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最帅老公公
    a大新校区的寝室是四人间,上床下桌,带独立阳台和卫生间。卫生间里还安装了热水器,还有空调,条件出乎意料的好。

    302宿舍,门是开着的,里面已经来了一个人了,正在铺床,看样子是刚来不久。

    寝室内的女生听见声音,下意识地抬头朝门口看去,看见四人的颜值,懵了下,半响才回过神来,尴尬又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下。

    “你们好,我是林月,双木林,月亮的月。”她道。

    奚芮安善意笑了笑,走进寝室道:“你好林月,我是奚芮安,草字头,一个内的芮,平安的安。”

    林月眨眼思考了一下,笑道:“芮安,很好听诶。”

    奚芮安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夸她名字好听,有点不好意思:“谢谢。”

    两人交换了名字,就开始各自整理东西。奚芮安和夏瑶一起将在宿舍门口买来的垫子铺在棕垫上,接着又将床单被罩什么拿出来铺好。

    司慕白拿着帕子,将下面的书桌个柜子通通擦了三遍。

    林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咂舌,好爱干净!

    她目光落在少年手上,抹布灰扑扑的,洗的时候,污水从指缝留下来,滑过白皙的手指,让人感觉那漂亮的手都被玷污的错觉。

    奚芮安从床上下来,就看见下面桌子什么的,被擦的亮堂堂的。

    “谢谢亲爱的。”奚芮安毫不吝啬笑容,朝少年扑过去,吧唧一下,在那张清隽的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正在整理衣服的林月瞥见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脸尴尬的红了一片。

    “喂喂喂,你们够了啊,这里还有其他人呢。”夏瑶翻了个白眼,看着笑的没心没肺的傻丫头,有点老母亲般的惆怅。

    李天睿揽过夏瑶,对两人道:“十二点多了,先去吃饭吧,然后去超市,看看还有什么要买的。”

    “好,那林月,我们先走啦。”

    “好,拜拜。”

    和林月告别后,四个人就离开了寝室,到了楼下,就看见朝这边走过来的南黎川。

    南黎川跑过来,神色有些兴奋:“宿舍太棒了,之前闫彬还说大学的宿舍特别差,什么漏水,蟑螂,老鼠,厕所还是公用的洗澡还要去澡堂。”

    “我们寝室有地砖,空调,卫生间,热水器,阳台,还很新。我看啊,是他读的那个学校差还差不多,哈哈。”

    李天睿手搭在南黎川肩上,微微一笑:“小川,你要是去老校区看一圈,就知道闫彬说的一点不夸张。”

    南黎川睁大了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是,既然条件那么不好,怎么还住在里面啊。”

    “b市租房太贵,很多人负担不起。”司慕白淡淡说道。

    南黎川轻啧一声:“万恶的资本主义。”

    奚芮安庆幸道:“还好咱们学校宿舍很好。”

    五个人没有走太远,学校附近到处都是餐馆,挑了一家看起来干净卫生的进去。

    “安安,尽管点,这顿姐姐请。”夏瑶大手一挥,豪气道。

    奚芮安笑的杏眼弯成月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声音娇俏道:“谢谢夏瑶姐,那我就不客气啦。”

    南黎川拿着菜单撇嘴,幽幽道:“夏瑶姐偏心,全程无视我。”

    李天睿扬眉,淡淡道:“你不一直都是跟着安妹妹蹭吃蹭喝的吗,这么多年了,还没习惯啊。”

    南黎川顿时:“……”

    哥,求不拆穿!

    奚芮安忍不住捂着嘴偷笑,结果遭南黎川瞪了眼。她也不在意,翻着菜单点菜。

    等菜的空档,夏瑶说起了军训的事。

    “安安,找个时间我带你去商场买点防晒霜,不然两周军训下来,绝对黑成碳!”

    奚芮安看了眼外面的太阳,点点头:“好。”

    夏瑶又说起哪个牌子好,司慕白突然插话进来。

    “防晒霜我已经买好了,在车里。”

    一碗狗粮塞得措不及防!

    南黎川表示很忧伤,欺负他家蜜蜜不在!

    吃过饭,去超市买生活用品,放回寝室后,几个人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天也就黑了。

    晚上吃过饭,奚芮安就让夏瑶和李天睿先回去休息,明天在出去玩。

    两人走后,南黎川没当电灯泡的意思,也跟着回寝室了,去摆弄他前段时间刚买的电脑。

    夜幕苍穹,星空点点。

    奚芮安和司慕白手牵着手走在路灯下的小道上,步子颠颠,玩儿心大涨,去踩少年斜过来的影子。

    司慕白眉眼柔和,微微侧着头看着身边的小姑娘。

    “司慕白,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的学校逛逛啊。”小姑娘扭头,眨着水眸,期待地看着他。

    司慕白无奈地笑:“不是要和夏瑶去玩两天吗,接着就是军训,等军训结束后吧,怎么样。”

    奚芮安笑着点头:“好啊,不过你真的学医啊。”

    “嗯,不喜欢吗?”

    “也没有啦,就是听说要学好多年,等你毕业了,那岂不是要奔三了!”奚芮安竖起三根手指,打趣道。

    司慕白一把将人拉到怀里,抬手捏了捏小姑娘脸颊,哼笑道:“怎么了,嫌我老?”

    “老了也是最帅的老公公!”奚芮安抱着司慕白,微微扬着头看他,笑容软甜。

    不过一个暑假,少年好像更加成熟稳重了,面部轮廓线条显得有些冷淡,不笑的时候,让人捉摸不透他情绪是好是坏。

    “不过,你穿上白大褂,肯定是医生里面最帅,最出众的。”奚芮安忍不住补脑了那个画面,有些激动,在少年怀里蹦跳了两下,“不行,我一定要第一个看你穿白大褂!”

    这句话不知道让司慕白想到了什么,嘴角虽然带笑,眼底却闪过一丝黯淡。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重生前因为白大褂萌生好感,也因白大褂心伤。

    久久没得到回应,奚芮安皱起秀眉,疑惑地望着他,问道:“不可以吗?”

    “可以。”司慕白收敛思绪,摸着小姑娘的头,微微一笑。

    奚芮安开心的笑,黑亮的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她心里萌生出了一个主意,不仅要做第一个看见少年穿白大褂,还要第一个送他一件白大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