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哄你
    奚芮安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不理司慕白,就真的会坐到。试卷?我还不会翻书啊。

    她抿了抿唇,低低哼了一声,伏在桌面上慢悠悠地写。

    小姑娘闹脾气了呢!

    司慕白心里笑了一下,他放下笔,手在抽屉里摸索了一会儿,又抽出来,漫不经心地写题。

    咦,什么味道,好香!

    奚芮安突然抬起了头,小巧的鼻子嗅了嗅,问着空气中飘着的香味。

    这个味道,是食堂烤串!

    不止奚芮安一个人闻见了,周围一堆的人都在四处张望,看谁这么不道德,居然这个时候吃烤串来诱惑人。

    “到底是谁啊。”

    “馋死我了,肚子都开始抗议了。”

    “这人也太不道德了吧,把人找出来,抢了再说!”

    “我怎么觉得这味道是从班长那边传过来的啊。”

    几个人面面相觑,顿时没了声,打着手势,推了一个靠的近的人去探情况。

    被推出去的男生扶了下眼睛,慢慢蹲下身,伸长脖子往司慕白抽屉里看。

    晚上的教室如白夜,亮堂的灯光下,抽屉里的东西还是能看清楚的。

    男生小心翼翼看了一会儿,终于在众多零食旁边,看见了一个打包盒。看到东西,他连忙坐回位置,拿着书把脸遮住。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啊!”

    “应该不会是班长吧,他从来不在教室里吃烤串。”

    “那也说不准,万一是给副班的呢。”

    几个男生拉拉扯扯,窃窃私语。

    眼睛男瞄了眼司慕白,见他没注意这边,仰着头和身后的人小声说道:“我看见一个打包盒,应该是装的烤串。”

    几个男生一脸忧伤,不敢对司慕白下手。他们摸了摸肚子,决定等会一打铃,就冲去食堂。

    奚芮安目光在周围搜寻了半天,吃东西的倒是看见了,就是没看见有谁拿着烤串在吃的。她皱了下眉,总觉得这个味道离她很近,一直在她鼻子周围飘来飘去,害的她作业都写不安宁。

    司慕白余光关注着她,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弧度。见她焉哒哒地趴回桌上,没忍住,拿着笔杆子戳了她一下。

    奚芮安回头看他,没说话,用着眼神问他什么事。

    司慕白抿着嘴笑,拿出抽屉里的打包盒,低声道:“刚刚下课去给你买的,要吃吗?”

    奚芮安惊讶地看着他,不过很有骨气的没有同意,扭过头,继续趴在桌上写试卷。

    司慕白见一击不中,挑了下眉,没有在意,而是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吃啊,那真是可惜了,等会冷了就不好吃了,看来又要贡献给垃圾桶了。”

    身后,李洋眉头跳了一下,可怜巴巴地摸了下自己的肚子,觉得坐在班长大人身后,真的是受尽各种折磨。

    被虐狗,强塞狗粮,还要被食物诱惑。他心里扳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觉得自己真强大。

    也许等高考过后,去了大学,还能借用班长的套路,套个妹纸回来,想想似乎也不错诶。

    而奚芮安,听见这句话,有些纠结地看了他一眼,咬着笔杆子摇摆不定。就这样被一碗烤串收买了,她是不是太好哄了啊。

    但是就这样扔了,也太浪费了吧!

    思来想去,奚芮安拿着笔在草稿本上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司慕白,拿过他手里的打包盒。

    耶,成功拿到烤串,我真聪明!

    她低着头,打开盖子,拿着一根竹签,戳着剪碎地火腿肠,悄咪咪塞进嘴里。

    司慕白就这样看着她,嘴角忍不住上扬,笑容里满是宠溺。他看了眼小姑娘给他的小纸条,写着:我生气了,今天不要和你讲话。

    他舌尖顶着上颚,笔在修长的手指间转动了两下,然后提笔写:好吃吗。

    奚芮安偷偷摸摸地吃东西,塞了一口在嘴里后,拿着书挡着嘴,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转来转去看有没有发现她。

    周围被香味吸引的同学:副班,别看了,我们都知道了!

    见司慕白递纸条过来,她空出一只手去接,看着那几个字,冲他点头。

    火腿肠炸的很不错,虽然外面有点焦,却非常香,最重要的是,作料比之前的好吃。

    司慕白继续写:一起吃怎么样?

    奚芮安看完,纠结了一下,毕竟这是人家买的,不给吃就有点过分了。她端着盒子递过去,抬了抬下巴,好似再说:吃吧。

    司慕白忍不住笑,拿着竹签戳了一块土豆:“唔,外焦里嫩,今天的土豆做的不错。”

    奚芮安一听,也戳了一块吃,还真比之前的好吃。

    两人就这样在桌底下,你一口,我一口,就解决了一大半,这让后面两个人看都看饿了。

    烧烤味道重,吃了这么多,奚芮安有点想喝水。结果打开杯子才发现,就剩一小口水了。

    这时,一瓶酸奶出现在了桌上。顺着那只修长的手看过去,就对上少年那含笑的桃花眼。

    奚芮安嘴里咬着酸奶的吸管,偷偷瞅了他好几眼,小眼神有些纠结。又是给她买吃的,买喝的哄她,再这么耍脾气,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应该原谅他,毕竟他也不是有意要吓自己的。再说其他,一直迁就她的小脾气,再闹别扭,就是她不知足了。

    想完之后,奚芮安轻咳了两声,立即就引起了少年的注意力。

    “怎么了,嗓子又不舒服?家里还有梨和川贝,明天给你炖上。”司慕白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说话的时候却是一本正经。

    这反而让奚芮安过意不去了,连忙摆手:“没事,就是喉咙有点干,喝点水就好了。你明天可别炖,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儿。”

    “好,都听你的。”司慕白低低说道。

    都听你的!

    奚芮安脸有点燥热,眼神飘忽了两下。突然,她坐直了身体,将英语书翻开,懊恼地拍了下头,道:“明天早上还要听写,单词我都还没背。”

    司慕白:“我也没记,一起。”

    奚芮安:……骗谁呢!

    不过两人还是在一起看书,只不过一个一边剥着开心果,一边读着单词。另一个一边吃着开心果,一边将少年读的单词的每个字母念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