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小白兔睡衣
    二月底开学这天,老天爷给面子,天气放晴,太阳勤勤恳恳地上班,一大早就慢慢爬了起来。

    奚芮安背着奚妈妈洗干净的书包,用着极慢的步伐往前走。她抬头看了眼远处街口站着的人影,顿时羞愤地捂着脸,恨不得时间倒回!

    年少就是容易冲动。

    那天晚上,奚芮安兴奋欢喜地跑到了七号楼502,楼梯间里,是女孩喘息地呼吸声,感应灯亮了一会儿就熄灭了,整个楼梯间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也正因如此,才惊醒了盯着门傻乐的女孩。黑暗中,她有些慌张地张望,连忙伸手敲门,喊道:“司慕白,司慕白,是不是你回来了。”

    当时的司慕白,其实刚刚到家没多久,在卧室洗完澡准备给奚芮安发消息地时候,就听见屋外的敲门声以及女孩那略带高昂的声音。

    他回头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随即眉宇间浮现一丝笑意。

    这次提前回来,他谁也没说,也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问题,让小姑娘找上门来。

    他放下手机起身出去,余光撇过敞开的落地窗和打开的窗帘,以及直对面,亮起灯的房间。他步伐顿了一下,目光看着对面,唇角控制不住地上扬。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呀!

    打开灯,打开房间门,女孩那还带着些婴儿肥的映入眼帘。她看着少年,一双眼在灯光下越发澄澈明亮,唇边勾起灿烂的笑,露出两个浅浅地梨涡。

    “啊啊啊!!你终于回来了!”

    女孩心情激动地扑过去,司慕白脸色的诧异一闪而过,身体下意识地接住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孩这个年吃的太好,体重有点飙升,扑过来的时候,带来的冲力让司慕白退后了一小步。

    他垂头看着怀里的小脑袋,过了将近一个月,似乎只往横向发展了。

    司慕白眼里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语气揶揄地说道:“看来安安很想我啊。”

    一听这话,奚芮安顿时清明了,伸手猛地推开少年,脸止不住的泛红,眼神闪躲,欲盖弥彰地开始找借口:“谁想你,还不是你给的资料太难,电话里又说不清,等着你回来给我讲题呢。”

    司慕白眼中含笑,却顺着女孩的意思接话:“这样啊,刚好离开学还有点时间,要不这几天我帮你讲讲题?”

    奚芮安悄咪咪地抬眸,飞快地看了眼少年,接触到那双含笑的桃花眼时,心跳就有点不受控制的加快。就这样,她还哪敢和少年独处,小脑袋晃得跟一个拨浪鼓似的。

    “别,还是等开学吧,我还想在放松几天。”确定人回来了,那股子兴奋劲也过去了,她也不好多待,就开口辞别,“那什么,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晚安。”

    说完,也不等司慕白回应,就飞快地转身下楼,那脚步噔噔向,快的活像身后有狼追她似的。

    少年摇头低笑,跑有什么用,躲得过今天,还能躲过明天?!

    于是,当第二天早上,奚芮安被老妈叫醒,迷迷糊糊地洗漱后,拖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走到饭厅,看见桌上笑眯眯和自己打招呼的人时,懵逼了!

    重点是!她穿的是睡衣,还是那种毛茸茸的,粉嫩嫩的,粉白相间的小兔子睡衣!

    老妈,来个人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你女儿不要面子的啊!痛苦jpg。

    结果,某人还很专心的评价一番。

    “很可爱,很适合安安。”司慕白脸上笑容深意,桃花眼一片暗沉。

    奚妈妈像是找到了共同话题一般,兴奋道:“我也觉得特别可爱,刚开始买回来,这臭丫头打死都不穿,嫌弃太幼稚,最后好说歹说,才同意的。安安,回头妈妈再给你多买两件。”

    最后一句话她转头对奚芮安说道。

    奚芮安:……并不需要,谢谢!生无可恋脸jpg。

    这也是导致后面几天,奚芮安说什么都不出去和那群人聚的原因。

    刚刚发出嫩芽的树下,奚芮安重重地叹了口气,突然有些庆幸那天老爸早早的去上班了,不然那三个人绝对能借着这个话题聊n久。提着略显沉重地脚步,她一脸焉哒哒的慢慢接近少年。

    至于南黎川,早就兴奋地跑了,找许蜜去了。不然有他在,气氛肯定又会是另外一种。

    “早上好。”司慕白看着焉哒哒的女孩,唇角微微上扬。他感觉女孩这个状态,有点像可怜巴巴,在外面受了欺负,回来求安慰的小奶猫。

    奚芮安抓着书包的两根肩带子,有些别扭地打了声招呼:“早上好。”

    司慕白也没有在逗弄她的打算,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说道:“快走吧,今天要大扫除,得提前到。”

    奚芮安突然觉得,开学大扫除真是一个很棒的决定。

    不过司慕白是谁,只是一个坐公交车的功夫,就让奚芮安放下心里的别扭,又开始活泼起来,好奇问着司慕白在b市的事。

    等到了学校,看着背着书包,三三两两一起返校的学生,奚芮安深吸了一口气,满满的都是校园的味道。

    两人来的不算晚,八班教室已经到了一些人了,一群人围在一堆,兴奋地聊着自己假期、过年的趣事和八卦,看见奚芮安和司慕白,也纷纷打了声招呼。

    “班长、副班,早啊,新年快乐。”

    司慕白淡淡点头,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你们在聊什么呀。”奚芮安从书包里拿出湿巾纸,递给身边的人一张,一边擦课桌,一边好奇的问他们。

    “好像听说今年我们班要来一个转校生。”

    “还是个女的。”

    “听说长的挺好看的。”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就把话说清楚了。原来是有位同学早上来的时候,看见班主任领着一个女生往办公室去,而这位女生,据说还是坐着小轿车来的。

    “你们怎么确定她就是来我们班的转校生呢,万一是别班的呢,李老师恰好碰见,带着她去报道呢。”奚芮安道。

    八班学生:……天就是这样被聊死的。

    司慕白看了眼不知道怎么接话的同学,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淡淡道:“等会上课了就知道了。”

    铃声敲响的时候,好几个人匆匆忙忙地踩着铃声跑进教室,随后,李子清就领着一位打扮新潮的女孩走进教室。

    还真有转学生啊,奚芮安看着那微微昂着下巴,有些傲慢的女孩,眨巴着眼,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