黎信,说着相似的话,被拒绝的彻彻底底。

    奚芮安瞪了他们一眼,愤愤道:“没空!”说完,拿着东西转身离开。

    黎信盯着女孩的背影,手捏着下巴,突的笑了声:“果然是个小辣椒。”

    “信哥,这奚芮安还不如一班的徐莹莹性子讨喜。”

    “是啊,莹莹人美声音甜,娇娇怯怯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想好好疼爱。”

    黎信嗤笑一声,斜睨了俩哥们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不懂。”

    陈可欣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目光幽怨地盯着奚芮安离开的背影。

    这次月考,奚芮安运气不太好,整个考室里,就没有一个熟人。出了考室,就看见赵婧和刘欢欢并肩从前面的教室走出来。

    “婧婧,欢欢。”她喊道,小跑上去。

    “副班。”两人异口同声道。

    “怎么这幅脸色,没考好吗?”赵婧见奚芮安脸色不太好,疑惑地问道。

    刘欢欢:“这次最后两个大题太难了,我算了好久。”

    奚芮安垂头丧气地点头,恹恹地说道:“是啊,太难了,我都没做完。后面有几个十二班的人,考试期间一直在捣乱,害得我时间被耽搁了一些。”

    一听这话,赵婧和刘欢欢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伸手挽着她的胳膊,说道:“辛苦你了,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就当安抚你这受伤的小心灵。”

    刘欢欢:“我请你喝奶茶。”

    奚芮安一脸感动,抓着两个朋友的手,立马喜笑颜开:“想吃辣子鸡和糖醋排骨。”

    赵婧:“行,满足你。”

    三个人说说笑笑往食堂走去,去了小炒窗口点菜,然后就在一边坐着聊起考试的题。

    过了会儿,司慕白几人走了过来,一路上吸引了许多眼球,其中一些女生的谈话内容,都从考试跳跃到了司慕白身上。

    “你们听说了没,元旦司慕白除了做主持,还会上台表演节目。”

    “早就听说了,就是和奚芮安。”

    “你们知道表演什么吗?”

    “这个不清楚,很少看见他们在学校里练习。”

    ……

    南黎川走近后就上下打量奚芮安一番,见人没事这才坐下,问她:“小安子,十二班那黎信要是再敢骚扰你,哥带人去揍他。”

    奚芮安失笑道:“你这是把自己当校霸了吗,安啦,他也不敢那我怎么样。”

    司慕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淡淡道:“该有的警告还是得有。”

    南黎川赞同地点头:“对,不然他还以为你就好欺负。”

    周泽:“你可是我们八班的副班,欺负你不就等于不把我们八班放在眼里啊。”

    旁边两个女孩听得一脸懵逼,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无奈,奚芮安做了一个简单的解释,本想小事化了,结果两个女孩气愤了,拉着人一个劲地说不能就这样算了。

    得,说了当没说,还让一群人讨论起怎么个警告法。

    下午的考试还得继续,同样被不断骚扰,这次奚芮安懒得理他们,埋头专心做自己的试卷。

    前面的陈可欣做题做的心不在焉,看着黎信几人一脸兴味的扔小纸团,心塞到爆。想打报告,又怕拖累黎信,怕他不理她。

    这时,坐在奚芮安旁边的一个女孩突然站起来,一脸愤怒地看着奚芮安和黎信几人,大声说道:“你们烦不烦,平时上课不好好听讲,只知道在考试上作弊,还打扰其他同学,还真以为大家都怕你们不成!”

    女孩声音很大,在这个全都坐着的教室里,显得鹤立鸡群,立马就吸引了站在门口的监考老师。

    而黎信三人,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收敛。他们身体后仰靠着背椅,一脸冷漠地看着那女孩。

    “怎么回事?”老师沉着脸走过来,这位男老师是教政治的,整个年级里出了名的严厉,附近的同学都缩了缩脖子,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

    那女生不理黎信冷漠的目光,直接告状:“老师,这几个人作弊,一直扔纸团。”她指了指黎信三人和奚芮安。

    老师严厉地看了眼几人,扫了眼地上零散的几个纸团,厉声道:“你们几个给我出来。”

    奚芮安敛着眉看了那女生一眼,站起来,淡淡道:“老师,我没作弊,一直都是那几个同学拿纸团扔我,打扰我考试。”

    “如果不信,老师可以看看这些纸团。”她弯腰捡起几个纸团递给老师,一脸的坦然。

    监考老师被她的这份坦然弄得不确定了,迟疑了两秒,接过纸团打开,看见上面的内容时,脸顿时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