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检举揭发
    见此,庙门前台阶上的老木匠磕了一下旱烟袋,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去干什么了!”老木匠铁青着脸,上前一边查看傻子的情况,一边质问二人。

    东门离本来还想隐瞒的,但是看着自己姥爷那铁青的脸色,当即心中一紧,吞吞吐吐的说道:“姥爷,我们……”

    “干什么了!快说!”老木匠见东门离吞吞吐吐的,抬手就要去打他。

    “我们去藏路了!”东门离身体向旁边一闪,刚刚躲开老木匠那砸过来的旱烟袋。

    “藏路?”老木匠听了也是一头雾水。

    “就是我们把村前那条小路给藏起来了!”大壮在一旁随口说道。

    “什么?把小路藏起来?路能藏起来?”老木匠发现躺在地上的傻子只是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下语气。

    “对呀!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那条小路真的找不到了!”大壮用有些得意的神情看着老木匠。

    “那你们也不能让他一个傻子去跟着当苦力啊,看把他累的!”老木匠以为这几个人是用树枝什么的去把小路给遮挡起来了,听完也没太过吃惊。

    大壮挠了挠头说道:“这事,也就他能干,我们可没帮上什么忙!”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真是胡闹,让一个傻子去替你们扛树枝!再说了,你们以为村里的人都是傻子,这点小聪明别人发现不了?”老木匠生气的说道。

    这时候换成大壮和东门离纳闷了,“怎么还扯出扛树枝来了?”

    还是东门离当先想明白,连忙解释道:“姥爷,我们不是用树枝挡起来的,是我师父用法术……,但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做个法术竟然这么费劲,不过我觉得只要睡一会,再去给他弄点好吃的补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补回来了。”

    “法术!你说什么法术?”老木匠望着东门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当然要用法术了,要不然像您说的只用树枝挡挡,是个人就能发现,我们干嘛去费那个力气啊!”大壮这个时候也猜到了老木匠心中所想。

    “小离子你给我过来!”老木匠当即将旱烟袋往地上一摔,怒吼道。

    大壮万万没有想到老木匠的反应会这么大,吓得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别说是大壮了,就连东门离也吓够呛,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姥爷发这大的火。

    “跟你说了多少遍,就是不听,你让我怎么跟你爹交代!”就在东门离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之后,老木匠竟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道。

    “姥爷,您这是干什么?”东门离见状忙过来搀扶,但老木匠就是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哭,也不说为什么。

    此时的大壮也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给整懵了,他从没见过一个老人竟像个三岁小孩一样,坐在地上大哭不止。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东门离见大壮一脸惊讶的站在远处,不禁大声喊道。

    大壮这才回过神来,问道:“怎么了这是!”

    “我那知道!先搭把手扶起来再说!”小离子急切的说到。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老木匠带着哭腔的说道:“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嘛!就是因为你爹,就是因为他的鲁班法术!”

    老木匠越说越激动,把东门离和大壮听得是一头雾水。

    不过随着老木匠后边的话,东门离终于明白为什么姥爷在听到法术的事情之后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了。

    原来,自己的父亲来龙口村之前,就会鲁班法术,也正是因为他的鲁班法术,导致他和母亲结婚之后六七年都没有孩子,而那时候在村里谁家结婚生不出孩子来,准会落下闲话。

    正是因此东门离的母亲整日郁郁寡欢,他父亲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村里的人其实也明白,特别是老木匠,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法术都是窥觑天意、有损功德之事,这才令两人结婚之后一直怀不上孩子。

    不过只有东门离的父亲知道,这是他修习鲁班天书所带来的诅咒。

    是当年鲁班圣祖传下天书时所下的诅咒,后世修行鲁班天书者,鳏、寡、孤、独、残必受其一。

    只要打破这个诅咒,东门离的母亲就能怀孕。

    最终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东门离的父亲终于下定决心,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向圣祖换一次机会。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父亲一连数日做法并且付出了一条腿的代价之后,他母亲才终于怀上了东门离。

    不过圣祖似乎并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所以在东门离出生的那一晚,电闪雷鸣,外边下起瓢泼大雨,负责接生的稳婆被阻隔在路上,东门离的母亲又遭遇难产,就这么生生的挺了一天一夜。

    等隔天雨晴,稳婆到他家的时候,东门离的母亲已经是奄奄一息,不过为了看自己的孩子一眼,她一直咬牙坚持着。

    但也只是拼着最后一口气,等稳婆把刚出生的东门离抱到她面前的时候,东门离的母亲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给孩子起个名吧!”

    说完之后,竟等不及丈夫给孩子起名的,就面带笑容的闭上双眼撒手人寰了。

    东门图自知这是诅咒之意,不但要他身受残疾还要孤独终老。

    悲痛之际为了完成妻子的最后遗愿,东门图看出这孩子命中五行缺火,恰好在五行八卦中的“离”即为离火之意,而且孩子、出生导致了妻子的离去,为了纪念孩子去世的母亲,父亲给他起名东门离。

    因为自己母亲的去世,他父亲东门图悲痛欲绝,发誓以后不在修习法术,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东门离接触法术。

    父子两人相依为命,倒也生活了一段幸福美好的时光,但好景不长,在过了几年消停日子之后,东门离的父亲不知为何突然从村里消失了。

    据自己的姥爷讲,当年父亲在消失的前一晚曾经找过自己,当时他似乎下定决心离开村子,并且话中之意还把与他相依为命的东门离托付给自己,并且告知以后决不能让东门离接触法术。

    但是等东门离询问自己父亲为什么离开的时候,老木匠就突然闭口不谈了。

    在说完这一切之后,老木匠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姥爷求你了,以后不要再碰什么所谓的法术了!”

    东门离当即心中纳闷,他爹失踪了整整十年,他也整整找了十年,每当他询问起当年他爹为什么失踪的时候,村里人都对此讳莫如深,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

    只有自己的傻子师父似乎知道什么,但由于傻子脑子可能不清醒,一些话语表达不出来,他只是隐约知道这一切应该与法术有关,而且他深深的觉得,只要自己学会法术就可以更深入的得知自己父亲的行踪,这也是他当时偷偷拜傻子为师的一个原因。

    “姥爷,您放心我一定能够找到父亲!但是关于法术这件事,我不觉得就像您所说的一样!”东门离有些倔强的看向坐在台阶上叹气的老木匠。

    当时父亲失踪的时候,他已经五六岁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告诉他,父亲的失踪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见到东门离一脸倔强的表情,老木匠气的一个劲的坐在台阶上咳嗽,但即便是这样,东门离也只是像以前一样给他拍打后背,并没有改口说自己不学习鲁班法术。

    “木匠爷爷,俺觉得会法术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俺太笨学不会,要不然俺也跟着傻子学了!”大壮在一旁见气氛有些尴尬,忍不住出声说道。

    但就在大壮话音刚落下去的时候,老木匠突然激动的大吼道:“放屁!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嘛!傻子他天生就傻,跟你们能一样嘛!”

    “唉,我这不就是说嘛,一个傻子都能学会法术,俺大壮也不傻怎么就是不会呢!”大壮没明白老木匠话里的意思,只是自己一个劲的在那感叹着,气的老木匠差点背过气去。

    “大壮你别胡说八道!”东门离见此立马没好气的呵斥道。

    而此时大壮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当下麻利闭上嘴,识趣的查看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傻子去了。

    老木匠一直咳嗽了许久,才稍稍缓过来一点,“你们两个跟我去大队部,找队长把事情交代清楚,我不能由着你们胡闹!”

    “我不去!”东门离把头一别说道。

    “你……我看你今天不把我气死,你是不罢休!”老木匠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起身就要去抓东门离。

    但他这一把老骨头了,哪里有东门离那样的灵活,一连几次,就是抓不到东门离。

    “哼,你不去,我去!”老木匠气的没办法,只得起身向山下走去。

    东门离不敢上前,但也不放心他姥爷一个人下山,只得嘱咐大壮帮忙看好师父,然后一个人远远的跟在姥爷身后向山下走去。

    直到老木匠走到大队部门前,东门离在后边发现,他姥爷的身影一直在大队部门口徘徊了许久最终才慢慢的走了进去,东门离连忙跟上去,纵身一跃躲到大队部院墙外的一棵树上,继续观察着院里边的动向。

    只见这时听到声音的龙友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叔,您这是来干什么啊?”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