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要节制
    周六这天,奚家非常的热闹。一群小伙伴享受了一顿美食后,就趴在客厅开始写作业,讨论的声音听得奚妈妈非常开心,她就喜欢看见孩子们积极学习的样子。

    唯一不同的,估计就是司慕白了,坐在餐桌旁边,和未来岳父(老奚同志)下棋……

    两人一脸严肃认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位高手,正在棋盘上激烈的交战。

    然而实际上,两人下的是——五子棋!

    奚芮安扭头喊道:“司慕白,你要不过来给我们讲题吧,和爸爸下棋真的一点难度都没有,他连我的赢不了。”

    奚爸爸:……确认过眼神,是真的亲女儿,坑爹毫不留情!

    司慕白:……确认过眼神,是真的傻姑娘,讨好岳父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两人还是下了几盘,司慕白不着痕迹放水输了几次,奚爸爸心满意足地放人去讲题了。

    司慕白谦和有礼,讲题的时候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拆解,带着一群撞进胡同里的傻子们走了出来,恍然大悟又兴奋地夸奖他厉害。

    奚妈妈切了两大盘水果给他们,而后坐在奚爸爸旁边,看着一群孩子窃窃私语。

    “慕白这孩子不错,很有领导范,前途不可限量啊。”奚爸爸感叹。

    奚妈妈点头:“而且人还懂事,我们那个傻女儿,以后要是工作了,肯定得吃亏。”

    一听小棉袄被数落,奚爸爸不乐意了,道:“再聪明的,还不一样有吃亏的时候,你懂什么,吃亏是福,不吃亏不长记性。”

    奚妈妈:……对方并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扔了一个白眼。

    这个周六,不禁吃了一顿美味丰富的大餐,还把作业和难题搞懂了,一群小孩开心的不行,表示明天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离开前,听着一群人约着去哪里哪里玩,奚芮安就异常纠结。她之前和司慕白说好去他家吃饭,可又想去玩,难得的假期啊,难道要整天窝在家里?

    也许是看出了奚芮安的纠结,司慕白轻挑了眉,似笑非笑的目光从一群人身上略过,漫不经心地提醒道:“下周四、周五有月考,你们复习得如何?”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原本还在热热闹闹地讨论着明天要去哪里玩,一听月考两个字,顿时就懵了。

    今天吃了大餐,又完成了作业,还有明天一整天可以玩,一群人早就高兴得找不着北了。这突入有人提起月考,那就如同一盆冷水泼在身上,心里哇凉哇凉的。

    余浪哭丧着脸大叫:“老大,不提月考你还是我们的好老大!”

    李峰幽幽地看着司慕白,道:“老大,做人不能这样,会遭报应的。”

    南黎川撑着头,翻了个白眼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许蜜还好,本就成绩不错,平时也认真上课复习,底子打得好,不怕考试。不过看见丧气的几个男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秋颖焉哒哒地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不提月考我们还能做朋友!”她自己对自己这个成绩倒是挺满意的,奈何家里父母总想着让她再前进一些。

    奚芮安捂着嘴笑,道:“难得休息天,还是让大家玩一玩吧,反正明天晚上还要上晚自习。”

    所有人:……你们俩就故意整我们的吧!

    第二天,奚芮安抱着几本练习册去了司慕白家,只是一个上午过去后,奚芮安原本粉嫩的小嘴变得红艳艳的,还非常水润诱人。

    厨房里,少年撩起衣袖,露出结实、线条流畅的小臂。他手握着刀,动作条理有序地切菜。

    突然间,外面传来震耳欲聋地叫声,嗓音里带着点点怒意。

    “司慕白!”

    厨房里的司慕白猝不及防,手一抖,刀锋落在了食指上,刹那间,红色的液体溢出,在白皙的肌肤上,衬托的更加显眼。

    他看了眼手上的伤口,眉宇间染上淡淡的无奈。自从厨艺熟练后,他已经很久没伤到自己了。

    司慕白放下菜刀,将手指用水冲了冲,准备出去看看,那个不知道怎么突然爆炸的小姑娘。

    还没走到门口,小姑娘过来了,堵在他身前,气鼓鼓地瞪着他,那张殷红水润的唇,在这白皙的脸蛋上,还真的是引人注目。

    司慕白看着殷红、微肿的唇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

    “司慕白!”不等他说话,奚芮安指着自己的嘴,一脸气愤地看着他,“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司慕白微微勾唇,低头在红肿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评价道:“很好看。”

    又被突然偷袭的奚芮安懵了一下,随即又爆炸了:“司慕白!你、你太不要脸了!”

    她脸颊泛红,警惕地后退了两步,用手捂着嘴。

    这整整一个上午,司慕白在不断刷新她对他的认知。在以前的认知中,少年学习成绩好,有时性子清淡,可从来都是温和有礼,乐于助人,虽然有时喜欢逗她,可都能接受的范围内。

    结果,一个上午,曾经的一些好印象,全都被推翻了。明明在做题,结果莫名其妙就黏糊在一起了,做错了一道题,惩罚就是亲亲,这人居然比南黎川还厚颜无耻!

    一个上午,她都不记得这人亲了她多少次,偏偏每次还亲那么久。最让她懊恼的是,自己当时居然沉迷其中,还……控制不住的心动!

    奚芮安心里忍不住想要掀桌,为什么会这样!

    司慕白上前,揉了下女孩的头,捏了捏脸颊,低笑道:“要脸怎么能追到你。”

    奚芮安:……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她瞪了少年一眼,底气不足地说道:“可也不能一直、一直亲啊,都肿了。不行,我们必须定个规矩,你必须节制!”

    司慕白:……心里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亲亲都要节制,他未来几年怎么活?!

    他无奈,道:“你想定个什么规矩,先说来听听。”

    奚芮安戳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道:“一周亲一次。”

    “不行!”司慕白想也没想的反驳,好不容易追到人,怎么能剥削他的福利呢!

    奚芮安皱眉,迟疑了一会儿,道:“三天一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