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送礼物
    “啊,我想起来了!”昏暗的路灯下,三个人影被灯光拉的老长,突然间,奚芮安一脸恍然大悟地喊道。

    “呼,小安子,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南黎川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气。

    司慕白轻笑一声,转头问道:“想起什么了?”

    奚芮安道:“就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啊,怪不得我觉得有点眼熟,原来之前见过。”

    见两人一脸疑惑,她继续说道:“司慕白,就是那次你骑单车带我的时候,路上不是碰见一个骑单车摔倒、无视我的那个女生,她就是陈意涵。”

    司慕白回想了一下,顿时不喜地皱起眉头,道:“原来是她啊,以后离她远点。”

    奚芮安耸肩,笑道:“我也没打算和她有来往啊,不过可能有点不太容易,毕竟她好像看上你了,然后仇视坐在你旁边的我。”

    南黎川听得一脸糊涂,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等等,到底怎么回事,安安你给我仔细讲讲。”

    奚芮安简单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顿时引来南黎川骂骂咧咧的声音。

    “那黎信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在追求你,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南黎川偷偷瞥了眼司慕白的脸色,有些幸灾乐祸。

    奚芮安摊手,无奈道:“别管他,他估计就觉得不甘心,想从我身上找回场子。”

    南黎川认为有必要去教训教训那小子,不过……他看了眼司慕白,勾着唇笑,这事自有人解决。

    他转移了话题,聊起了这学期的课程安排:“明天星期四,后天星期五,可惜这学期居然要一个月才放一次假,没得玩了,唉。”

    司慕白看了他一眼,提醒道:“午休时间和下午休息时间也缩短了。”

    南黎川立马哭丧着一张脸,叫道:“老大,我们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奚芮安在一旁乐得不行。

    次日一早,到达几人集合的地点,奚芮安又没看见南黎川,对此,她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重色轻友。”

    司慕白淡淡地笑,心里很满意南黎川的重色轻友,没了他在,他就可以享受和女孩的独处时光了。

    没太在意南黎川的事,奚芮安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司慕白,抬眸时对上那双含笑的桃花眼,脸莫名其妙开始发热。

    她干咳了一声,别扭地说道:“送你的新年礼物。”

    司慕白拿着礼盒,修长的手指在礼盒边缘轻轻摩挲,轻声道:“我可以打开吗?”

    奚芮安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嘟囔道:“都送你了,想打开就打开呗。”

    司慕白轻笑一声,抬起另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丝带,慢慢拉扯,将上面的蝴蝶结扯掉,然后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静静躺着一个黑色的眼镜盒,他手微微顿了一下,眼底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就连唇角的笑,似乎都带着一丝无奈。

    打开眼镜盒,一副银色镶边的眼镜出现在眼前。这款式,和重生前,奚芮安送给他的没差太多。

    奚芮安见他一个劲地盯着眼镜看,有些急紧张的抠着掌心,小声问道:“你……你是不是不喜欢啊。”

    司慕白摇头,笑了一声,拿出眼镜戴上,意料之中的没有度数。他微微垂眸看着女孩,说道:“很喜欢,谢谢。”

    奚芮安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看着戴上眼镜的少年,少了一丝清冷,多了一分文雅。至于那双总是不经意勾人的桃花眼,奚芮安心里忍不住发笑,总算是遮住了。

    “你喜欢就好,那我们快走吧,公交车来了。”她迈着欢快的步伐往前走,看着那即将到站的公交车,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司慕白跟在身后,将礼盒和眼镜盒放进书包后,无奈地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眶。这么久没带眼镜,现在还真有点不习惯。

    一路到教室,奚芮安的心情都非常美妙。只是刚走进教室里,她就发现一群人围在她的座位上,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神色颇为兴奋。

    “你们说,到底是谁暗恋我们副班啊。”

    “一大早的,又是玫瑰花,又是早餐的,费尽心思啊。”

    “你们没有谁看到吗?”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是十二班的黎信。”

    “可以啊,够高调。”

    “昨天还送了副班蛋糕呢,不过副班转手给其他同学吃了。”

    ……

    奚芮安听了几句,大概听明白了点。她伸手戳了戳前面的人,说道:“我说,你们这样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聊我的八卦,真的好吗。”

    那同学吓了一大跳,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同时还一个劲地戳着身边的人,给他们提醒:“副班,早上好啊。”

    这一个声音,就像一个开关,所有人纷纷闭上了嘴巴,转头看着奚芮安和她身后的司慕白,七嘴八舌地打着招呼。

    “副班早啊,班长早。”

    “班长,副班,早上好呀。”

    “早上好,我突然想起来昨天老师布置的有道题我写漏了,我先去做题了。”说完,这人飞快地溜回自己的座位上。

    其他人也纷纷找了借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顿时把空间给腾出来了,奚芮安和司慕白也看见了她桌上放着的一支玫瑰花和酸奶小笼包。

    走到座位上,奚芮安还在纠结怎么解决这些东西,旁边司慕白开口了:“安安,李洋说他早上还没吃饭。”

    早饭吃撑的李洋:……

    奚芮安一脸愉快地拿着酸奶和小笼包放到他桌上,笑眯眯得地说道:“李洋,别客气。”

    李洋颤颤巍巍地拿着酸奶和小笼包,内心欲哭无泪,想拒绝,可看到班长那警告的眼神,顿时没了想法,只得趁着副班不注意,偷偷将东西分给其他人。

    至于玫瑰花,奚芮安随便找了个水瓶,接了点水把花放进去,然后放在讲台上。

    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她的桌上都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天大课间,司慕白独自一人去了高二十二班,把黎信叫了出来。两人走出教学楼,慢慢往人少的小树林走去。

    奚芮安从小卖部出来,就看见两人的背影,眉头皱了皱,和身边几个女孩打了声招呼,偷偷跟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