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可怜的教导主任
    运动会结束后,所有学生忍不住哀嚎,念叨着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还没玩够之类的。

    不过不管怎么念叨,该上学还是得上学,而高三的学生们,也在做最后一段时间的冲刺,准备去迎接高考。

    因为脚受伤,奚芮安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写老师布置的作业。为了不麻烦别人,也减少了喝水的次数,少跑厕所。

    连着这样坐了两天,没怎么出去走动,奚芮安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抬头看了眼正在写字的老师,她屁股扭动了几下,坐在凳子边缘,将一半的小屁屁掉在半空中。

    她悄咪咪瞥了眼身边的人,见他正低垂着头专注写着什么,立马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那有些酸疼的小屁屁。

    刚揉了两下,旁边就响起少年低沉的声音:“难受?等会下课带你出去走走。”

    奚芮安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含糊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他,然后就趴在桌上,借着书的遮挡,敲着头。

    不是在写东西吗,怎么会发现自己的小动作啊,嘤嘤婴!

    司慕白看了眼旁边小姑娘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合上本子,看了眼讲台上的老师,微微倾斜身体,准备开小差。

    “饿吗,等会带你去吃东西?”他手放在人中的地方,遮挡了说话的唇,一双眼专注地看着前方。

    如果不是听见他说话,估计都会以为他在认真听课。

    奚芮安小心翼翼看的看着老师,小鸡逐米似的点头。没法出去,她这两天连零食都没吃。而且因为做题用脑过度,本就容易饿。

    “好饿,想吃食堂的烤串,零食也可以。”

    司慕白嘴角轻扬了一下,伸手在兜里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两颗糖给小姑娘,道:“先垫垫。”

    奚芮安立马笑弯了眼,拿着糖剥了糖纸,趁着老师不注意扔进嘴里。那微微鼓起的腮帮子,活像一只往嘴里塞东西的小仓鼠。

    看着一脸享受的奚芮安,司慕白撑着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心里盘算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多准备几样零食。

    在偷偷摸摸吃东西的不止奚芮安一个人,坐在教室后面的一些学生,也借着书的遮挡,小口吃着东西。

    每次咬了一口,一双眼就滴溜溜地转,嘴里也是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就开始狂嚼,然后囫囵吞枣般地咽下去。

    对于晚自习学生上课吃东西,老师也算是知道不点,只要别太过分。

    下课后,老师走了,学生们立马热闹起来了。

    “我去,我刚刚闻见有谁在吃火腿肠,馋死我了。”

    “我也好饿啊,有要去食堂的吗,帮我带几根烤串回来呗。”

    “想都别想,要吃就一起去。”

    虽然学校食堂饭菜做的不怎么样,但是烤串还不错,只不过只在晚自习供应,经常去完了就被抢空了。

    在他们笑闹时,司慕白已经背起奚芮安往外走,路过的女学生一脸羡慕地看着奚芮安,男生则挤眉弄眼,一脸暧昧。

    “哟,班长又带副班出去望风了!”

    “副班你可要珍惜这段时光哦,机会难得呢。”

    奚芮安:……鬼个机会难得,谁想受伤啊。不过……少年虽然看起来有些瘦,背却意外的宽厚结实。

    她下巴在肩头蹭了两下,忍不住偷乐的勾起唇角,伸手摸了摸司慕白的头,娇软地说道:“这几天辛苦你啦。”

    司慕白眯了眯眼,微微侧头,薄唇蹭了下靠在肩头女孩的额头,扬起唇角道:“有奖励吗。”

    有奖励吗?

    奚芮安一听这几个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伸手戳着少年的后脑勺,语气无奈又郁闷道:“有,你想要什么,说吧。”

    司慕白低低浅笑:“听说月底水乡湾那边有一个灯节,刚好我们休息,到时候一起去吧。”

    灯节?!

    奚芮安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好啊好啊,我以前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后来就一直没机会去。”

    水乡湾是t市附近的一个小镇,那里的灯节,可以说很出名,每年都会有许多人去。

    小时候奚妈妈和奚爸爸也带孩子去过一次,不过后来人太多,听说出现了拐卖儿童的,还有趁乱偷东西的,人就渐渐少了。

    两人走在楼梯间里,学生们人来人往,路过两人时,都忍不住看他们几眼,啧啧两声。

    两人没理会,自顾说着灯节的事,什么时候出发,要带什么东西,要不要邀请南黎川他们一起之类的话。

    突然,一个男生走过来,小声说了句:“灭绝师太来了。”说完,那男生连忙离开,走到上一层楼梯,偷偷看着下面。

    奚芮安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这层楼梯底下,教导主任一脸发黑地站在那里,目光如炬地盯着两人。

    司慕白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即神色淡然的继续下楼,走到教导主任边上时,还礼貌地问道:“邱主任好。”

    趴在司慕白背上的奚芮安也连忙乖巧地问道:“邱主任好。”

    周围许多同学偷偷摸摸的围观,一双眼里全是佩服,大佬不愧是大佬,灭绝师太面前都敢背着妹纸。

    邱主任余光瞥了眼周围的学生,见那些学生像见了猫的老鼠连忙缩回脑袋。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厉声道:“没个学生样,校风都被你们败坏了!”说完,一脸发黑地离开。

    她也就呵斥两句,不敢再有其他举动。

    奚芮安看着消失在拐角的邱主任,忍不住笑了。她想起前天上课,司慕白准备背着她去教室,结果在校门口刚走了几分钟,就和迎面而来的邱主任撞上了。

    没有丝毫意外,两人被请进了办公室,奚爸爸又一次被请来了,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奚爸爸的原话是:“孩子受伤了总要上课,我们做家长的要上班也照顾不过来,这才麻烦慕白帮忙照顾一下,邱主任你怎么能说两人关系不正当呢,这是天大的误会啊!”

    奚芮安到现在都还记得邱主任的那个脸色,像变戏法一样,一会儿发青一会儿发红的。

    司慕白也想到了那天,嘴角轻轻上扬:“邱主任估计是最惨的教导主任了。”

    奚芮安笑着点头:“是啊,虽然她老是喜欢抓学校的小情侣,实际上一对都没抓到过,想想她还蛮可怜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