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高考
    奚芮安以为,司慕白送的只是一盒巧克力,结果打开盒子后,就看见放在上面的银色开口手镯,手镯正面中间是磨砂设计,灯光下璀璨闪耀。

    仔细一看,内侧刻了几个字母:a&b。

    安&白。

    ……

    高考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各种考试,讲题,做题。自习课上,司慕白偶尔会接受大家的请求,上去讲一些考点题型,所有人都听得特别认真。

    二模三模过后,八班的成绩一次比一次好,平均分就只比两个实验班低。

    这把李子清高兴坏了,同时也感到自豪。

    “无法想象,有生之年凭自己的实力,也能考到五百分。”

    “班长牛逼,我平时才考三百多分的,这次居然考了四百多。”

    “学渣也有逆袭的一天!”

    “大学不是梦,哈哈哈哈哈!!”

    八班的那些学渣乐坏了。

    奚芮安看了眼自己的成绩,再看看司慕白的成绩,顿时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

    彻底明白了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五百八十二,是她所有考试最好的一次,但是和司慕白相比,还是差了一百多分。

    就连第二名,一班的田甜,和少年相比,都差了五十多分。

    司慕白抓过小姑娘的手,捏着粉白的指尖,嗓音低沉柔和:“安安很棒,进步很大,这个成绩,可以进a大。”

    奚芮安瘪了瘪嘴,有些低落:“不在一个学校。”

    “这么舍不得离开我?”少年靠近,压低了嗓音说话,低沉磁性,让某人耳朵一片酥麻。

    她脸红了红,声音娇俏软绵,理直气壮道:“对啊,舍不得。”

    司慕白眼波里荡开一圈圈涟漪,心软成了一滩水。他抓着小姑娘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了一下,哑声道:“我也舍不得。”

    a大和京大新校区同在一个地方,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高考前,学校放了三天假,司慕白准备带着奚芮安去爬山,结果南黎川那些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一个个都跑来,二人行变七人行。

    “彬哥你又不高考,跑来做什么?”余浪勾搭着闫彬的肩,问道。

    “谁规定必须得参加高考才能爬山了。”闫彬拍掉余浪的手,吊儿郎当的扬声道。

    去年,闫彬通过成人高考,去读了一个成教大专,平时很少回来,在加上这群人都是高三狗,没时间见面。

    “唉,老大,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李峰眼尖的瞥见司慕白提着的黑色塑料袋,好奇的问道,“吃的?”

    司慕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孔明灯。”

    其他人安静了几秒,然后爆发了。

    “卧槽,爬个山也要来点浪漫,老大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是,改明儿考完了,我也去钓个妹子回来。”

    “老大,孔明灯哪里买的,我也去买两个。”南黎川话一出,其他人的视线就直接看了过来。

    他身边的许蜜红了脸,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最后,一群人一人一个孔明灯,去了明霞山。

    下午四点,当一群人再次踏上明霞山时,心里有些感慨。上次来,还是两年多年,当时也是七个人,现在也是七个人。

    少了夏瑶和李天睿,多了闫彬和许蜜。

    当七人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橙红的太阳像一颗蛋黄,金色的余晖照耀着天边的白云,显得异常绚丽。

    “真美。”

    太阳落下山后,天还是亮着的,几个人找了一处地方,将孔明灯支撑开来。又拿着纸笔写下愿望,卡进孔明灯里,等着天黑。

    “你们写的是什么啊。”余浪好奇的问道。

    “笨蛋,谁会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李峰拍了他后脑勺,鄙视道。

    看着打闹的两人,许蜜忍不住笑了笑。

    “两个二货。”南黎川笑骂。

    奚芮安晃了晃脚,转头问南黎川:“小川,你这次三模总分五百七十四是吧。”

    南黎川手往后撑着,懒散地点头:“嗯啊,花了好大劲才考这么多,天天晚上一点才睡。”

    余浪:“卧槽,川哥牛逼啊,我才四百多分。”

    “我也是。”李峰叹了口气。

    南黎川扬眉:“老子可是冲着a大去的。”

    奚芮安笑:“未来校友好啊。”

    “老大肯定考京大吧。”

    “那么牛逼的成绩,全国所有学校随意挑啊,想想都觉得爽。”

    ……

    一群人聊了很多,等暮色笼罩大地,弯月挂起,星星闪烁时,点亮了孔明灯,放飞出去。

    “走吧,回家。”

    望着天边渐行渐远的孔明灯,少年低沉清淡的嗓音飘来。

    三天时间,偶尔看看书,出去走走放松,等高考来临那天,还感觉有些不真实。

    时间太快,三年转瞬即逝,高中生涯即将结束。

    恍然间,昨天似乎才踏进高中的大门。

    走进考场,奚芮安心彻底沉下来了,拿着试卷,进入一种无我状态,完全沉浸在考试里。

    高考持续了三天,当考完最后一堂,走出考场时,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轻,卸下了三年的压力,脚步都有些轻飘飘的。

    “安安累不累,先喝口凉茶。”奚妈妈将一个保温杯拧开递给女儿。

    奚芮安接过,喝了口,长长吁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考的还不错,题型基本都见过,应该和三模成绩差不多。”

    “不愧是我女儿。”奚爸爸竖起大拇指。

    奚芮安有点小骄傲,尔后,问道:“司慕白呢,没出来吗?”

    两人考场都在本校,之前两天都比她先出来,今天这会儿却没见到人。

    “给我们打电话说老师找他说点事,等会就出来。”奚爸爸道。

    奚芮安“哦”了一声,又和爸妈聊起了暑假想去哪里玩,说想来趟毕业旅行。当然,没有意外遭到了反对,理由是,你还小,外面太乱,身边还没个放心的人在,他们担心。

    正当这时,司慕白出现了,少年穿着衬衣西裤,面容清隽,气质清冷,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他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镜片后的桃花眼落在某一处,嘴角荡开淡淡的笑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