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市里来人
    “我……我来找我外孙!”东门离躲在树上,隐约听到自己姥爷吞吞吐吐的说道。

    “小离子又找不到了?他不在这里,您可以去大壮家看看,那小子指不定跟大壮去哪里疯去了!”

    “知道了!”老木匠听完愤愤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就向外走去。

    留下一脸纳闷的龙友三愣在原地嘟囔了一句:“这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

    躲在树上看到这一切的东门离心中也是一阵纳闷,怎么自己的外公进了大队部反而不说自己的事情了?

    但转念一想,东门离就开心的笑了,既然自己外公没有揭穿自己,那他们藏路这事八成就算成了。

    等老木匠默默地走远之后,东门离才从树上跳下来,高兴的向村后的山上跑去,他心中还惦记着自己的傻子师父,而且他也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壮和师父。

    “离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壮起身看到跑进庙门的东门离惊奇的问道。

    “成了!姥爷没有揭发我们!”东门离面带笑意的向大壮说道。

    大壮一听这话,也是吃了一惊,按说老木匠那倔脾气在村里算是出了名的,怎么这次突然转性了,“你是怎么以死相逼的?”

    “……你才以死相逼呢!我发现你这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东门离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狗嘴里可不就是吐不出象牙来!我这是人嘴!”大壮见东门离面带笑意,不自觉的开始贫起嘴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里大队部就炸开锅了,接连有十几个村民跑过来给他说找不到出村的路了。

    搞得龙友三也是一阵纳闷,要说那条小路村里人已经走了十好几年了,应该不会找不到啊,一个人有可能说谎,但是接连十几个人都来跟自己说,这件事似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龙友三不可思议的带着村民来到村前那一片迷林,凭着原先的记忆,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条小路的入口处。

    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虽然在进入迷林前的地面上依稀能够看出小路的踪影,但迷林里却如同从来没有过路一样,一眼望过去全是一样的树木。

    有些胆大的村民走进去试了一下,无一例外与之前进入迷林一样,都在向前走了不足二十米就又重新回到了原地。

    龙友三彻底被眼前的一幕给整懵了,村民虽然对迷林的存在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一夜之间进出这里的小路不见了,不得不令大家感到恐慌起来。

    龙友三面对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其他村民你一言我一语,也开始讨论起为什么小路会不见了。

    “本身这迷林就很神秘,能够自己在一夜之间生长出来也不稀奇!”其中一个村民说道。

    其他村民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却提出了不同的质疑,“你可别瞎说了,唯物主义论里可说了,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有它的原因,我觉得这一定是有人连夜把迷林中的其他树木移到了这里,把路给挡起来了!”

    “但是地上的泥土看上去并不是刚埋的啊!”另一个村民听了之后不禁反驳道。

    “你们说是不是小离子他爹回来了?”一个村民压低声音悄悄说道。

    “你是说他不想让市里人来砸自己当年建的山神庙,所以……”几个人小声在龙友三身后议论着,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此时听到这些的龙友三突然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这样!”

    说完龙友三就当先向村里跑去,众人见此也是吓了一跳,有人跟上去询问道:“队长,你想到什么了?”

    “这事绝对不是小离子他爹干的,他是不可能置村民生计于不顾,自作主张把路给堵起来的!只是你们忘了一个人!”龙友三信誓旦旦的回头说道。

    “谁?”这个村民转念一想,突然张大嘴巴说道:“难不成是傻子?”

    “傻子?怎么可能,他一个傻子连话都说不利索!”另一个村民听了之后有些不置可否。

    “唉,你忘了,他可是小离子他爹的亲传弟子,就算是傻子,在小离子他爹的教导下能差到哪去?”刚才说话的村民回过头来跟他解释道。

    “但是……”另一个村民虽然心中纳闷,但思索之后觉得也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半山腰的山神庙,但却发现此时的傻子正像个没事人一样,面对众人的到来脸不红心不跳,任凭这些村民和龙友三如何逼问,傻子就是一问三不知。

    最终龙友三也有些泄气了,在来之前他只想到这一个可能,但是看傻子现在的状态,好像这事根本不知道一样,令他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之前的判断来。

    要说这傻子以前也做过一些不靠谱的事情,但只要人们一吓唬他,他就老老实实的都招了,但今天他就像什么也不听懂一样,愣愣的看着这些人。

    “我就说一定不是他干的,你想一个傻子就算会法术,他能主动去把路藏起来吗?”这时有村民开始质疑起来。

    “我觉得也是。”另一个随声附和道。

    被这些村民一说,龙友三顿时有些下不来台,他觉得这事儿太过蹊跷,但一般村民又没有这本事,会是谁呢?

    “老木匠!”龙友三一下想起了昨天傍晚莫名其妙出现在大队部的老木匠来。

    当时他还纳闷,现在看来这事即便不是老木匠干的,他也肯定知道些什么。

    “走,去老木匠家里看看!”龙友三见这傻子似乎真的不知道,转身扔下一句话就出了庙门。

    而那些村民也是一脸疑惑的跟着走了出去,要说老木匠虽然是东门图的老丈人,也学了一些东门图的木匠手艺,但是对于法术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这老头一向都忌讳的狠。

    等出了庙门,天已经基本大亮了,知道这件事的村民也越来越多,没大一会,龙友三的身后就大人小孩的跟了足足有百十号人。

    真正要出村办事的就那么几个人,其余村民基本都是来看热闹的,毕竟这么玄乎的事,他们已经十几年没有见过了,而且还是在这个到处充满唯物主义论的现在。

    不过等一众人来到老木匠家的时候,他们惊奇的发现老木匠家的门上竟然挂了一把大锁头,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出来。

    “这么早,老木匠能去哪?”

    “不会真是他干的吧?”

    嘈杂的议论声开始在龙友三身后蔓延开来。

    进出村子的唯一小路不见了,除了几个需要外出做生意的村民来说,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龙友三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几天,市里就会下来人,到那时候自己不能去接,市里人又进不来这可怎么办?

    龙友三心中暗骂一句,觉得这事一定与老木匠脱不了干系。

    只见他皱着眉,回头大声跟村民喊道:“全村给我找老木匠,见到小离子也一块带到村部来!”

    但是以后的接连几天,全村上下都没有发现老木匠和东门离的身影,有些村民就开始议论开来,觉得很有可能是老木匠为了不让山神庙被砸,带着东门离躲进迷林里了。

    与外界失去联系的龙友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不知道这几天市里的人下来没有,左思右想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他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市里走一趟。

    带头搞封建迷信这罪名可不小,他可不希望自己被拉到市里去批斗。

    只是现在出村的小路被堵死了,他只能从后山绕过去,但是这样一来,他要多走三天,而且还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够出去,毕竟后山山路陡峭难走,说不定一个不小心他就葬身悬崖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一连几天都找不到老木匠的身影,他也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下定决心的龙友三让媳妇给他收拾了一袋干粮,就直接进山了。

    但就在龙友三进山后的第二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几个斜背这军绿色挎包,戴着红袖标的人,就出现在了龙口村前那个干枯的水车下。

    只是在这群民兵中一个打扮不一致的人,看上去格外显眼,只见那人干瘦的身躯隐在长袍下,一双鹰眼四处打量着这个小村落。

    “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多亏了赵老师,竟然能够看出这个村子前边的树林里有玄机,要不是这次回去请您出马,我们再厉害也进不来啊!”说话的是市里的宣传代表刘丰产,负责盘龙山下这几个村子的调查工作。

    前边几个村子在他的带领下已经把各种庙、神像什么的一个不留的全砸了,还有些跳大神的、算命的基本上也被他带人给批斗了个遍,现在轮到最靠近山脚下的龙口村。

    在来之前他也曾跟这里的大队长龙友三打过招呼,当时在面对他这个市里的领导,龙友三之前可是二话没有,信誓旦旦的请他到村里督查工作,但是现在却用障眼法把村前的小路给挡上了,害得他第一次带人来的时候,在这树林里逛游了大半天都没能进来。

    而他口中的那个赵老师,名叫赵广贤,是市里一所中专的书记员,跟市长的关系极好,而且听说这人专门研究那些超自然的东西,利用各种科学道理来推翻那些无知人民引以为豪的民间法术。

    在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之后,刘代表只好带人回去请市长的这个朋友来帮忙。没想到这赵老师来了之后果然就解开了迷林中的障眼法,发现了小路。

    


    


    ps:书友们,我是搬砖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