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他的宠溺
    水乡湾的酒店都不算大,司慕白订的这家,一共只有三层楼,大堂的风格偏田园风,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两人的房间在三楼靠中间的位置,进了房间后,是一个短小的走廊,旁边是储物柜和全身镜。

    往里,摆放着两张床,被子洁白,看起来很干净。正对着床的墙面上,挂着液晶电视。偌大的落地窗旁,放了一个藤制吊椅,上面放了一个嫩绿色的垫子和抱枕。

    从窗外望出去,说是满园春色都不为过,花团锦簇,生机勃勃,看得人心旷神怡,再眺望远方,隐隐能看见碧绿大片的荷叶。

    “哇!”奚芮安进了房间后,惊喜地大叫,跑到落地窗前,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这里好棒。”

    司慕白眉眼带笑:“喜欢就好,这里离莲湖不远,而且卫生干净。”

    奚芮安扬起嘴角,笑眯眯地指着下面:“看出来了。”

    在酒店的后面,搭了许多杆子,上面晾晒的,都是酒店的床罩被褥之类的东西。这也是司慕白选择这里的原因,不然他估计会忍不住将床上用品全部换一套。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带了两张枕巾和两床床单。

    奚芮安扭头看见少年正弯腰铺床单,他今天穿的是一件t恤,手臂上扬时,带着衣服往上跑,露出一截白皙精瘦的肌肤。从侧面看去,隐隐能看见腹肌的线条。

    她脸微微发烫,眼珠子心虚地转悠了一圈,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才慢慢走过去,悄声道:“我帮你。”

    她拉着床单的一角,弯着腰,有点笨拙地学着少年的动作。这让司慕白想起了重生前,两人刚刚结婚没多久,她也是这样。

    按理说一个人独自生活了这么久,基本的生活能力应该很熟练才对,但小姑娘好像天生就没有那根筋,一个床单能铺十多分钟。

    想起过往,他忍不住低笑出声,那时候两人,很幸福。

    低沉的轻笑在房间里回荡,听得小姑娘更加不好意思。

    她瞪着圆鼓鼓的眼,鼓着腮帮子,糯糯道:“你别笑!我还是第一次铺呢。”

    “好。”低柔的嗓音里透着宠溺,他看了眼时间,加快手上的动作,同时问道,“快中午了,等会想吃什么?”

    奚芮安紧盯着司慕白的动作,有样学样,嘴里随口回他:“我都行,只要好吃,嘻嘻。”

    “好。”

    床单换好后,司慕白又将两人的衣服挂进衣橱里,最后进了洗手间。

    奚芮安环视着整个房间,有点温馨。突然,洗手间里传来水声,她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红红的。

    坐在柔软的床上,手摸着被子,看着两张床怔怔出神。

    今天晚上,她要和司慕白睡在一个房间!!

    奚芮安嗷呜一声,捂着脸往后仰,情难自禁的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结果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司慕白一出厕所,就看见这一幕。他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眼里荡开波光。

    不得不说,小姑娘哪个年龄段,都吸引着他。长大后经历职场的风浪,感情的冲击,坚强却又脆弱。

    这个时期的她,天真纯善,活泼娇憨,让他忍不住想宠着她。

    这一次,有了他的介入,未来将变化莫测,唯一不会变的,可能就是这个他一直护在羽翼下,宠着的小姑娘了。

    他唇角带笑,抬脚走过去,捏了捏女孩粉嘟嘟的脸颊,见她用着水润灵动的眼看着自己,说话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子温柔缱绻。

    “困了?那先睡会。”

    睡会?

    奚芮安杏眼慢慢睁大,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她摇着头,羞涩地移开视线,不敢看少年,说话有点结巴:“不、不用了,我们出去吧,好饿啊。”

    她尾音上扬,带了些娇憨。说完,就急匆匆地拉着少年的手臂往门口跑。

    司慕白无奈地将人拉住,忍笑道:“不拿钱包手机钥匙了?”

    奚芮安眨巴着眼,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少年转身回去那东西,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啊!”

    “怎么了?”少年回头,紧张问道。他房卡也没拿,朝小姑娘走去。

    奚芮安一脸欲哭无泪,从兜里拿出手机,翻出奚爸爸的电话拨过去:“忘记打电话了。”

    司慕白:……

    他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回去将房卡拿上,准备带着小姑娘出门时,发现她头发有些乱糟糟的。

    无奈,又拉着人坐下,给她重新绑了个辫子,耳畔听着小姑娘打电话那娇软雀跃撒娇的声音,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出门。

    奚芮安没有说太久,等走出酒店后,就挂了电话。

    她晃着两人相握的手,走路时还时不时蹦一下,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雀跃的情绪。

    “我们去哪儿吃饭呀。”她说话时歪着头,笑容又软又甜地看着少年。

    少年侧头看她,唇边带着淡淡地笑,颇为神秘地说道:“等会就知道了。”

    少年带着人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奚芮安刚开始还好奇地四处张望,等到了后面,就有点晕乎乎的。

    水乡湾建筑颇为古风,大街小巷在一个有些路痴的人眼里,那都是一个样。

    等终于到了地方后,奚芮安已经有点懵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想着,这条街刚刚好像来过?

    “到了,我们进去吧。”少年回头,就见小姑娘一脸茫然,用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四周。

    他忍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说道:“转晕了。”

    肯定的语气让奚芮安红了脸,觉得有些丢人,嘴硬不肯承认:“才没有。”语气有些弱,明显底气不足。

    司慕白笑笑没说话,带着人进了餐厅。

    承袭了水乡湾的古风特色,这家“伊人湾”也装修的很有朝代感。门口的假山流水,服务员的衣裙,座椅都是木质的,用围栏隔开,围栏上,还缠绕着藤条花朵。

    奚芮安好奇心比较重,进门后就忍不住悄咪咪地观察四周,这一看,突然就有了发现。

    这里面几乎大部分位置,坐着的都是一男一女,谈笑间姿态亲密,不难猜出两人的关系。

    一个猜测在她脑海里浮现,这个猜测让她心头一跳,有点兴奋,又有点羞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