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拆庙风波
    盘龙山下,一个小山村三面环山且位置就在这盘龙山的龙头下方,远远看去就像被含在龙口中一样,顾名叫龙口村。

    解放之后,龙口村与外界一样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自然灾害,已经连续三年缺水少雨,庄稼几乎是颗粒无收。

    村口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池塘也见了底,只剩岸边一个干枯已久的水车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在水车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坐在石头上一边叹着气一边低头想着什么。

    只见他脸上眉头紧锁,时不时的抬头看向面前那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与龙口村其他村民的姓氏不一样,少年复姓东门单名一个离字。此时他正在试验自己偷偷从傻子那里学来的一些口诀。

    忽然东门离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腾”的站了起来,向小路一旁的树林快步走去。

    “我就不信这一次还过不去!”东门离来到那一片树林之前停下脚步,看着眼前密密麻麻排列杂乱的树木低声自语道。

    紧接着就见东门离抬头迈步,向树林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乾六坎三,震四离五……左为开!”

    没过多久,就发现刚刚进去不久的东门离又折身从那树林中走了出来,出现在他进去时所站的地方。

    脸上原有的坚定,在看到不远处那干枯的水车时,突然愣了一下,随即沮丧起来。

    “唉,怎么还是不行!”东门离一边嘟囔着一边重新回到那干枯的水车旁继续闷头思考。

    在池塘另一边的村子前,一个身穿灰白长衫的老者肩上扛着一把锄头,远远的看的到这一幕,随即摇了摇头。

    “十年了……”

    正在这老者叹息摇头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个急促的喊叫声。

    “离子,不好了……”一个胖乎乎的少年远远的向水车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嘴里大声喊着。

    看他那慌张的表情,的确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此时正愁眉苦脸低头思考的东门离听到喊声,突然抬头站起来问道:“大壮,怎么了?”

    “不好了,快去……,现在我三叔正…正带人砸山神庙呢,你快去看看吧!”那被叫做大壮的少年,还没到跟前就扯着嗓子大声的吆喝起来,可能是刚才路上跑的太快了,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

    “啊!”东门离听了这话,顿时一愣,随即一把抓起放在水车下的书包,就飞奔着向村子的方向跑去。

    此时在池塘对面隐约听到大壮话音的老者当即也是脸色一变,扔下肩膀扛的锄头,就向村里跑去,可能由于上了年纪,不一会就被从身后跑来的少年追了上来。

    “姥爷,大壮说队长带人去砸山神庙了,我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东门离看到步履有些艰难的老者,连忙从背后喊道。

    这老者正是他在龙口村相依为命的外公,是村里的老木匠,本名龙木梁。

    “小离子,千万要阻止他们,那山神庙可是……”老木匠说到这里突然气的有些喘不上气来,停下脚步,一阵的咳嗽。

    东门离一见外公这样,连忙停住脚步上前使劲的拍打老木匠的后背,“姥爷,您先别生气,坐在这里歇一会,我去看看,您放心他们一定拆不了山神庙!”

    “咳咳咳”老木匠终于喘上一口气来,颤颤巍巍抓着东门离的手艰难的说道:“你赶紧去看看,一定要阻止他们!”

    “行,您先在这歇一会,我这就去!”说完小离子背起书包就向村后跑去。

    他们口中所说的山神庙,就在龙口村村后的半山腰上,是十五年前小离子的父亲带人建造的。

    如今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已经使村民渐渐失去了精神寄托,雪上加霜的是十年浩劫之风也一同席卷了整个小山村,现在带人去砸山神庙的正是村里生产队的大队长龙友三。

    “小离子,你等等我啊!”原本跑在东门离身前的龙大壮此时已经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你慢慢跑,我先去拦住他们,要是去晚了我怕师父会有危险!”东门离头也不回的向山上跑去。

    不大一会,东门离就背着书包出现在了山神庙的庙门前,此时一群拿着铁锹、锄头的青年劳力正在庙里大声嚷嚷着。

    东门离见事情不妙,连忙从众人中间挤过去,只见这时候大队长龙友三正冲着面前一个傻大个大声喊道:“傻子,你赶紧给我走开!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在龙友三对面,一个比他足足高了一头、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正劈开双腿、张着手臂焦急的左右移动,想要依靠自己的身体挡住众人,而且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师父!”东门离见到这一幕,连忙跑过去挡在那中年人面前,冲龙友三说道,“三叔,您这是干什么!”

    “小离子,我劝你还是让开,你上过学应该知道这可都是些封建迷信,现在外边怎么传的你应该比我清楚,过两天市里就会派人下来查,到时候就剩下咱村这么一处四旧建筑,你让叔怎么上边交代?”龙友三见到东门离之后态度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恶劣了。

    “三叔,不管怎样,这庙现在绝对不能拆!”东门离那一股倔脾气上来了,也不解释什么,当下也学着身后那中年人的模样摆出了一副要想拆庙先拆了我的架势。

    “小离子,你可不能跟傻子一样瞎胡闹!他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还跟着糊涂上了!”龙友三见东门离这样随即一脸无奈的说到。

    龙友三和其他村民对着东门离一个劲的好说歹说,希望他不要阻拦,但此时的东门离就如同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样,把头向旁边一别,权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可把龙友三给为难坏了,要说这时候拦在自己面前的是其他人,他可能会毫不犹豫的上去一巴掌给扒拉开,但偏偏这人是东门离。

    “三叔,你就听离子的,别砸了!”此时刚刚跑上来的龙大壮见到这一幕也连忙凑上前来劝自己三叔。

    “你知道个屁!叔今天要是不砸了这山神庙,过两天市里下来人,到时候你叔就被拉出去游街了!”龙友三正愁没处撒气呢,见大壮插嘴,冲着大壮就是一顿熊。

    “你赶紧去把小离子拉开,要不然游街的可不止你叔我自己,到时候谁阻拦了、谁包庇了都得一块跟着受罚!”

    龙大壮被自己叔叔一吓唬,顿时也有些为难起来,他知道自己三叔说的话不假,前一段时间村里瞎子就因为以前是个算命的,现在已经被整的还剩半条命了。

    但他更清楚山神庙对于东门离的意义,这庙是东门离他爹当年带人一手建造了,而他爹十年前突然失踪,山神庙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念想,若是现在把神庙砸了,就等于要小离子的命啊。

    “你去不去!”见大壮在原地犹犹豫豫的半天没动静,龙友三又大声吼了一句。

    “我……”

    正在大壮左右为难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而颤抖的声音,“我看看谁敢动这山神庙!”

    龙友三一听这话,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心中顿时郁闷不已,只见他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人群大声嚷道:“不是说好的保密嘛,谁他娘的把消息透露出去的!”

    原本你一言我一语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大壮在一旁自然也不敢回话,低着头偷偷看向护在傻子面前的小离子。

    “哼,一帮忘恩负义的家伙!你们忘了当年小离子他爹是怎么救咱们全村了?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现在竟一个个的过来打算拆庙!都回家问问自己爹,我倒要看看有谁同意!”说到这里,老木匠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姥爷……”东门离见到外公这样,心中一紧连忙跑过去搀扶。

    “木匠叔,唉!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上边过两天就下来人,这庙要是被人家发现了,到时候咱们全村可都变成反革命了,这罪名谁担当得起?……”说到这里,龙友三都快被急哭了。

    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村里其他淳朴村民也都没有一个忘恩负义的,要不然他们对东门离估计就不是刚才那个态度了。

    老木匠费力的爬上庙门前的台阶,回过头来一跺脚,指着众人就骂开了:“要是出了事,有我老木匠担着,不会连累村里其他人!你们赶紧给我滚回去,要是谁再敢偷偷过来砸庙被我知道了,我就直接吊死在他家门口!”

    龙友三见到这一幕也是十分无奈:“行了,行了,叔,您别生气。庙我们先不拆了,但是您得……唉!都回去吧!”只见他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招呼大家都回去。

    众人这才纷纷各自扛起铁锨、锄头走出山神庙的大门。

    直到人影全消失不见,老木匠才回过头来,低沉的叹了口气说道:“小离子,跟我回家给你这傻师父收拾出一间屋子来,这里怕是不能待了!”

    “姥爷……他们不是答应不拆山神庙了嘛!”东门离脸色一变,不解的问道。

    一旁的大壮听了老木匠的话也是一脸的惊愕,东门离身后那个依旧嘟囔个不停的中年人,仿佛也从老木匠的话中听出了什么似的,此时竟突然哭了起来。

    片刻后只见他一边大声嚷嚷着,一边把三人向庙门外推。

    “唉!”老木匠叹了口气摇摇头,“现在他们是不敢再来了,但是一旦上边下来人,怕是谁也瞒不住啊!”

    东门离已经十五六岁了,自然也明白外公的话,这山神庙不只是他父亲留给自己的一个念想,更是自己这傻师父的住处,万一那些人来了,别说是山神庙保不住,就连自己这傻子师父怕是也跟着遭殃。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